“无性恋”:不懂情欲为何物

“有人这样形容无性恋:就像站在月亮上看地球,遥远又亲密,但看不懂大部分的地球人,看不懂情欲与欢愉,不能理解很多情话和情诗。”

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大四学生梁静怡、刘昕茗的毕业作品,以此开头,深度呈现一个不为人知的群体。

无性恋是什么?

对于性,无性恋的圈子流行着这样一句话——“做爱不如吃蛋糕”。

“我能感觉他对性爱的投入,和我的状态完全不同,我只有精液从输精管流出的感觉。”这是刘昕茗毕业作品《我有千百种爱你的方式,唯独没有性——中国无性恋者的性爱观》中的一句话。受访者小新说,自己与男友做爱时,与男友的投入和享受不同,他只有正常的触觉以及射精的感觉,并没有兴奋和刺激的高潮感。

受访者汪哲敏觉得和别人做爱是没有意义的,她可以通过自慰来满足自己,“因为自己知道怎样才是最舒服的。”

1

(图为汪哲敏 刘昕茗/摄)

加拿大布鲁克大学副教授博盖特的研究认为,“无性恋”群体可大体分为两类,A类“无性恋”者仍有性冲动,但绝对不会把这种冲动向同性或异性表现出来;B类“无性恋者”则是彻底感受不到性冲动。

2

(无性恋旗 图片来自网络)

3

(受访者Robin建立的无性恋网站 梁静怡供图)

我该如何看待“性”?

“无性恋”被性别研究学者认为是除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外的第四种性取向。正如很多同性恋者不敢“出柜”一样,大多数无性恋者也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他(阿星)每天只能带着面具生活,怕一旦说出自己是“无性恋”,就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任人指手画脚,说三道四。”梁静怡在自己的毕业作品《我爱你,与性无关》中写道。

4

(图为小新 刘昕茗/摄)

采访中遇到最特殊的一位受访者是安徽六安的小新,他既有同性倾向又是无性恋者,父母不反对他对性的两个取向,妈妈还跟他说:“没事,这个很正常。”“他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幸运的人。”梁静怡激动地说。对很多“无性恋”者来说,他们希望被看见,得到谈论无性的自由。

对于性这个话题,梁静怡与刘昕茗在做这个毕业作品的过程中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性是爱的最高表现。”这是很多人对性的理解,刘昕茗之前也认为情到浓时一定会有性。但在做这个毕业作品的过程中,她接触了很多人,渐渐改变了自己的观点,“爱的表现形式真的有很多种,不要用固有的观念去理解别人的爱情。”刘昕茗说。

完成毕业作品后,梁静怡对性的观点跟以前也是相差甚远。本来她觉得性是跟自己无关的一件事,是婚后的事情,别人怎么做跟自己没有关系,这是别人的选择。但在大四,做选题的时候,她看了很多关于性的书,转变了以前的看法。“它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不需要把它看得太严重,不要觉得羞耻。”

“对性这东西,不管你是保守的还是开放的,没有关系,只要彼此尊重。”梁静怡说。

在失望的土壤中孕育

梁静怡说,很多人都想借毕业作品给自己的大学画一个完美的句号,但不知道这个句号画的这么艰难。从确定“无性恋”这个选题到最后的作品成型,这个句号,也用了她们半年的时间来画成。

一开始,梁静怡和刘昕茗毕业作品的选题是“以色列难民在上海”,但因关键人物拒绝接受采访而以失败告终。到了确定选题的最后阶段,在加拿大交换的梁静怡接触到“无性恋”这个词,查阅大量资料并与刘昕茗商量后,最终她们将“无性恋”确定为最后的选题。

“我们合作了那么多次,有过唯一一次小小的争吵。”当时是在安徽六安,采访的第二站,她们开始反思这个选题的意义。无性恋者在世界人口中占1%,梁静怡认为,无性恋是一个很小的群体,“这个人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讲他的故事?做新闻要有一定的受众。”但刘昕茗觉得她们这时不应该自我否定。由于不想只是单纯地介绍这个群体的基本信息,在零下5度的晚上,她们冒着寒风在六安淠河的桥上,针对选题怎么做才更有意义进行了一番激烈的讨论。后来指导老师樊林君建议她们往“性”与“爱”的方向研究,于是她们不断地翻阅资料,最终定下了中国人对性爱的观念这一方向。

5

(梁静怡(左)与刘昕茗(右)在厦门采访合影 梁静怡供图)

虽然采访方向确定了,但寻找受访者不是件易事。梁静怡说:“发100封邮件,有5个人回你算幸运。”这5个回复的人中,还有反过来骂人的。在豆瓣上群发邮件想要寻找受访者的刘昕茗,被人回了一句“在豆瓣上这种人都是骗子”,当她想要回复解释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把自己拉黑了。

“没有办法”“没得选择”是这次访谈中她们最常说的话。从去年12月到今年5月,她们与“无性恋”结下缘分,去了三个城市,采访了十几个人,看了很多资料。她们看懂了“无性恋”,同时也帮助了很多“无性恋”者了解“无性恋”。

腾讯新闻“探针”栏目在2016年5月27日发表了她们的文章,题为《无性恋群体:看不懂情欲欢愉 人际交往常陷困境》。据转载这篇报道的界面新闻显示,截至目前,该文章的阅读量已达18.8万。

 

                                                           记者:赖家乐

编辑:陈美任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198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