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随国运,归侨陈家的半个世纪

陈邦庆的琴室在汕头市龙湖区榕江路附近。2015年11月11日第一次见面时,他把家里的电脑放在琴室中一台钢琴上,一边浏览着旧照片,一边和她们聊天。

她们,是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2012级编辑出版学的黄晴、邱晓桐、蒋莉敏。毕业设计作品,也是大学生涯最后一次报道,她们讲述了陈邦庆一家三代的故事。陈邦庆是故事中的第二代人。

平日的陈邦庆性格随和,此刻却有些羞涩。“他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很平凡的人,没什么故事好写的。”蒋莉敏说。

他的故事很有价值,滴水映辉般地折射出各个时期的特色:华侨归国、汕头成立经济特区、改革开放年轻人出国等等。

757853217877190037

(图左起为邱晓桐、蒋莉敏、黄晴的毕业设计作品,其中参赛的《从南洋到汕头》获第三届“长江传媒作品奖”新闻专题报道类二等奖 黄晴供图)

深入采访,苦乐堆积

“第一次见面,带着相机和三脚架。邱晓桐当时脚骨折,缠着厚厚的绷带,穿着拖鞋,拐着去的。”蒋莉敏对此印象深刻。刚开始她们想用视频报道,但后来决定采取多种表现方式。

大四第二学期是找工作关键期,她们顶着家里的催促,坚持每周至少采访一次。很多事情年代久远,陈家人的回忆不够清晰,需要她们耐心地去核对。“选择了就不能中途放弃,我们三个都不是那种随便做做就完事的人。”蒋莉敏说。

她们到陈邦庆家共进行了十多次采访。交谈多了,陈邦庆敞开心扉,除了回答问题,也会主动聊一些生活里的事。有一次,他对她们说:“如果有一天你们带着孩子回到汕头,就把孩子送到我的琴室去,我给孩子免费教琴。”还有一次,他边核对稿子边聊起自己过去的经历,想给处于毕业季、迷茫期的她们一些参考。“他把我们当自己家里的小孩一样,教导我们。”黄晴说。喜欢摄影的陈邦庆把几代人的照片保存得很好,后来授权她们把照片用在毕业作品中。在黄晴看来,照片能更直观地反映历史,如果没有,会有些遗憾。

承载历史,所以厚重

陈邦庆的父母是印尼归侨。1948年,父亲陈仪科放弃舒适生活,怀揣着革命理想回国。后来,由于自身历史无人证明,他被怀疑并遣回原籍务农。余生里理想渐行渐远,但他从不抱怨。

陈邦庆小时候,家里每个月都会收到南洋亲戚的侨批,从橡皮筋、铅笔到收音机、自行车,生活还算小康。1977年,他的小弟陈邦进赶上中断了十年的高考,考入星海音乐学院。而陈邦庆高中毕业后,下乡到了建委五七果林场宣传队。1981年,汕头市政府在龙湖片区试办经济特区,陈邦庆想借特区的东风发展事业,先后开过公司、做过餐饮,但都以失败告终。直到2000年,他开办了绿茵艺园,教钢琴和手风琴。

拥有接受良好教育的条件,第三代陈家人像祖辈人一样再次走出国门。陈邦进的女儿陈倩茹从小喜欢画画和手工,在美国纽约的普瑞特艺术学院研究生毕业后,便留在纽约。家中大姐陈文玲的女儿刘婉熙毕业于浙江大学后,前往美国斯坦福大学读研究生。

爱国深情,历久弥新

第二次采访时,陈邦进用小提琴演奏了父亲陈仪科生前最爱的两首曲子,马思聪的《思乡曲》和波隆贝斯库的《叙事曲》。陈仪科的人生轨迹和两位音乐家有着微妙的相似之处。马思聪是汕尾市海丰人,中央音乐学院首任院长。60年代,他无奈出走美国,终其余生未能回到大陆。他留给后世最宝贵的财富,是一句名言:“我要把每一个音符献给祖国。”

陈邦庆的母亲罗兰珍谈及丈夫陈仪科时,语气中充满自豪感:“临终时,最难受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快要去了,吩咐我说一定要让孩子为人民服务。”

“我觉得当她说出‘为人民服务’,那种感觉是很激励人心的。”黄晴认为,那个时代的人有很深的爱国情感,陈仪科作为一个归侨更是如此,尽管有些爱国行为现在无法想象。“你就真的是觉得那个时代的印记就在那里了,那个词就是显得格外的热血。”

蒋莉敏也提到,陈邦庆曾经用“崇拜”两个字表达他对父亲的态度。如今他正在用自己的方式“为人民服务”:坚持对学生的音乐基础教育,对家庭条件差的学生免费教学。他认为,国内对于学生的音乐基础教育是不足的。“陈老师对音乐是一种坚守(的态度)。”蒋莉敏说。他的女儿陈倩芸如今也在琴室帮忙。

3音乐 800.600

(陈邦庆在2013年潮汕三市音乐盛典中被评为优秀指导教师 黄晴供图)

2陈邦庆 800.600

(毕业答辩后,小组赶往琴室答谢陈邦庆(中)及其家人 黄晴供图)

 

记者:黄松炜

编辑:陈美任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182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