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唇》的背后:秋美后援会

获得第三届长江传媒作品奖视频类一等奖的《缺唇》讲述了19岁的唇腭裂患者蓝秋美的生活,记录了她从去医院复检到做手术再到手术康复后去工厂辞工的故事。该视频由汕头大学2013级广播电视学的黄小妍、郑晓君、陈泽佳和2013级编辑出版学的巫颖拍摄。

500多G的视频素材,剪出了17分钟的《缺唇》。

这短短的17分钟背后,是两个月的心血。

(团队在长传奖颁奖晚会现场,从左到右为陈泽佳、郑晓君、巫颖、黄小妍  巫颖供图)

(团队在长传奖颁奖晚会现场,从左到右为陈泽佳、郑晓君、巫颖、黄小妍 巫颖供图)

一、好片子是熬出来的

 黄小妍最初只是想加入唇腭裂义工队当义工,但义工队的医生建议她去拍一部相关的纪录片。黄小妍就拉着陈泽佳、巫颖和郑晓君一起加入了义工队,拍摄《缺唇》。

 郑晓君团队拍摄的时候,刚好蓝秋美要回医院复查。为了不错过她去医院的时间,他们七点多就出门,把早饭带去医院大厅吃,吃完躺在那里睡一会儿,一直等到九点。

“纪录片不是用脚本设计的,而是你去等待未知的事情发生。”陈泽佳说,他们都会提前半个小时到医院等蓝秋美。

在拍蓝秋美做手术的视频时,医院不允许他们把三脚架带进手术室,他们只能手持相机拍摄,全程长达三个多小时。“不知为什么,平时在电视上看这种手术的画面我都觉得很害怕,可当我拿着相机的时候,我却很平静。”郑晓君说。被称为“人肉脚架”的她在双手高举相机拍手术大景的情况下也能拍得很稳。

黄小妍说,如果没有医院的协助,他们就找不到蓝秋美,也进不去里面拍摄。他们很感激医院。

蓝秋美出院后,准备辞工。他们跟拍到工厂,工厂的保安却把他们的行李全扔在外面。“我只能留在外面看包,让泽佳他们进去。”黄小妍说。她虽然在外面,但刚好能看见秋美正在和负责人商量辞职,于是她也在外面跟拍。

(提着脚架的巫颖在前往蓝秋美家的路上 郑晓君供图)

(提着脚架的巫颖在前往蓝秋美家的路上 郑晓君供图)

  二、我们是秋美后援会

 一开始,蓝秋美见到黄小妍他们的时候,有些拘谨,心态有点消极。在她住院时,他们经常去医院陪她,蓝秋美才和他们熟了起来。“我和她联系的短信有几百条了,电话费都是这样用没的。”黄小妍说。

有一次,他们想到蓝秋美家里拍些视频,但去得比较晚,快下午了,蓝秋美的妈妈就让他们留下来过夜。陈泽佳说:“她妈妈主动跟我说:‘我那阁楼已经帮你收拾好了,你今晚就睡那里吧’。”他们还和蓝秋美的家人一起吃饭,“我们都快吃不下了,她们还是一直让我们吃,好热情。”郑晓君说。

郑晓君团队准备回学校的时候,蓝秋美想跟着他们一起去医院复检,但她爸爸不同意,因为没有家人的陪伴。

后来他们发现,原来蓝秋美并不会使用网络。

“越是脆弱的,就越想去保护”,陈泽佳认为,“她不会使用网络的话,就没办法了解别人,别人也没办法了解她。我们觉得让她去接触网络是很重要的,虽然无关我们的作业和采访。”他们决定教她玩微信,建了一个叫做“秋美后援会”的微信群。

蓝秋美现在经常发朋友圈,还在微信上和黄小妍说:“妍姐,你为什么不给我点赞?”。有时她也会在“秋美后援会”的群里和他们聊天,发发牢骚,最近还学会了网购。

(“秋美后援会”微信群 刘翠琴/摄)

(“秋美后援会”微信群 刘翠琴/摄)

 三、《缺唇》不是结局,前方仍是《迷途》

 虽然拍摄途中遇到一些困难,但这让他们收获许多。

“要学会讲故事。”黄小妍说,“过去的东西和未来的东西你都不知道,你只了解那个人现在的事情。那你就讲好他当下的故事,把故事中最有价值的方面好好说出来。”

他们用《缺唇》讲述了秋美的故事,获得了长江传媒作品奖视频类的一等奖,但他们并没有止步于此,因为他们觉得故事还没结束。

《缺唇》的结尾并不是蓝秋美故事的结局。辞职之后,她的生活状况并没多大改进。她去找工作,找了七家都被拒绝,现在又回到了原来的工厂上班。

“《缺唇》讲述的只是秋美的故事,并没有深入到唇腭裂患者这个群体。”陈泽佳说。所以,黄小妍和郑晓君又找了其他同学,正在拍一个关于大龄唇腭裂人群就业情况的片子。“我们想通过跟进不同的个案,把大龄唇腭裂人群的就业问题总结出来。”黄小妍说,“这条片子就叫做《迷途》。”

郑晓君觉得,唇腭裂人群是不能用一个标签解释的,“我们希望通过片子为他们找到一个出口。”黄小妍说。

记者:刘翠琴

编辑:吴采倩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1609,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