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议古村落公益行,用十年圆一个梦

“让我们的公益课以轻轻松松的形式展开,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进行下去。”赖明明说。

赖明明是汕头大学新闻学院的老师,也是公益摄影课程的负责老师之一。他所指的将公益课“进行下去的方式”是5月25日下午,在汕头大学G301教室举办的公益摄影课程分享会上,在场的同学签署的一份名为潮汕古村落“公益行”的倡议书。

“本学期的公益课结束了,但是,公益永远不会停止,希望我们与公益携手,共同期待”,赖明明老师拿着同学们签署的倡议书说。

 

“倡议”的由来

在汕大开设的公益摄影课程中,每一学期,公益摄影课程的老师都会带领课程上的同学走访三至四个古村落,用影像的方式记录古村落的样貌。

(邹堂乡枫美村中河畔的房屋 欧阳媛/摄)

(邹堂乡枫美村中河畔的房屋 欧阳媛/摄)

汕大在保护古村落的公益事业上具备了一定的基础,再加上古村落的保护已经被列为汕头市今年重点的提案,政府方面非常重视。“我们觉得以学生的身份发起古村落公益行的倡议是比较好的”,倡议书的撰稿人,新闻学院15级研究生袁翼伦说。

除了提出对古村落进行保护的具体措施,潮汕古村落“公益行”的倡议书还提出支持潮汕古村落申请世界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冀望潮汕古村落“公益行”从大学推广到社会。

 

“百村行”的初衷

2011年,汕大新闻学院一名2010级的学生陈群星通过募捐获得的经费,租了一辆车,发起一场到汕头市潮南区雷岭镇免费帮小学生拍照的活动。由此,“摄影”与“公益”两个词开始有了联系,学校也在2012年开始开展公益摄影课程。

然而,课程开展后却面临着重重困难。一方面,很多人对“公益摄影”这个新鲜的名词抱有怀疑,不理解为何能通过“摄影”践行公益;另一方面,作为公益摄影课程的负责老师之一,凌学敏认为,“当时我们做的很多东西过于碎片化,没有系统性,我们越做越觉得有点不自信。”

为了更好地践行“公益”,2013年,凌学敏制定了一个计划:一个学期带四十个学生走三或四个村庄,一年走十个村庄,要走十年,到2023结束。“乡土潮汕百村行”公益摄影课程也由此而来。凌学敏说:“我们跟其他的项目或者课程不一样,我们有明确的目标。每一年‘走’一点,慢慢地积累起来。”

(公益摄影课程的同学在德安里村合照 凌学敏/摄)

(公益摄影课程的同学在德安里村合照 凌学敏/摄)

 

“乡土人情”的魅力

除了不停地按下快门,行走在古老的村子里,同学们也与村中的居民进行了密切的接触,了解了村民们的生活、体会到乡土人情的魅力。“古村落里的人都非常的热情、善良,只要你经过跟他们打招呼,那些老人家就会邀请你到他们家去喝茶。甚至有一个老伯邀请我们在他家吃午饭。”在公益摄影分享会上,15新闻的陈灿坤说。

(在邹堂乡参观祠堂时给同学冲茶的阿伯 俞可/摄)

(在邹堂乡参观祠堂时给同学冲茶的阿伯 俞可/摄)

在今年春季学期公益摄影的课程中,同学们行走了邹堂乡枫美村、长美村和德安里村三个村庄。在谈到邹堂乡枫美村中的外拍经历时,同学俞可提到,一位小卖部的阿姨在得知同学们是去拍照后,便自发地为同学们引路,带领同学们去了一个新翻修的祠堂,并且沿路还像导游一样,热心地给同学们介绍村子的历史、讲述祠堂翻新的缘由。

 

“古村落”的危机

在分享心得的时候,许多同学都提到古村落的人口年龄结构不均衡问题。“我们把三次外拍涉及到人的照片放在一起,发现所有的照片中都是老人和小孩,几乎没有年轻人。”来自公益摄影课程的一名同学李宗桦说。他还补充道,村子的河里,还有屋子周围都有很多垃圾,“环境污染”是古村落面临的另一个危机。

(邹堂乡中一户人家的门前 陈楚红/摄)

(邹堂乡中一户人家的门前 陈楚红/摄)

(穿过邹堂乡的河流 欧阳媛/摄)

(穿过邹堂乡的河流 欧阳媛/摄)

对许多古村落来说,摄影的记录功能确实具有公益性,但是却没办法使古村落中的问题得到直接解决。“我们还停留在只是记录的功能。要解决这些问题,我一个人的力量不够,学校的力量也不够,要整个社会的力量来推动才可以。”凌学敏说。袁翼伦也表示,在保护古村落上,学生的力量还是有限的,希望能有社会其他力量的注入。

 

记者:欧阳媛

                                                      编辑:杨建伟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1552,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