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窗丨游在以色列 穿梭三千年

去年夏天,汕大2012级学生毛婷和杨礼萍到以色列参加为期一个月的交流。游在以色列到底是怎样一种体验?耶路撒冷的哭墙有什么来历?传统文化在今天的以色列是怎样一番面貌?

据《圣经》记载,犹太人的祖先雅各与天神角力并取胜,天神便将“以色列”这个名字赐予他,意为“神的战士”。这个以此命名的国度,穿越三千年的历史长河游走至今。这里是以色列,承载着犹太民族的历史印记,是世界经济繁荣与宗教冲突并存的缩影。

3

(杨礼萍在以色列机场. 图片来自杨礼萍)

特拉维夫:用传统与现代酿一杯酒

位于地中海岸边的特拉维夫,是犹太人用一百年在荒漠中建起的一座新城。

“走在特拉维夫的街道上就像走在某个西欧的城市。”杨礼萍说道。

然而上世纪初,特拉维夫还只是沙丘一片。

据《特拉维夫百年城建史》记载,19世纪末,随着欧洲反犹太主义运动的升温,犹太复国主义(Zionism)兴起。他们渴望在巴勒斯坦地区建设一座犹太人自己的城市。因此特拉维夫在希伯来语中意为“春天的沙丘”,象征着一座犹太新城的诞生。

为了更好的吸引犹太移民,特拉维夫的建设者们将“花园城市”的理念应用于实践,他们希望在远离欧洲的地方打造一座欧式的、明亮光鲜、绿树成荫的城市。

“合理建设的道路和住房,配备有浴室和排水系统,有小花园或者至少几盆花。如果能在巴勒斯坦地区能看到这样的景象,那么就会有人考虑来此定居。”《特拉维夫百年城建史》这样写到。

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发展,特拉维夫已成为以色列人口最稠密的地带,同时也是以色列经济的中心。根据瑞士银行2015年《物价与收入》报告,特拉维夫是中东地区税前工资最高的城市,但同时也是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

5

(特拉维夫街景。 图片来自网络)

在特拉维夫南边坐落着拥有四千年历史的雅法古城,北边则是最年轻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之一——上世纪20到30年代的包豪斯风格建筑群——白城。

1129801510

(杨礼萍在雅法古城的海边。 图片来自杨礼萍)

1

(包豪斯风格建筑。 图片来自网络)

除安息日外,特拉维夫的街道上车水马龙,停车位难找。为了让毛婷更好地体验真实的特拉维夫,当地的朋友带她逛了酒吧街,从晚上十一点逛到凌晨三点。

“这是一座疯狂的城市。”毛婷说。

但是初到特拉维夫,杨礼萍却觉得这是一座“空城”。路上只有零星几辆车在行驶,商铺大都关门,街道也少有行人。原来,这天正逢安息日。从周五日落到周六日落期间,犹太教信徒们会停下手头的工作,接受主的赐福。据杨依萍介绍,部分犹太人会选择在安息日进行一些纪念仪式,而有的则会选择和家人一起在海边度个小假。

“以色列是很复杂的。以色列人看起来也很现代,但这些现代的标志又和它的历史传统联系在一起。”汕大新闻学院,来自以色列特拉维夫的莱欧拉·哈达斯(Leora·Hadas)老师这样说。

 

耶路撒冷:信仰的力量与伤痛

犹太经典《塔木德》这样介绍耶路撒冷:世界若有十分美丽,九分在耶路撒冷;世界若有十分哀愁,九分在耶路撒冷。

“从以色列(的)其他城市来到耶路撒冷会突然觉得宗教氛围浓厚了很多。”杨礼萍说道。

耶路撒冷是三大宗教(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的圣城。面积为一平方公里的耶路撒冷被划分为四个区域,东部是穆斯林区,西北为基督教区,西南部为亚美尼亚教区,南部为犹太教区。各宗教的建筑:阿克萨清真寺(伊斯兰教第三圣寺)、圣墓教堂(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地方)、哭墙(犹太教第一圣地)在这个小城里相会。

5555b

 

在来哭墙之前,毛婷只在历史书上看到过它,只知道它是一堵墙。

根据《以色列文化》一书记载,哭墙是古代犹太国“第二圣殿”护墙仅存的遗址,修建于罗马帝国时期,它见证了犹太教圣殿的二建二拆。“圣殿”是古以色列国王为敬奉上帝而建造的。随后,巴比伦人和罗马人先后入侵,圣殿毁了又建,建了又毁,最后仅剩一堵围墙(今哭墙);而犹太人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被驱逐。直至拜占庭帝国时期,犹太人才得以在每年安息日时重归故里。无数的信徒纷纷至此,面壁而泣,“哭墙”由此而名。

另外书中作者张和清提到,犹太人认为哭墙是当年圣殿留下的唯一遗址,因而是犹太教最神圣的祈祷地方,是他们信仰和团结的象征。

300089558

(耶路撒冷哭墙。 杨礼萍/摄)

在室外四十多度的高温下,毛婷和杨依萍在犹太教区哭墙附近看到了这样一群人:黑色的毡帽(有的是貂皮),白衬衫、黑西裤,外搭长款黑色西装外套,鬓角两边留着小辫子。他们是以色列正统派的犹太教徒,主要聚集在耶路撒冷。杨礼萍曾听当地人介绍,有些正统派教徒甚至不会去用电脑、手机等电子产品,因为他们认为这些现代事物会影响他们对信仰的虔诚程度。

2

(哭墙下的祈祷者。 图片来自网络)

哭墙下分设男女各自的祷告区。有的教徒将头靠于墙上低声祷告;有的教徒带着孩子在哭墙前举行传统的成人礼;有的教徒将心愿写在纸上,放进墙中缝隙,期待上帝聆听他们的声音。杨礼萍虽然不是犹太教徒,但也学他们那样,写下心愿,投放于哭墙里,希望有一天它们能实现。

初到耶路撒冷,毛婷觉得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多少人梦想来此朝圣,但作为无神论者的她,却不能明白其中的要义。然而当看到这番景象,毛婷不禁感慨:“信仰这个东西,很有力量”。

 

半数青年入伍,一场战争也不能输

2015年中国赴以色列旅游人数为4.74万人次,与2014年相比增幅达43%。据以色列国家旅游部统计数据显示,近三年来中国前往以色列旅游的人数逐年递增,并每年保持着超过30%的增长势头。

但是,人们常常在新闻中听到巴以冲突(巴勒斯坦与以色列)、黎以冲突(黎巴嫩和以色列)等词汇,以至于一说到以色列,许多人脑海中也会都会浮现战火纷飞的画面。然而在以色列的一个月时间里,杨礼萍没有担心过自己的安全问题。

一般旅游景点和学校门口会设置安检,有的大学(比如以色列本古里安大学)甚至在各个教学楼的门口都设置了安检。

另外,据王培安在《独具特色的以色列兵役制度》一文中介绍,以色列实行义务兵役制度,役龄青年入伍应征率也高于其他国家,通常男性达85%~90%,女性达50%。杨礼萍观察到,不管是在街道上,还是公交车上,都会看到有军人身穿军装,带着真枪。她的当地朋友介绍,现役军人除了睡觉,其他时间都要身穿军装;而枪更要随时随地随身携带,即使睡觉也要紧紧抱着,以防出现突发情况。另外,退伍的军人要每年定期回到部队训练,以保持战斗的状态。

1762260529

(以色列士兵在耶路撒冷哭墙下宣誓保卫国家。 杨礼萍/摄)

“我们连一次战争也不能输,我们输了一次,这个国家就没有了。”在以色列理工学院的文化课上,杨礼萍的老师艾薇塔(Avital)这样告诉他们。

 

在去以色列之前,杨礼萍只知道以色列的科技很发达,但以色列之行结束后,她发现以色列还有悠久的文化。在她看来,如果不亲自去这个拥有三千年历史的犹太国度走一趟,还真不能领略其中的美妙。

记者:罗伊晴

编辑:吴雨霏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1500,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