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潮汕┃郑道庆:他们需要更多恩雨

光明照不亮每个黑暗的角落

“啪!”

一个小男孩把另一个小朋友碗里的面倒在桌子上,于是,这个小男孩在他上幼儿园的第一天就被劝退学了。他的父亲郑道庆觉得很疑惑,直到幼儿园的医生和他说:“你的儿子可能是得了自闭症。”

自闭症,又称为孤独症。患了自闭症的人通常都有一定程度上的社交障碍和语言障碍,对他人的情绪缺乏反应,不能根据社交场合调整自己的行为,习惯用动作或同样的短语来表达自己的意思,而且常常会出现刻板重复的动作和奇特怪异的行为。

“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是崩溃的。”郑道庆说:“那个医生的孩子也是自闭症,当时汕头还没有专门的机构来给自闭症人士做康复训练,所以他建议,我在带着孩子去广州、深圳接受治疗的同时可以去寻求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主任医师邹小兵医生的帮助。” (邹小兵医生的主要研究方向为发育行为,儿童发育行为疾病,以儿童孤独症,阿斯博格综合症,儿童多动症,儿童抽动症、儿童保健为主。)

郑道庆和他的妻子每周六早早的就带着孩子前往广州(或深圳)接受康复训练,到了周日下午又匆匆赶回汕头。多次下来,他们的经济变得愈加拮据,身心也很疲惫,然而训练的效果却并不如意。

“我爱你,你也爱我,我就会很高兴;我爱你,你不爱我,长时间下去,我就会觉得很累,觉得你对我有一种亏欠。”郑道庆回忆说,他发现自己付出那么多之后,孩子一点好转的倾向也没有,不会向他表示爱,在家里又经常把东西弄坏,弄得整个家都不安宁,他就开始慢慢的厌恶、拒绝他的孩子。

 拨开云雾有情天

父亲对孩子表现的不耐烦,母亲则比较爱护孩子,夫妻俩的矛盾便越来越多。这时,郑道庆的同学给他们传来了一个“福音”,送给他们一套光碟——《拨开云雾有情天》。这套光碟讲的是叶陈淑淑医生的故事。

叶陈淑淑一向认为科学是万能的,直到自己的儿子患上了自闭症,她发现,科学也有解决不了的事。一天,她开车在高速路上想撞车了结自己,结果却没死成。这时,她的耳旁有一个声音说:“Can you control everything?”(你能控制一切吗?)。她突然觉得人确实渺小,她应该依靠上帝,于是她靠着她的信仰一步步从困境中走出来,孩子的病情也开始慢慢的好转,生活又充满了希望。

看完这套VCD,郑道庆的妻子当场就说:“那我们就信吧!”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夫妻俩踏入教堂。“那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此后,郑道庆的心态改变了,原来看不顺眼的事也觉得顺心了很多。他笑着说,当你把孩子看成一个累赘、一种拖欠,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就会觉得很累;但当你把他看成是一种礼物,是上帝对你的祝福,你的爱就会由心而生,和他在一起就会觉得很自在幸福。

这时,邹小兵医生也建议他:“你这样每个星期跑广州很累,而且一周就来一次收效也不大,不如我帮你在汕头建立一个自闭症康复训练中心吧。”

于是,在2002年,他们开始办恩雨训练中心,一步一步的将它发展为今天的恩雨特殊儿童康复训练中心。郑道庆也成为了恩雨的中心主任。

图片 1

(郑道庆和他的妻子在恩雨给他们的儿子过18岁生日 郑道庆/供图)

bbbbb

(郑道庆(左)和他的儿子(中)郑道庆/供图)

恩雨如祝福般降临

为什么这个训练中心要叫恩雨呢?

郑道庆他们也曾为取名字而苦恼。他发现,在干枯的地面上,幼苗被太阳晒得无法发芽,突然,一阵毛毛细雨降临到大地上,幼苗便开始慢慢复苏、醒来。他觉得,这些干枯的幼苗就像无辜的自闭症孩子,被压在干枯的土地里,无法生长。一场春雨滋润大地,他们会慢慢的恢复、生根、发芽、长成。

《圣经》中有句话说:“施比受更有福。”郑道庆要把恩雨训练中心一步步发展,希望能帮助更多的人。

而在面对一些技术骨干离去的时候,他也不会耿耿于怀,担心资源的流失,因为他知道,那些骨干离开中心只是为了创办另一个公益机构。“我们这里就像黄埔军校一样,哈哈。”郑道庆说,只要你有社会责任感,你是想出去帮助别人,他就会支持你,帮助你把公益机构办起来。在汕头,有几个公益机构的主任都曾经在恩雨特殊儿童康复训练中心任职过。

他希望大家能互相扶持,把公益办好,像蒲公英一样,把爱分享出去。

ccccc

(自闭症儿童在恩雨特殊儿童康复训练中心上课 杨雪欣/摄

自闭症儿童在恩雨特殊儿童康复训练中心上课 杨雪欣/摄

(自闭症儿童在恩雨特殊儿童康复训练中心上课 杨雪欣/摄)

了解、尊重、接纳

郑道庆的儿子现在已经19岁了,经过14年的康复训练之后,已经慢慢有所好转。信教之后,郑道庆也改变了心态,开始慢慢理解、接纳他的儿子,夫妻关系越来越和谐,整个家庭和睦的氛围对孩子的康复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父母对他说“我爱你”,他就会很高兴;父母生他的气,他就也很生气,咚的一声把拳头锤在桌子上。由原来的麻木毫无反映到现在的有情绪有回应,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可是自闭症患者是很难百分之百的康复的,他们和社会上其他人还是会有一些行为区别,这使得自闭症患者很难被社会理解、接纳,甚至还会有误解。

有一次,郑道庆带着他的儿子去万客隆买东西。当时有一个穿着高筒靴的女人在看货架上的东西。那双靴子上有一些吸引人的装饰品,他的儿子便蹲下去摸。结果那个女人大叫一声:“流氓!”,一脚踢向了他的儿子。

“如果那个女人知道我的儿子是患了自闭症,正确了解了自闭症是怎样一种情况,她就不会踢我儿子、还叫他流氓了。”郑道庆说。

现在,社会对自闭症的认识还不是很普遍,国家对自闭症患者的保障措施也不是很完善。结果,自闭症患者总是被他人误解、拒绝,在社会上很难有一个安身之处。然而,这种情况只会加剧他们的病情。因为他们并不是接收不到外界的感情和反应,只是不善于把自己的感情和反应表达出来罢了。而且,社会上一些对自闭症患者的歧视会使得那些家庭过的更加艰辛。“感觉在亲戚朋友面前抬不起头来。”恩雨家长扶持项目讲座上的一位母亲叶女士这样表示。家人由此而来的自卑感和心理敏感也会在无形中传达给孩子,使得他们更加封闭自我。

郑道庆认为,如果我们对自闭症孩子好,接纳他、鼓励他、肯定他,他就会觉得很开心、很满足,慢慢把我们纳入他的世界,情况也会慢慢好转,甚至还可能挖掘出他的某些潜能。“我们中心有几个孩子特别厉害,有个对数字记忆特别厉害,车牌号码、手机号码过目不忘;有个绘画特别厉害,一下子就能把中国地图画出来”他说。而且他们将在3月31日会举行一个绘画的颁奖仪式,用奖杯来给予孩子们鼓励和肯定,希望他们继续努力。

但如果我们厌恶他们、拒绝他们,他们就会把自己封闭起来。

“一个社会对弱势群体的接纳程度就说明了这个社会的文明程度。”郑道庆说,恩雨的主旨就是启闭,不仅是开启孩子的自闭,也要开启社会的封闭。唯有让社会了解自闭症,才能让他们正确认识并尊重自闭症患者,最终让社会从心底里用爱接纳那些孩子,自闭的孩子们才能慢慢的康复并融入这个社会。

图片 2

(郑道庆出席汕头市特殊儿童绘画大赛颁奖仪式 郑道庆/供图)

图片 3

(汕头市特殊儿童绘画大赛作品展示  汕头市特殊儿童康复协会微信公众号/供图)

 记者:刘翠琴

指导老师:樊林君

“大爱潮汕”栏目

大爱潮汕

我们旨在挖掘和讲述这片土地真实,温存的故事。步伐匆匆的现代生活,仍有那么一群人执着于公益,用行动浇筑潮汕爱的热土。“大爱潮汕”,爱的不只是这片土地,更希望与你分享这里温暖的故事。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1307,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