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大涂鸦墙涂加新作引发争议

汕头大学后山涂鸦墙上,满满都是学生创作的一幅幅创意艺术涂鸦。但两周前,一些同学却发现,有6幅画被画上了麦当劳的标志“M”和口号“I’m lovin’it”。有的学生对此感到不满,猜疑是校外的广告宣传或者恶作剧,随意涂改是对原作者的不尊重;也有的学生认为既然是涂鸦墙,就应该允许别人涂鸦。

1

(汕大学生在朋友圈对麦当劳涂鸦进行谴责。 杨建伟供图)

 

谁在涂鸦墙上涂加了麦当劳标志?

涂鸦墙上的麦当劳标志到底是谁画的,大家众说纷纭。

大二新闻学的黄绮文第一反应是怀疑校外有人用这种方式在做宣传;大四插画系陆俊开的涂鸦作品被加上了这些标志,他猜测是有人出于某种目的去涂加的; 作为涂鸦墙画的原作者之一,大二产品设计的吴子靖觉得可能是艺术学院同学所为。

草根播报记者询问学校办公室,得到回答:此次涂鸦墙画作被涂鸦,事前并没有人来请示。学校涂鸦墙没有商业用途,不允许带有商业广告性质的涂鸦存在。

麦当劳广州总部公关部也回应记者称:这不是麦当劳的公司行为或雇员授意。

有同学表示,希望将涂加之处尽快予以清除。

2

3

涂鸦墙管理问题面临尴尬

 涂鸦墙作画到底由谁管理?

 草根播报记者邮件咨询学校资源管理处综合办及校办公室。资源管理处综合办的洪映华老师表示,在涂鸦墙作画不属于他们的管理范围,资源管理处负责管理学校后勤资源,如桌椅借用、场地申请等。

学校办公室坦言,涂鸦墙目前暂无明确的管理部门,学校只是委托艺术学院规划创作涂鸦墙,超出范围的事情,都暂时由学校办公室代表学校进行处理。

涂鸦墙项目是学校委托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王受之院长,由其带领团队进行创作的。自2013年王受之院长发动各个专业进行涂鸦墙的绘画后,又有两次更新。一次是2013年12月,插画系陈孟瑜老师带领陆俊开所在班级进行创作;另一次是2014年末,艺术学院向当时大一新生征稿,由陆俊开所在的插画班来统筹。艺术学院的陈启胜老师表示,此前没有和其他学院一起合作,也是怕涂鸦的水平和内容健康问题参差不齐。

4

(2013年4月2日,校内办公自动化发布第一次涂鸦活动通知。)

 

5

(2014年11月24日,校内办公自动化发布第三次涂鸦活动通知。)

 

至于涂鸦活动完成之后的后续该如何管理,学生个人或团体若想要申请在涂鸦墙上绘画该走什么流程?对此,学校办公室回复,现创作已经完成,后续工作有待进一步明确。此前只是委托艺术学院规划创作涂鸦墙,而现在暂不接受其他学院同学的创作申请。

涂鸦墙是否该开放?

上世纪60年代,涂鸦开始出现于纽约最穷的街区——布朗克斯区,涂鸦爱好者以涂鸦来表现自己的主张和鲜明的个性,代表着底层民众对政府的反动或嘲讽、侮辱。起初,涂鸦被称为“黑暗文化”,其创作者通常是社会底层的年青人,创作工具是廉价买来甚至是偷、抢来的,其涂画不被人们认可。

上世纪70年代,随着反对种族歧视理念的普及,带有政治色彩和黑帮性质的涂鸦开始减少。涂鸦的载体从墙扩展到车厢、地铁等,优秀涂鸦作品开始受到关注。涂鸦发展到现在已经渐渐成熟,不再是单纯的反文化社会的行为,而是加入了艺术,使其更容易被人们接受和合法化。

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城市愈加开放,更理性地容纳了涂鸦这种充满活力的视觉艺术形式。城市管理者发现涂鸦艺术对城市景观的价值,但因其随意性会对城市环境有负面影响,许多城市都制定了《城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条例》,对在公共设施乱涂乱画的行为进行处罚,并对涂鸦艺术进行有效的引导,使其合法化,如专门安排活动、开放墙体给涂鸦爱好者作画,如重庆的黄桷坪涂鸦艺术街、各高校的涂鸦墙等。

汕头市城市综合管理局表示,汕头大学内的涂鸦墙归学校管。

涂鸦墙为汕大学生提供了一个能够进行创作、绘画和展示的平台,但同时作为学校的公共设施,对于无需向学校申请,在涂鸦墙上涂鸦的行为是否可以被接纳?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见解。

“以我的理解,涂鸦并不是一件很严肃、需要维权的事情。没有哪一个街头涂鸦是画了一堵墙之后,就永远保存不变的,总会有更好的画面去不断更新。”大二视觉传达设计的李梓妍认为,涂鸦墙的初衷是想让同学尽情创作,具有开放性。

6

陆俊开认为这次的涂加是对涂鸦原作者的不尊重。“这样的恶意改动意义不明,感觉就是恶作剧。”

另一位原作者也认为自己的作品被侵犯了,“改后的涂鸦有点不符合画风,我有空就回去盖了,不太喜欢。”

也有一些同学持不同看法。李梓妍认为被涂加后的涂鸦画挺有趣。同样,和吴子靖有过合作的卓曼星也觉得,合作的作品被画上麦当劳标志后“挺好看的”,画的人应该是有审美、有创意的。

大二广播电视学的张威也一直觉得:“既然是涂鸦墙,就应该允许大家涂鸦。”

对于麦当劳涂鸦事件,陈孟瑜老师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涂鸦总是在户外,很难阻止其他人在上面画画。但是,最好把它当作艺术品,并且尊重它。可能原来涂鸦的学生不够专业,但是我们得学会接受这些不完美的作品。”

而云南艺术学院硕士李杜风则认为,国内的涂鸦墙在发展过程中,涂鸦作者之间相互缺乏交流互动;在涂鸦作品相互覆盖的同时,涂鸦者相互之间也产生了交流和互动;而且涂鸦艺术具有草根性,创作人员应更加丰富,不必强求专业背景。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之际,28日,草根播报收到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团委的回应:这次涂加,是艺术学院的一位大三同学因课程作业需要而作,原计划实施一段时间后予以清理并恢复原状,因近期功课紧所以没来得及处理。

7

8

9

 

记者:陈美任

编辑:张艺璇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119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