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说|同学,你买过黄牛的票吗?

如果你现在有一张Bigbang演唱会的门票,那恭喜你,它的变现能力会超乎你的想象。Bigbang杭州站的演唱会内场座位价格已被炒至14000元,几乎等同于汕大三年的学费。

如果你现在有一张上海迪士尼开园门票,那么也恭喜你,它的变现能力也足够让你惊讶,四百的门票已经被炒至四千元了。而这一切要归功于“万能”的黄牛党。从火车票、门票、演出票,到看病、上学、找工作……黄牛的服务无处不在。那么——同学,你买过黄牛的票吗?

18.pic_hd

天猫商城Bigbang演唱会票价

92f9-fxqtiwa5153906

淘宝上海迪士尼门票票价

 

“黄牛党”一词何来?

“黄牛党”俗称“票贩子”。这一词来源于20世纪的上海,是指票贩子们成群抢购票,“有如黄牛群之骚动”,故将他们称为黄牛或黄牛党。他们通过某些途径得到一些稀少的票或物,通过非法销售途径转售,从中赚取可观利润。随着社会发展,黄牛也在不断“进化”,如今他们倒卖车票、门票、手机,医院专家号等。

17.pic_hd

图片来源:莞讯网

 

 

同学,有买过黄牛的票吗?

为了看偶像林俊杰的演唱会,在珠海上学的张同学无奈从黄牛手上高价购票,他说“没有黄牛的话,从正规渠道是根本抢不到票的。”深圳大学的巫同学不惜花费1980元,从黄牛手中购得Bigbang演唱会的票,她说:“感谢黄牛,我才能买到Bigbang演唱会的票!”南京大学的曹同学自称为周杰伦的“脑残粉”,当被问及为何从黄牛手中购票时,他说 “因为真爱啊!因为黄牛(的票)位置好啊!”

但是也有网友在Bigbang上海演唱会后评价说:“在中国,演唱会几乎变成了有钱人消遣、炫富的地方,难道我们不应该是因为热爱才去看演唱会的吗?”同为Bigbang粉丝的汕大陈同学倒不认为买高价票就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她认为,黄牛的存在导致了更多人花更多的钱买票,甚至抢到票的人也参考黄牛的价格卖票赚钱。

15.pic_hd

一位汕大同学和黄牛党的聊天记录

 

除了购买演唱会的票,也有不少同学从黄牛手中买车票、船票。汕头大学的杨同学曾向黄牛购买厦门鼓浪屿的轮渡票,“买后我就意识到自己被‘坑’了!他们很精明,巧妙地利用了游客不了解当地轮渡信息的弱势,从他们那里赚很多钱!”

因为春运抢不到火车票,想通过黄牛购票的汕大曾同学说:抛开法律法规,不论黄牛行为的对错,我只希望他们能再卖便宜点,不要收完钱不给票就好。”黄牛除了卖票,甚至还“兼职”——以卖票为由收费,实则教你如何逃票、补票。汕大的沈同学暑假在深圳就有这样的经历。当时一位黄牛自称能帮他们买到票,收取沈同学一行三人250元。“但到检票口时,票贩子却怂恿我们趁有票的人过检票口时我们紧跟其后一起过去,上车后再补车票。”沈同学说。

不管价格高低,以上同学最终都拿到了票,可也有不少人遇到了“不靠谱”的黄牛。新浪微博“南京零距离”近期发布了一则有关粉丝购票被黄牛坑骗的新闻。Bigbang的粉丝李女士花1480元从微博网友手中购票,但转过钱后,李女士并没有拿到票,那位网友也消失了,据新闻称,现已有4人被骗。

16.pic_hd

图片来源:微博@南京零距离

 

科学大发现:黄牛怎么拿(zheng)到票(qian)

“你见,或者不见,明星都在那里,不悲不喜;你买,或者不买,票就在那里,越来越少”。——黄牛党

这句改编的歌词道出了抢不到票的粉丝们的心声,那“黄牛”们的票又是从何而来?

去年和Bigbang合作的某娱乐公司内部工作人员小惠(化名)说:“一场演唱会的票我们90%是直接给“黄牛”的,只有10%才按正常价格售出。”请Bigbang这样的明星演出,如果全部按照正常价格出售,公司根本盈利不了多少,所以公司要和黄牛合作提高票价。

当然除了专门被“雇佣”的黄牛外还有部分“黄牛”拿的是“人情票”。据腾讯《娱乐观》的报道,每场大型演出,主办方都会拿出部分票送礼,包括合作媒体、广告公司等,另外,员工家属、朋友等也会卖票给黄牛。

那么做黄牛有风险吗?有位自称姚女士的黄牛这么说:“其实每次都像赌博一样,碰到观众‘不买账’的明星,票砸手里会赔很惨。”根据他们的经验,每场演唱会的上座率要到六成才不赔钱,七成才能盈利。

对于倒卖火车票的黄牛党们主要依靠的就是“抢票神器+极高网速+定时更换电脑”。黄牛们自己设计抢票外挂程序(程序“猿”技能max),能记录乘车人信息,1秒登陆3次,代替缓慢的人工操作。为了不被网警追踪,黄牛们会定时更换电脑,避免固定使用一个IP抢票。(信息来源:腾讯V百科、新闻晨报)

 

黄牛问题面面观

 关于黄牛的问题,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分别从不同角度分析。从法律角度来看,对于票贩子工商局从来没有给他们发过营业执照,税务局也从来没有给他们发过收费许可证,票贩子没有固定的营业场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消费者一旦发现上当受骗,无处投诉。对于票贩子,根据具体情况不同,有的按刑法处罚,有的按治安管理处罚法处罚,有的只是取缔。而经济学者认为,黄牛党”就如市场润滑剂,一方面将仅存的票兜售出去,一方面又以加价的方法将能承担更高价格的潜在客户甄别出来、让资源得到最优的配置,不仅自己获利,同时买家也满足了自己的需求,所以黄牛其实就是供需关系的产物。而从公共管理角度分析,黄牛的存在与很多社会问题密不可分,例如资源分配不足、公共管理疏忽,政府监督不够、公职人员腐败,内部人员向黄牛低价供票等。

黄牛的存在有时的确能为我们提供各种抢手的票,但莫以为“黄牛”就是你买不到票的救世主,不要忽视了黄牛拿票的那些“内幕”。人人都对黄牛说“不”,黄牛自然也就没有藏身之地。对待黄牛现象,不但要有道德谴责,还要有公民行动。

 

作者:孟眉 文雯

编辑:谢诗琪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1075,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