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汕头|衰落与希望:汕头老城区复兴之路

近年来,汕头市金平区东部、龙湖新区加速现代化购物城、商品房的建筑。相比之下,曾经繁华的以小公园为中心的老城区日渐衰落。

2001年,汕头市人大通过“小公园历史建筑风貌保护区规划”,编制小公园旧城改造规划,距今有14年之久。在汕头城市化的进程中,那些外表沧桑但内涵丰富的历史老建筑,下一步将走向哪?

衰落中的希望

蔡海松先生对潮汕乡土民居潜心研究二十余年,对比十余年前和现在老城区的修复情况,他认为总体没有大区别,唯一不同的是以前停留在口头讨论层面,而今开始有具体行动,修复工程在永平路、邮局、开埠纪念馆等地陆续开展。

汕头老城区的改造工作并非一帆风顺。2004年,小公园旧城改造项目开工。但同年便因资金问题停工,改造区域被铁皮围起,杂草丛生,至今仍未复工。

2015年以来,老城区的改建修缮工作日益频繁。2015年10月,汕头市城乡规划局公示第一批以小公园为主体的历史文化街区历史建筑保护名录,并公开征询社会各界对该名录的意见。

据汕头特区晚报报道,2015年7月,金平区继永平路改造项目示范点老邮电广场建设工程、永平路道路改造工程相继建成并交付使用后,又继续关注五福路示范街区保育活化工作。

2015年6月永平路道路改造工程已竣工,道路平整。位于永平路上的汕头大厦建于1933年,原名“新永平酒楼”,目前被铁栏杆围起,栏杆上挂着“施工重地”的标志。

(永平路在进行修缮 吴佳琳/摄)

(永平路在进行修缮 吴佳琳/摄)

民间,不同年龄与身份的潮汕人以自己擅长的方式加入老城区的记录和调研行动。

从2010年开始,汕头作家边城在《岁月留痕》中用文字记录老城区每一条街的记忆。

网名为“青蛙探险”的汕头年轻人丁烁,独自走遍潮汕,在汕头老城站,他挖掘出建筑背后潜藏的故事,为他们添上人文温度,这些记录最后集成《梦回潮汕》。

《汕头特区晚报》记者张烈华,20多年来用相机记录下变迁的老城风景。他每次回老城都“喂饱”相机,匆忙的步子如同与时间赛跑,他担心,下次来老城,或许又一座建筑消失。

目前,由汕头籍本地大学生组成的山水社则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详细记录下建筑的各项数据,标明门、窗、立面各处受损程度,制定修复方案,展现老城区不为人知的细节。山水社的一名成员说:“我们可能没有资金来完成修复,但这些专业记录将是保护老建筑不可或缺的一步。”

过渡期的发展

老城区建筑日益引起人们的关注。不少老建筑经过修建,重新投入文化、商业、民居用途。

汕头开埠文化陈列馆是民国时期的建筑,中西合璧、欧陆风情十足。它的前身是民国时期的台湾银行、报馆旧址,1949年后作为汕头西医院、报社、法院等机构的办公地点。

汕头开埠于1860年。2010年,在汕头开埠150周年之际,这座曾传递过货币、新闻报纸的建筑,开始承担历史传承的使命,成为“汕头开埠文化陈列馆”。

开埠文化陈列馆内整洁有序。馆内近门口处放置着两台自动鞋套机,进馆参观人员需穿上鞋套方可入馆。馆内地面全部铺设了地毯,鞋套保证了地板的整洁。

根据开埠文化陈列馆一名汕头籍的管理员介绍,周六免费开馆时,大概会有400到500人参观,对比以前,现在来参观的人越来越多,不少外地人会也通过参观开埠文化陈列馆了解潮汕文化。

在汕头教书,来自香港的林先生,每隔几个月都会重新参观开埠文化陈列馆。“我每一次过来都会看到新的内容,觉得这个博物馆很好。”他说。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游客参观汕头开埠文化陈列馆,拍照留念 吴佳琳/摄)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汕头开埠文化陈列馆外观 吴佳琳/摄)

在老城区,与汕头文化结合的甜品店、饮品店近两年开始增加,它们普遍保留老建筑原有风貌,以汕头元素作为招牌,提供西式甜点、饮品。

升平路31号楼的一家小店现在是集摄影工作室与饮品店一体的商铺。店中保留了汕头老建筑原有的彩色玻璃窗,虽然有两扇出现破损,但总体保存完整,这样的彩色玻璃窗在老城区已经难觅。店主曾想买一些彩色玻璃更换破损的玻璃,但是这种彩色玻璃在市面上已经消失。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升平路31号饮品店中的彩色玻璃窗保存完好 吴佳琳/摄)

这家饮品店不仅保留别具一格的彩色玻璃窗,还运用潮汕本地旧物进行商店装饰,店主从老一辈人手中回收旧物,部分坏掉的物品由他们经过维修后得以继续使用。店中悬挂在柜台上的灯,是由店主以汕头出海悬挂在船头的火油灯手工改造制成的,火油灯保持其原有外观,但不再依靠点油发亮,而是由置入其中的灯泡发光。三十年代的柜子、民国时期的电灯等古玩都成为这家店中的装饰品。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过去汕头出海悬挂在船头的火油灯被店主手工改造制成装饰灯 吴佳琳/摄)

入店客人身份多元,如外地旅游团、画家、本地老人、年轻人等。店主认为开这样一家店能让年轻人接触一下老一辈的东西。

位于外马路155号的香园是一位华侨所有的私人处所,目前由香园物业管理,出租作为甜品店。

香园内的格局保持原本的样貌,因其私人性质,甜品店店主并没有改建香园的权利。对于老建筑的改建翻新问题,他回应道:“这不是权利的问题,而是应不应该的问题。”他认为历史建筑应保留原有风貌,不可随意改动。

结合历史文化元素的特色商业是老城区建筑保护的可能性之一。香园甜品店的店主说,相比市中心同类型的店,他们的店的收益和市中心的差不多。老城区客流量虽然不如市中心大,但租金相对低一些,为老城的商家减轻一些经营压力。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香园中甜品店未改动香园原本格局 吴佳琳/摄)

走在老城中心街区,不难看见骑楼第一层开设各类具有现代气息的商铺,但骑楼上鲜有人居住,多数窗户紧闭,有的则因玻璃破碎向外界敞开怀抱。骑楼未经改造的上半部分仍是旧式风格,与80年前相同,而当年密集热闹的住户如今已不知去处。

曾经居住在老城区、现居汕头龙湖区的许女士说,十年前老城区改建时,部分骑楼被拆,当时的老街老巷,变成了现在的花园小区。

老城区的骑楼多是富有的华侨所有,许女士一家原本租用这些房子,后来因老城区改造又恰巧在外拥有房产而迁居。

杉排路骑楼在民国时期由华侨投资兴建,101号至109号骑楼于2015年6月完成外墙刷新及灯光装修工作。

夜晚的杉排路,骑楼隐于夜幕当中,轮廓模糊。在重新亮起的橙黄色灯光下,杉排路骑楼仿佛又回到民国时期,华灯初上,人潮熙攘。

然而早上的杉排路骑楼,景观却大有不同。白天的杉排路骑楼,就像是一个卸了妆且忘记用美颜相机的女子。

墙身是一片灰黑,因为刷新的缘故,已看不到骑楼原本的颜色。近看,还能清晰见到凸起的水泥疙瘩。楼体上的雕花还有保留,仍是民国时期的样式。

骑楼下,有人搭起了晾衣架,骑楼的两边,悬挂着一排衣服。骑楼二楼的窗台,同样是悬挂衣服的好去处。

骑楼的里面通了电。傍晚时分,有一家人在窗前亮起了灯,灯下的孩子低头写着作业。

骑楼的对面,是小吃和夜市,偶尔还会有呼啸而过的大货车。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杉排路景观 吴佳琳/摄)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杉排路刷新后的墙上能清晰见到凸起的水泥疙瘩 吴佳琳/摄)

复兴之路任重道远

目前,老城区建筑修复工作存在的阻碍一方面是建筑产权的问题,另一方面,是建筑修复知识上的欠缺。

蔡海松介绍,二十世纪二十、三十年代是骑楼搭建兴盛期,这些老建筑迄今已有近百年的历史。当年房屋的所有人,已经到了颐养天年,儿孙满堂的年纪。

目前,老建筑的产权分散到子辈孙辈手中。以前业主是一个人,现在业主是一个家族的人,要联系这些人非常困难,这增加了老建筑修复工作的难度。

建筑修复知识的欠缺,给修复工作造成很多问题。蔡海松先生认为汕头民间对老建筑的认识水平低,建筑修缮知识匮乏,官方以前也因没有出台相关的政策方针,导致许多骑楼被拆毁。

对于应该受保护的历史建筑,蔡海松先生认为应该达成修旧如故的共识,他指出:“有很多人没有按照原貌修复,这对于文物来说也是一种破坏。”

蔡海松先生表示,骑楼经过修缮重新投入商业、民居使用时首先要注意建筑的安全。

他赞成这些修缮后安全的建筑投入使用,没有使用的建筑物退化十分迅速,这对于建筑物也是一种损坏,合理使用老建筑可保护它们。

记者:吴佳琳 罗伊晴

编辑:张梦卿 张艺璇

草根播报“老汕头”栏目与您见面啦

如不能爱上自己生活场所,一个人走遍地球也难觅故乡。我们身在鮀岛汕头,心在他方,对周遭世界耳聩目盲。从今天起,我们将全身心行走脚下这片土地,拥抱汕头的历史与今日,开埠年溯源、民国建筑录、坊间人物谈……汕头如一名内秀其中的姿娘,潜藏众多故事,待有心人欣赏。请跟随“老汕头”的脚步,与汕头再相识。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0005,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