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胜利70周年)港九独立大队抗战老兵:我们要和平,不要战争

“当时日本兵包围了我们村子,我们那个村子好多人参加革命……为了保命为了生存下去,就去抗日,那个时候听到革命歌‘打东洋打东洋,打倒东洋保家乡’,受革命热情感染,有了革命思想,就跟着叔叔去了部队……”香港抗日时期知名的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老战士罗竞辉70多年后在香港忆起抗战岁月,满头白发随着挥动的双手和抑扬顿挫的声调时起时伏。

1941年,香港沦陷。一大批香港有志青年拿起武器,积极参加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反抗日本侵略者。1943年,年仅13岁、连枪都扛不稳的小鬼罗竞辉,就跟随叔叔罗雨中参了军,来到港九独立大队海上纵队担任通讯员、保卫员,一直到抗战胜利。

如今,已经85岁的罗竞辉老人精神仍然矍铄,对着记者相机的镜头招手微笑,又想爬上椅子拉开窗帘让房间光线充足。说起抗战的往事,他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枚刻有“功在家国”字样的金色勋章挂在了胸前。

“我叔叔带我去部队的路上,见到我爸爸。我说,爸爸我跟叔叔去当兵啦!我爸说,你去吧。”彼时罗竞辉的哥哥、叔叔都已经入伍,村子里18户人家,22个人去当兵了,“我们村的革命气氛很浓烈,我爸爸老给部队送粮。”

罗竞辉参加的是海上纵队。刚开始不适应海上生活,但就算晕船也要训练。海上纵队的工作一般是对海上的船只进行检查。有一次,一艘日本船抛锚在海边,有十几个日本人上了岸被村民发现,罗竞辉所在的小队就去追击,日本人逃回了船上起锚要走,小队长刘捷就带一个士兵追上了船,不幸牺牲。刘捷当时才二十来岁,还很年轻。这是罗竞辉第一次经历死亡:“当时看到战友牺牲,十分难受。”最终,日本人的船只被游击队炸沉了,“算是给死去的战士一个交代”。

“当时我们在海上看到缴获了敌人的物资就很高兴,看到战士牺牲受伤就很激动很难过。当时我的年纪不大,在医疗所看到战士被打伤手我都会流泪。”因为罗竞辉在队伍里年纪最小,大家都很照顾他。当时的卫生员把打仗收缴的高丽参给这个“小鬼”吃,老人讲到这段时掩不住笑容:“吃得胖胖的。所以当时他们叫我肥仔。”

解放战争后,老人转业到地方,参加造船、农业生产,“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直到1997年香港回归才回到香港。

当天同时与罗竞辉一起接受采访的,还有一位已经90岁高龄的老战士张少平。这位微微有些驼背的瘦小老人大多数时候只是静静地坐着。自幼没见过父母的张少平1942年参加游击队时只有十五六岁,主要负责送信的工作,“过铁路过公路,一跑就是几个小时”。当记者问他有没有什么惊险的故事时?老人平淡谦逊地摆摆手:“没有没有。”

“我们要和平,我们不要战争。战争对中国不好,对日本也不好。”如今,85岁的罗竞辉还担任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老游击战士联谊会的副会长,与包括张少平在内的其他战友们一起推动东江纵队老战士的联谊互动及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宣传活动。“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把港九大队的精神传承下去。”

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但日本政府却迟迟未能正视侵略历史。罗竞辉说,希望日本政府能够尽早悔过,也呼吁中国的青少年要牢记历史。“历史我感受得很真切,因为我是打过仗的。”

 作者:丁苗

 封面图片来自网络

【此稿为新闻学院研究生丁苗暑期在香港实习期间采写,中新社香港分社8月1日发出通稿】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9625,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