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青年非营利组织:网络助力公益梦

2013年8月,潮南区经历五十年一遇水灾。一天未进食的十五岁男孩小方,独自穿过五米深的积水从家里游出来,为被困的爸妈呼救。澄海青少年志愿社社长陈沛涵参与救灾,把食物递到小方手里。小方冲志愿者喊道:“别管我,你们去救我父母!”,接着转身去协助搬运物资。

“其实有时候,不是我们去感动人,而是被感动。”陈沛涵说。这位感动他的少年小方在灾后通过该志愿社的网站,提交志愿者报名申请,他说:“以后有水灾我要去,我会游泳。”像他这样的汕头青少年还有很多,他们通过网络报名参与公益活动。

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为青少年公益提供了便捷的联络平台。近两年,一批以青少年为主要成员的非营利公益组织在潮汕地区应运而生。

潮汕“90后”也有公益梦

两年前,15岁的陈沛涵和五名同学一起创办了汕头市澄海青少年志愿社。他自己动手建立志愿社的网站,希望借此向社会证明,互联网里的“90后”也有一股爱的力量。

回顾创办志愿社的经历,陈沛涵用四个字概括:年少轻狂。当时,陈沛涵想参加社会公益活动,但很多活动都要求年满18周岁才能参加。他便萌生出一个想法:自己创建一个。

1

澄海青少年志愿社成员参与潮南救灾。 陈沛涵/供图

2012年3月,“澄海青少年志愿社”由多名本地少年自发成立,主要开展助残扶弱、环境保护、扶贫助学、赈灾等活动。2013年8月,志愿社参与潮南水灾的援助项目,社长陈沛涵带领着四、五个成员携物资前往抗灾第一线。

据陈沛涵介绍,志愿社着力于做实事,因此受到学生青睐。虽然几个负责人的平均年龄只有18岁,但经过一边摸索一边发展,目前其微信公众号关注量达一万多人,自创的网站也有近700多名会员,浏览量总计超5万人次。

2

澄海青少年志愿社进行成员集训。陈沛涵/供图

在潮汕地区,像澄海青少年志愿社这类青年非营利组织还有不少,许多已初具规模。它们大都由青年自觉发起,虽然着力领域各有不同,但均以“90后”为主体。作为在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一代,他们擅长利用网络手段进行宣传、纳贤、运营。

汕头山水社是本土大学生自发组建的文物保护组织。它的创办人之一曾振华是一名大三学生。2012年,他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成立了汕头山水社,致力于以身体力行的方式推动更多人关注、反思、参与历史建筑保护。曾振华回忆起自己就读时期,每周回家乘坐公交车绕行老市区,几乎见证了整个老市区的拆迁过程。“父辈们总是说,汕头的问题由来已久。但他们只是说,不会做,我是个行动派,那就由我来做吧。”

曾振华和另一位成员郑鸿斌一直关注着建于1923年的老别墅桂园的情况。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南下部队入汕后,周恩来等人曾在桂园居住和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桂园年久失修、残破不堪的现象日益明显。

于是他们决定通过微博进行呼吁保护汕头老建筑桂园,得到不少热心网民的支持。其中一条微博转发量达七百多次,一名网友留言说:“尽自己微小的力量,无条件支持。”接着,山水社向汕头市文广新局递交建议信。市文广新局文物科接到信函后,积极开展调研工作,联系了使用管理单位落实紧急性防护。

网络助公益梦成真

几年前,潮汕地区的公益组织多由共青团委或企业、学校等发起,而由青少年自发形成的团体较为少见。这些组织宣传、招新主要靠开展大型现场活动。该方式能够让参与者更清楚地了解组织概况,但影响力往往局限在本地,同时需要大量的资金和物力支持,青年学生因而无法独力开展公益文化活动。

近年来,随着社交媒体的走红和智能手机的广泛使用,很多公益团体都开始利用互联网征集志愿者,活动范围也扩大到省份甚至全国。潮汕青年借助互联网新媒体发展的这股东风,踊跃创办组织,并在宣传、招募成员以及交流等方面获得便利。

澄海青少年志愿社的发展一直离不开在网络平台上的宣传。据陈沛涵介绍,最初发起组织时,是通过在QQ群和QQ空间发表宣传词等内容进行宣传的。因QQ空间有转载文章的功能,同学间互相转载,短时间内就把信息传播给很多人。

起初在QQ开辟宣传领地,后来转战微博,近期又建立微信公众号,澄海青少年志愿社的宣传始终是紧跟着最热门的社交媒体平台。陈沛涵表示,虽然他们也进行过一些面对面的宣传,但网络始终是更为有效的。

除了宣传,网络在征集志愿者上发挥的作用也很明显。据陈沛涵介绍,澄海青少年志愿社的一大特色,即通过网络报名的方式招募志愿者。他说,约有30%的志愿者是通过志愿社自创的网站报名加入的。志愿者在填写电子报名表时可以注明自身爱好,组织结合爱好来分配志愿者的工作。同时,网站上也设置了“我有话说”的反馈平台,志愿者可通过留言方式向组织存在的问题提出质疑或建议。

3

澄海青少年志愿社网站http://www.chzyz.net截图

随着年轻人热衷于掌上沟通方式,志愿社又适时推出手机客户端和微信公众号报名。如据陈沛涵介绍,该志愿社微信公众号关注数已达万人。

互联网还在组织的内部经营和外部交流方面起到较大推动作用。汕头山水社的成员现在都在外地读书,无法时常聚在一起讨论办公。他们利用互联网搭建远程办公平台。曾振华说,山水社成员主要通过即时通讯软件进行工作讨论。网络办公系统解决了异地办公的困难。

陈沛涵建了一个“潮汕公益”的微信群,平时在群上大家会聊一些活动的内容及策划。通过网络与更多的青年非营利组织管理者交流,他可以获得更多的活动策划建议,也可以得到前辈的指导。

“线上线下”运营有喜亦有忧

尽管互联网传播和运营方式推动组织的蓬勃发展,但它也存在问题。山水社发起人曾振华说:“通过即时通讯软件还是存在弊端,没有当面聊天那么高效。”

网上报名的方式十分便利,但也潜藏着组织较为松散、成员参与度不高的问题。

陈沛涵说,澄海青少年志愿社目前注册人员有700多人,但实际参与率只有20%。

在汕头同类的青年志愿组织中均存在这一问题。拥有数千会员的汕头的蓝天义工协会,实际参与率不足20%。

致力于青年文化交流与创新、成员主要在外地上学的汕头青年坊也遇到这个问题。其负责人陈瑶霖说,“团队成员分散在不同的地方,时间也比较难凑齐。”他们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采用项目制。即在外成员发起一个项目,召集本地志愿者(或参与者),协助在外的成员开展实地工作的做法。

4

汕头青年坊在2014年10月通过网络筹办的一次线下公益沙龙 。汕头青年坊/供图

简单地网络填表、一键报名,很难辨识真正热心的志愿者。“志愿”和“无偿”带来的参与率较低下、松散型问题,也许是无法避免的。

对此,在汕头大学开设非营利组织管理与发展课程的教授鲁航说,“汕头青年志愿组织用线上线下(结合)的管理模式,在短时间召集很多志愿者与公益力量,摆脱传统那种信息很慢的方式。”

他指出,这些组织需要注意的是加强对志愿者的管理,不能让它太松散,否则可能出现‘志愿失灵’(指个人或者集体自愿的非政府组织,在其志愿活动运作过程中出现种种问题使之无法正常进行的现象)。

同时,鲁航建议,青年非营利组织在服务前要先对志愿者的服务动机进行基本的考核;在开始服务前,要对志愿者进行岗前培训,针对服务群体的特征、服务中的注意事项进行针对性培训;根据志愿者的特长和时间安排,合理地为他们安排工作。“这样的做法才能够做到真正地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除了在志愿者管理上支招,鲁航还建议非营利组织向政府民政部门注册,以方便政府管理。

据了解,按照我国法律,成立非营利性的社会团体或是非企业法人都要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的民政部门登记注册,否则属于非法组织。但非法组织是指未经注册不受法律保护的组织,不等同违法组织。

他指出,尽管非营利性组织不注册,只要它能够在社会上有它的公信力和资金的来源、从事社会公益,自然就可以生存下去。但从国家管理的角度看,还是希望其能够去注册,如此才能形成有效的监管。

近日,汕头市出台了《社会团体名称管理规定》,规范社会团体名称,加强对非营利性组织的管理,自2015年1月1日起施行,有效期5年。

此刻,澄海青少年志愿社官网上,一句醒目的“有困难找志愿者,有时间做志愿者”跳动着,快捷的线上报名萌动青少年的志愿心,汇成公益热流。

记者:陈舒琦 李炜堃 李颖怡 叶蕾 杨晓莉

封面图片:陈沛涵/供图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9608,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