鮀城老龄化 养老机构中的老人世界

在喧闹的鮀城老市区,隐藏着一个同样热闹的地方,但这热闹与众不同,是未进门内便可听到的响亮电视声,电视机前的观众因为听力衰弱经常将音量调到很大。这里是汕头市存心慈善会新建的养老院,一栋五层的楼,如今已有70多位老人入住。

按照国际标准,汕头自1999年起已是一个老龄化社会。截至2014年,汕头市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已达61.3万人,占全市人口比率11.5%。老人如何安享晚年,是这座城市面临的挑战之一。

传统文化的影响在这块土地上根深蒂固,大多数潮汕家庭选择将老人奉养在身边。但是,也有一些子女将老人送进养老院,这会是他们安度晚年的较好选择吗?

 “这里是我的小家庭

80岁的老人郑燕清住在存心养老院已有八年。她与其他两位老人一起,住在养老院二楼一个房间里。屋子看上去明亮整洁,墙上装了一台液晶电视,此刻正大声地播放电视节目。

16年前丈夫去世,她的家就散了。她说自己的一个儿子无业,“儿子吸食‘白药’,要砍死我,要吃、要钱、我没办法,”最终她选择住到养老院中。

而今说到这些,郑燕清显得很平静。她对养老院的生活很满足, “我喜欢这里,这里像我的小家庭一样,”她说。在养老院8年里她都没有回家过年。今年亦然,她只想在这里跟几位老人一起吃年夜饭。

她现在不想考虑太多,只要过得开心就好。平时在养老院郑燕清经常煮番薯分给大家吃,她还会帮护工给其他老人喂食、剪发、打扫房间,跟很多老人相处得很融洽,“我跟这里的老少都好,主要是相敬,很多人喜欢我,”说着她眯着眼笑了。

郑燕清属于低保老人,在养老院每个月300元的生活费由政府补贴,此外,由于已年逾60岁,政府每月还会补助她100元,郑燕清称之为“瓜果钱”。

“瓜果钱”来源于汕头市2013年5月1日开始施行的《汕头市民办养老服务机构扶持资助办法》,目的是为扶持民办养老机构,应对汕头老龄化趋势。其中规定:非营利性民办养老服务机构凡收住本市户籍、年满60周岁以上老年人的,可以申请护理老人每人每月100元的运营资助。

 “家里再艰苦吃得也比这里好。

然而,并不是每个老人都满意养老院的生活,陈丽玉就是其中一位。

又到了一天的午饭时间,护工们推着小车到每个楼层为老人们送餐。今天是周日,除了平常的米饭,院里会在这一天提供小吃为老人们改换口味。这次是粿条汤,肉碎掺杂其间。

陈丽玉63岁,是去年年初才住到养老院的,她对院里的饮食并不满意。“平时菜不好,粥就吃不下,就都得倒掉,就得饿着,”她说,“家里再艰苦吃得也比这里好。”

提到饮食,一旁的吴婵花老人也忍不住插话了。她说在院里吃饭不仅没味道,还吃不饱,“吃完肚子空空,”吴婵花边说边像个孩子一样用手来回地搓着自己的肚子。

不过她有一位亲戚叫阿芳,在养老院做护工,儿子会托钱给阿芳,让她另外再帮老人买吃的。对于饮食的不满,吴婵花并没有告诉儿子,只是一提到回家过年,她就很高兴地咧开嘴笑着,“过年回家我就不回来了”。 即使是对养老院里生活很满意的郑燕清老人,也因为“没味道”,选择倒掉了粿条汤。

尽管一些老人对院里的饮食不满,但存心养老院的院长翁妙华说:“有些老人血糖高,托养的亲属吩咐不能吃太多,不能吃太饱,需要控制食量,”而对于老人的健康保障,存心养老院有两名医生,是从存心诊所派过来的,每天都会按时给老人们检查身体,日夜巡视。

存心养老院里现共有15名护工,每天三班制,晚上巡房,确保老人安全地在房间休息。尤其是一楼的加护房,还装了监控系统。护工们多已退休,有的已满头银发,虽然每月只有1000元的补贴,但其中大多数人都在这里工作了至少五年。“这里的护工是半义工性质的,主要是为了献爱心,社会上有钱的人捐钱,我们是出力,”一名姓蔡的女护工说。

因为人手不足,存心养老院曾有招新过,但有些人做了不久,因为太辛苦无法适应,最终选择了离开。庆幸的是老护工们现在都能稳定下来工作,“做这个不赚钱,要有爱心才能走到这里,”门卫肖金木说。

其实他就是想找个人说话

老人们渴望有子女的陪伴,有人听他们说话,哪怕看不清眼前这个人的长相。

精神上的失落往往比物质的缺乏更折磨人。陈丽玉老人心头还悬着一件事。 她过年想回家,可儿子不允许,说到子女她很激动,“怕我一回家就不回来了,”她扯着嗓子说。

洗澡后,陈丽玉独自坐在床边穿衣服,由于脑梗塞,她的左手不能动,只能用右手先把左手衣袖套上后,再艰难地伸到身后抓住开衫的另一只袖子,浑然不知身后的衣服已卷成一团,来来回回摆弄了好久都没把衣服穿上……陈丽玉有两个儿子,一个在深圳工作,偶尔会来看望她,但很少给她带吃穿用品来,即使在院里的生活费,也多是她用自己的退休金付的。“我是被骗来的,”陈丽玉边说边指着中间床位正在睡觉的老人,小声地说那位老人也一样。是被儿子骗说去旅游,结果却载到养老院。

对此存心养老院方面给出了不同的说法。院长翁妙华说:“老人都是自愿住进养老院的。”每次有老人加入,她都会与老人和家属面谈了解情况,亲口询问老人是否自愿住进养老院,得到他们的肯定答复后才会同意。如果老人不愿意,无论家属如何请求,她也不会同意。

汕头市福利院的杜峻山看到有人跟他打招呼,高兴得连连招呼客人坐下,他今年已经93岁了,一个人坐在楼梯口听着收音机,一台白色的老人电话机静静地卧在旁边的椅子上。

他每天最快乐的时光就是与女儿通电话。每天早上七点多他都会准时收听天气预报,然后就会跟女儿说当天的天气、温度等,“天气我就报得准,可是几度我就老是记不住,我女儿说我没记性,”说到这里,老人如孩子般笑了。

提到女儿,老人很自豪,一直重复女儿是名医生,自己因为前列腺不好,要经常服药,可记性不好,女儿会叮嘱他药的服用方法。七年前老伴过世,家里只剩他一人,于是就来到福利院。

杜峻山很满意福利院的吃住,但因为耳朵听不清楚,不敢跟其他老人说话,怕他们以为他态度不好,老是不理他们,“其实我是听不清楚,”老人不断强调,“在这里吃得不错,但是一天很无聊,没人陪我说话。”

对于老人的孤单,福利院财务部的工作人员杨伟亮也深有同感,杜峻山经常跑到财务部请人帮他看看他的收音机,说收音机有问题,“其实他就是想找个人说话,”杨伟亮说。

居家养老亟需发展

早在1999年,按照联合国的标准,汕头市就已步入老龄化社会。到了2014年,老龄化加剧,80岁以上高龄老人约占老年人口的五分之一,比全国高龄老人平均比率高出8个百分点。

老龄人口增多,再加上受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青年一代奉养老人的负担加重。而社会节奏加快,从业压力大的青年一代,对于行动不便的老人,更是无法照顾周全。于是有些人选择将老人送到养老院。

汕头市福利院是政府管理下的养老机构,现在每月会有4-5名老人入住,由于房源紧张,福利院目前已经取消了一人一间的包房制,由之前的每个房间一个床位增设到四至五个。

而除了床位数量不够的问题,照顾老人的相应数量的护工人员也无法到位。

由于护工人数不够,即使养老院六楼都是空的床位,养老院也不敢再接收过多的老人。“现在有很多老人排着队想进养老院,但是因为护工不够我们也不能接收太多的老人,要确保老人得到好的护理,”翁妙华说。

对于老人养老问题,近几年来汕头市各地采取了各种措施,致力于基本建立起以居家养老为基础、社区养老为依托、机构养老为补充的养老服务体系。

居家养老,是指由专门培训过的人员为居住在家的老年人提供的解决日常生活困难为主要内容的专业的社会化服务。虽然这一举措还处在起步阶段,与社会需求还有较大差距,但翁妙华说,居家养老在社区很多,按照汕头老龄化的形势,这种模式是一定会发展下去的,不然老人的养老问题会很难解决。

老人们其实也像孩子一样,需要感受到亲人的重视,需要有人听他讲一些“新奇的事”,可能那已是翻来覆去讲了好多遍的陈年往事,但正是这种倾听让老人感到安心、感到被关爱。

中国有句古话: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太阳渐渐西斜,老人们告别平淡的一日:杜峻山依旧一个人坐在楼梯口的椅子上,望着院门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他的椅子旁,一部老人电话静静地躺着……

夕阳下的鮀城还与往常一样熙熙攘攘,只是这个城市有越来越多的人也如这落日,步入人生暮年。在外奔波的年轻一代,是否感受到父母亲内心升起的那份失落?鮀城老一辈,晚年将往何处安放?

 

记者:张素悠 王锦波 姚佳莹 张梦卿

 封面图片来自网络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9532,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