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流浪猫狗之战 “义勇军”会否获胜?

在汕头,有着一群保卫流浪猫狗的义勇军,他们中有高中生、也有成年市民,出于对动物的爱心,自发集结在一起,从事一场不知是否会胜利的战斗。

吴天成是“猫之屋”的创始人,在他高二的时候成立了“猫之屋”这样一个收养流浪猫的组织。他说,身边的同学关心流浪猫的人多,但是真正能做点什么事来帮它们的很少,如果有一个组织,那么大家也就有了献一份爱心的地方。于是吴天成通过微博,呼吁大家加入。

2011年6月“猫之屋”正式成立之初,他们在汕头的几所中学发起了一个筹集义款的活动,每所学校找一个学生负责人收集义款。活动口号是“你买一瓶水的钱,可以让它吃一天的粮食。”活动得到了大力支持,学生纷纷将自己的零花钱拿出来,捐给流浪猫。差不多两个星期,“猫之屋”筹到了启动资金,租了房子作为基地。

在“打仗”的三年时间里,“猫之屋”经历过高潮,也有过低谷。因为各种原因,如邻居投诉、警察上门等,基地搬过几次家。“战士们”平时会因为组织运营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发生争吵。但在做事时,又会格外的团结,依照制定的规则,轮班去基地进行维护工作。

2014年,这只“义勇军”宣告解散。“猫之屋”微博签名上写道:“在本微博上看到要领养的小家伙直接跟博主联系,猫屋已解散,没办法收留猫咪,猫之屋已转变成微博援助。”

相比之下,另一支“义勇军”——汕头市流浪狗救助站——生命力更长。它2006年成立,成员包括5名义工和一位清洁阿姨。目前协会共饲养有36只狗,可算是汕头最大的流浪狗保护组织。

创办人“猫姐”曾是一个爱把路上的流浪猫狗捡回家却挨骂的小女孩,如今成长为这个组织的领导者。五名固定义工和一位清洁阿姨,也因为喜欢狗而聚在一起,风雨无阻地每日到基地轮值,替现有的36只狗喂食、清洁和放风。不过,目前基地收养狗的数量已经达到上限,没办法再接受新的流浪狗。

救护组织为何陷入窘境?

流浪猫狗少人领养

猫屋创始人之一的吴天成说:“猫屋遇到的最大一个问题就是对猫咪进行救助后,猫咪的领养问题。”

流浪猫的品种比较乱,大多数流浪猫外形也并不是很漂亮。希望养宠物的人不太乐意领养,情愿去宠物店购买。猫咪没有被领养出去,随着数量的不断增加,饲养等费用不断加大,导致资金问题。

也有一些人出于好心领养了流浪猫,但没有恒心将它们照顾好。南希是猫屋的一个成员,她说有一次义工去领养家庭回访时,看到猫咪被栓起来,瘦巴巴的。义工很生气,和领养家庭吵起来。但对方说,我们领养了,献出了爱心,现在这条猫是我的,我给它吃什么、怎样对它是我的事。

与“猫之屋”不同,流浪狗救助站要求收养人有独立的经济条件、家人同意收养、不散养、不弃养还要有3次的回访,不准备养时要记得退回来等等条件。“我们协会在刚开始的时候没有条件,但是很快发现这样容易造成二次抛弃,尤其是学生,三分钟的热度”猫姐说。

流浪狗救助站也面临着和“猫之屋”相同的问题——领养工作开展不顺。 “狗的寿命比较短,被送到基地的狗一般都是受过伤或者年龄比较大的了,一般人不愿意领养。”负责人猫姐说。

场地难寻 义工投入多

“每次租房子的时候,房东一听说租给这么多狗,就不租了,现在的房子是义工家里废弃的。”义工陈琪说。因为救助站里面有三十来只狗,周围的房东都会抵触租给他们,即使租了也经常被旁边的居民投诉。

在流浪狗保护协会,义工们每周至少要轮流去一次基地,每次至少要做两个小时的体力活:清理大扫除、给三十只狗煮狗粮。逢年过节以及极端天气也不例外。

“我们义工都在尽力的做力所能及的事,请大家不要用超人的标准要求我们。”这是猫姐写在QQ空间里的话。现在救助站的流浪狗已经满员,无法再扩大收养。“当我们义工解释无法前去救助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无法理解我们为什么不帮忙”猫姐说。救助站的义工都是普通的打工者,只能在工作和生活之外挤出时间来救助和照顾流浪狗。付出了许多精力的同时,还常常受到他人的误解。

“照顾这些狗不仅累,而且也是一个技术活。”猫姐提到。狗有生病以及繁殖的问题,而因为宠物医院的药费较贵,所以他们都学了一点关于宠物病的知识。“小病都是我们自己看的,大病才去医院”。狗也会有帮派斗争,安排哪些狗关在同个笼子、安排哪些狗和谐放风,是很有讲究的。

“猫之屋”的成员大多为中学生,学业繁重,课余时间有限,这使得“猫之屋”义工的流动性大。能坚持下来的人也面临着升学问题,参加高考后,大多数成员就要前往各地区上学,没有办法继续留任,这也是“猫之屋”解散的一个重要原因。

缺乏法律和经费支持

目前中国涉及动物保护的法律主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但这部法律主要针对反走私、反猎杀等违法行为,且被列入保护范围的动物种类有限,并没有涵盖普通动物。没有相关的法律保障,这也使得流浪猫狗的保护工作开展更加艰难。

而在美国等发达国家,制定了一系列法律规范管理,如《反虐待动物法案》等,同时政府每年都会资助这些组织的一部分运行经费。而我们国家在这方面还是空白的。

“猫之屋”管理员方南希说:“‘猫之屋’真正要做的是对猫咪进行援助,而不是救助。援助和救助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概念。”

援助是国际上保护动物公益组织通行的一种方式,旨对流浪动物进行临时救助,替其找到领养家庭。在美国,私人和福利团体设立的动物收容所对送来、捡来的流浪猫狗通常来者不拒。收容所对其进行身体检查、治疗,做绝育手术,然后为其寻找收养家庭。过期未被收养的猫狗则被给予安乐死。据网易新闻报道,全球最大动物保护组织“PETA”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救助站有90%左右的小动物被安乐死。在当地,其他同类机构收养动物实施安乐死比例约为36%。

“在国内,没有也不可能实现这种情况。”猫姐说,国内绝大部分都是民间组织,资金运转都靠捐款。再加上国内大部分人对安乐的不认同,如果安乐所救助的动物,舆论压力会很大,组织就没有了资金来源。流浪狗救助站也实施过安乐死,不过也仅仅是在流浪猫狗出现无法治愈的重病、生活无法自理的流浪动物进行安乐。

“外国是通过安乐领养无望的流浪动物进行数量控制,而我们救助站通过有领养才能收留,来达到控制”猫姐说,但是,根据往年的经验,每年有1、2只被领养就算不错了。

爱的坚守

经费不足、工作辛苦,猫狗又不容易被领养等等一系列的问题困扰着这群“义勇军”们,但他们靠着信念和爱心一直坚守着。

“放弃没有想过,不是标榜多伟大,只是救助站哪怕只有一只狗都无法放弃它们,毕竟还是生命。”猫姐说

义工陈琪说,她身边朋友很难理解她。刚开始她还解释,后来索性就不解释了。“只要它们知道就行了,”陈琪看着面前的小狗说到。

猫姐说自己在照顾动物的时候收获了很多。“表面看是我救助它们,但实际上它们给予我的,要比我付出的多得多。例如快乐、信任。” 每次下班回来,她都喜欢在自己单独领养了十几猫的猫舍里面待上一段时间。打扫打扫猫屋,给它们喂喂食,她的心情就会好很多。

记者:梁晓妍 陈一帆 付明珠 胡俊杰 沈思琳

(封面图片来自网络)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9520,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