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最大城中村,垃圾为何肆虐?

噪声喧嚣中,奶茶店老板聂女士拿着扫帚,吃力地清理着自己店门口的沙石垃圾。“年年都是这样,”聂女士无奈地叹气。“石头啊,沙子啊,全部堆到这里来。”

12月的一天,汕头陈厝合村主干道佳和路上,小雨将歇,满地泥水。稀疏雨点中,起重机的隆隆运作声、建筑材料坠落在地的声音不时传来。城中村之内,各项建筑工程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路两旁的光鲜街铺显示出陈厝合的活力和繁荣,但遍地的沙石碎砖、烂泥污水却与此格格不入,这些垃圾从哪里来?为何无人负责清扫呢?

谁在制造垃圾?

“我们也跟建房子的吵架,越吵石头堆得越近,全部堵死,”聂女士愤愤道,“他们说这是我们的路,我们喜欢怎样堆就怎样堆。”

陈厝合是位于汕头东部城区的一个城中村,包括南碧埠、东新、佳和、东和、南和、金和六个社区居委。相对低廉的租金在吸引了无数手工小作坊的同时,也让这里成为了外来人口的聚居地。据金和社区居委会书记纪培青所说,目前陈厝合已有超过三十万外来人口。

随人口涌入而来的,便是不断膨胀的租房市场。由此,本地居民开始自己建房以供出租,各种自建房、合建房开始兴建。“建了房子自己住一层楼,剩下的就出租,外来人口那么多。”一位建筑工人介绍道。

不断建起的房子缓解了外来人口的住房需求问题,但新问题随之而来。施工过程制造了钢材、沙石、废土等大量的建筑垃圾,这些垃圾被堆在街道上。不仅是布满商铺的主干道街区,就连“握手楼”之间紧密的窄巷,也散落着建筑垃圾。陈厝合小学门前更为严重,庞大的钢材横亘在学校的围墙边,夹杂着零碎的沙土。

房子一直在建,垃圾也一直在堆。

城中村1

小孩从横亘着各种各样建筑垃圾的空地旁走过。 郭倩影/摄

垃圾堆放给人们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提起垃圾问题,聂女士一肚子苦水:“(垃圾)堵在门口,人都绕路走,根本没有办法做生意。”她还透露,影响严重的时候,尤其是在生意旺季的夏天,她一天会少差不多一千块的生意。

顺着聂女士的目光望去,每隔二十来米,一些商铺门口的街道上就堆放着一堆沙石、钢材或是其他建筑垃圾,有时还黏附着一些生活垃圾。这让原本就不宽的巷道更加狭窄。受影响的商家店铺老板们抱怨连连。附近的“八分塘”饮品店老板也有和聂女士相同的困扰,“有时候也会堆在我们店门口,房东都没办法。”

遍地的垃圾也令普通居民心有不满,“石头堆在这,不小心就摔了,尘又大。”陈女士是跟随丈夫来到陈厝合租房子定居的一名普通居民,说起陈厝合,她心疼看着怀里约摸半岁的孩子。但是,说到如何才能改善情况,陈女士突然又变得漠然起来:“有大问题也没办法,没必要跟居委会打交道,说了也没用。”

城中村2

陈厝合小学门前的道路上,堆放着大量的施工废弃物。 郭倩影/摄

谁负责清理垃圾?

据金和社区居委会解释,居委会在陈厝合卫生环境问题上绝非无所作为。他们每年在卫生环境上的投入达到两百万,有专门负责卫生工作的监督小组,安排有专人每天收垃圾,且已实行垃圾袋装化,给每家每户都配了两个大型垃圾桶。并且,早在2012年,汕头市政府推行“千村整治”计划时,陈厝合的六个居委就已经联合起来,将整个村子的的环卫工作承包给了龙新清洁公司。

按照居委会的说法,陈厝合的卫生情况只能是“逐步提升、完善”。但是深受垃圾困扰的商家店铺却不这么认为。猪脚饭的店主抱怨,回收垃圾的环保车开的时候一直往下掉垃圾,“拉了就走,掉了也不管。”一位卖水果的小贩更是坦言:“建房子的都是本地人,居委会不会管的。”

虽然陈厝合在保洁方面投入了如此多资源,但这些体积庞大的建筑垃圾,垃圾桶没有办法容纳,居委会和清洁公司也是有心无力,只能靠建房者自行清理。“建造房子的时候请施工队,建完就村民自己清理垃圾。”金和社区居委会书记纪培青解释道。

然而,居民个人的环境保护意识不强,同时清理能力极其有限,难以轻易清理掉这些建筑垃圾。“要用就拉走,剩下的就堆起来,”在一栋正在建的房子里,监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没有划出地方给我们放垃圾,有就不用堆了。”

为何垃圾问题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

陈厝合的各个居委会在卫生整治问题上或许并无懈怠,但目前来看,这一问题还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归根到底,垃圾,尤其是建筑垃圾的肆虐,源于这些年来本地村民自发的建房行为。

“只要有人建房子,这些沙子、石子就一直都有。”一位杂货店的店主黄老伯无奈叹气道。

自改革开放以来,陈厝合就开始陆续有村民自建房子,九十年代以后,这一风气日盛,到2000年后,遍地的大规模房屋改建已是司空见惯。村民们普遍认为,他们盖房子用的是自己的钱和祖宗留下来的土地,因而,要怎样建房,处置权全在自己。

佳和社区居委会负责人透露,政府曾经出台新的城市规划对陈厝合进行改造,但由于种种原因不得不搁置。1980年至今,城市规划局的领导班子已几经换届,而每一届的领导班子都曾提出过不同的规划。层出不穷的规划,令他们即使有心落实,也不知从何下手,于是规划被一拖再拖,直落得如今的境况。“建房子之后才来规划,很难改变,“佳和社区居委会给出了说法,“传统留了下来,国家立法很难实行。”

陈厝合村,或许是中国城中村环境问题的一个缩影。村民盼望改善生活环境,却对周围的杂乱熟视无睹;渴求发展,却又无时不被传统旧俗所阻碍。政府的规划在种种矛盾中显得苍白无力,难以执行。

扫完堆放在自己店铺门口的沙石,聂女士回到店里。她无奈地叹口气,“租约满了,我就不在这里做了。”

记者:胡晓菁、郭倩影、梁耀祥、易思华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9512,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