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大真的“饿”吗? ——汕大学子阅读调查

图片来自网络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在此前夕,汕大图文社社长张乐文(笔名)在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名为《汕大图书馆后台数据都是骗人的》。文章指出,汕大学生热衷于技能阅读,而轻视人文书籍阅读。汕大图书馆借出最多的书都是关于“写代码”和“学英语”的。该文章在朋友圈被广泛转发,也引起了很大争议。

早在去年,图文社的社长也曾发表过另一篇具有很大争议的文章–《汕大,你不饿吗》。“这里像一个荒漠,而没有人在乎这里有没有绿洲。”作者眼中的汕大图书馆从“梦想中的最美图书馆”变成一个“自习胜地”。汕大的阅读者也成了校园里的少数派。

 阅读者成了少数派?

图文社社长在微信上对于阅读的关注和呼吁,确实引起了汕大学生对于阅读的重新思考。但对于这篇文章的一些说法和提供的数据,也有人提出质疑。有的同学认为,工科学生占了汕大学生人数的将近四分之一,工业设计类书籍借阅量大的现象很正常。文章中的情况是否属实,记者通过随机采访和网上调查问卷的方式了解相关情况。

针对文章中提到的“图书馆变自习室”的说法,记者在网上发布了有关于学生阅读情况的调查问卷,共回收了79份有效问卷.调查显示,超过半数的学生去图书馆的目的是为了自习和做功课,大约1/3的学生是为了借阅书籍。

image001

 

记者也随机采访了多位同学,了解他们的情况。

“有时会看书,但大多数时候还是在图书馆自习。”工学院的张同学回答记者。14级的曾同学有着差不多的情况,他在期末之前会来得多一点。

也有一些同学来图书馆的目的就是为了看书。“有些书太贵了,自己买不起。图书馆里有,也可以在电子数据库找到。”来自商学院的杜同学表示他非常喜欢阅读,来图书馆本来是打算要自习的,结果忍不住要找书来看。“上次在图书馆看了一本叫《经济思想史》的书,对自己的观念影响很大。”

记者调查发现,汕大确实存在学生把图书馆当自习室的现象,但不可否认喜爱阅读的同学也有不少,不应该全盘否定汕大学子的阅读情况。

对于部分学生把图书馆当自习室的情况,图书馆的学科服务部的谢芦青老师觉得“这涉及到资源配比的问题。汕大图书馆的电子图书已经超过了纸质图书的数量,很多书在网上就可以找到。这近十年来借书的人数一直在下降,就跟这个有关。”对于学生把图书馆当作自习的地方,谢老师认为这不是一件有损图书馆声誉的事,图书馆很乐意提供一个充满书香气息的学习环境。

 

阅读,有用?无用?

针对文章中所提到的“汕大学生偏好技术性阅读”,记者也做了相关调查。从调查结果来看,超过80%的学生阅读的出发点还是自己的兴趣,当然技术性的阅读也是比较普遍的,有超过六成的学生。(此题为多选题)

image002

 

“平时还是看与自己专业相关的书比较多,有时间的话还是会去看文学类的书,自己也喜欢看。”13会计的黄同学表示自己的平时工作比较忙,但有时间她是还是会去看一些文学类书籍。

“多看一些关于本专业的书,学好这个专业,这应该不是功利吧。”14法学院的杨同学不认为这种现象体现了功利性。

究竟应该如何看待汕大学生热衷于技术性阅读这个现象?记者就这个问题咨询了文学院的宋健老师。宋老师认为,读书分两种,一种有用的阅读,一种是无用的阅读。有用的阅读,读者学了马上能用,例如教摄影技巧的书。而无用的阅读,例如文学性的阅读,在当下来说是没有用的,但是长期来看却有一种潜移默化的效果。宋老师跟记者分享了他的读书经历,“我大学时候看了很多书,《牛虻》,《南行记》,都是很苦难的书,当时也不太懂。但当自己遭受一些挫折和苦难之后,就慢慢有所感悟,也给了自己一些力量。”

“这些书像一颗种子,种在你的脑海里,随着时间慢慢萌发。”宋老师最后说。

 

营造阅读氛围,有人在努力

4月份是汕大桑浦山读书月,已经举行了系列活动,包括以书换书,好书我荐,书签设计大赛等等。据读书节活动的负责人张婷婷介绍,汕大读书节是汕大的一个品牌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十二届。为了吸引更多学生参加,今年读书节也进行了一些创新,增加了上山读书,名师座谈等活动。

除了每年一度的读书月,汕大校园里还有一些关于读书的社团和活动。例如,图文社曾举行过一些类似书友会,读书沙龙的活动,旨在以书会友,让更多的人爱上阅读。

当谈到筹办的读书节活动的困难时,张婷婷有些失望地说道:“学生参与度不是很高。”但她仍然坚信活动有其意义。“要重新唤醒大家对阅读的重视和对阅读的兴趣。”

(记者:邱秋云 编辑:张艺璇)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934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