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轮渡:在浪花与薄雾中前行

坐落于海滨路的广场轮渡,是汕头的地标之一。从日出到日落,稍有破旧的渡口迎接着人来人往,写着“粤汕渡”的渡船在浪花中驶向对岸,持续了39个春秋。无论发展如何,它承载着几代潮汕人民的记忆,人们对它亦有深厚的感情。

 

DSC_0746_2345看图王(1)

停靠在码头的粤汕渡14号渡船 杨建伟/摄

DSC_0800

渡船上在做各种事的人们 杨建伟/摄

渡船上的人们在等待出发,为了打发时间,部分人在闲聊,更多的是拿起手机,将注意力转移到手机屏幕上,各自沉默。

 一

DSC_0799(1)

吴维迟双手握着栏杆,眺望远方风景 杨建伟/摄

吴维迟正在金中就读高三,恰逢周末便到市区找朋友玩。“回来时,他坐在船上看了一会儿《故事会》,然后又走到栏杆处望向远方。轻拂的微风,清新的风景令他感到舒服,而轮渡准时的班次、耗费时间少、低廉的收费也为身为学生的他带来不小的便利。

“但我希望轮渡能把卫生搞好些,如果能增加些船只就更好了。”谈及轮渡今后的发展,吴维迟这样说。

“上高中后我才开始坐轮渡,如果它消失了,我会觉得可惜。”他说“所以我还是想轮渡能好好发展。”

DSC_0771_2345看图王

码头入口的两块收费标示牌 杨建伟/摄

码头入口的两块收费标示牌在经过风吹雨打后早已锈迹斑驳,坐船的人们按照牌上的收费标准主动投币 ,很少出现逃票情况。

 

DSC_0790(1)

黄宏大带着儿子坐轮渡 杨建伟/摄

“坐轮渡对游客来说很方便,也很便宜。”33岁的黄宏大说。

黄宏大住在潮阳,离这边很近,周末、节假日经常来玩。这天,黄宏大准备带小孩去海滨长廊散步。由于下雨,轮渡上的人没有平常多,更没有出现节假日那种人挤人的情况。3岁就开始坐轮渡的他,发现这几年,特别是在礐石大桥通车后,坐轮渡的人变少了,渡船也少了。

“如果可以,我也想轮渡能好好办下去。”黄宏大说。

DSC_0818(1)

坐在渡船长椅上的冯植槐微笑着 杨建伟/摄

70岁的冯植槐和妻子坐船从石赶回汕头,从小学到现在,他坐轮渡已经坐了60多年了。轮渡是他从小到大的记忆的一部分,他对轮渡有很深的感情。

1976年前,渡船还只是艘小电船拖着的木船,码头也是木头做的。“现在的船变大了,码头也变大了,”亲眼看着轮渡变化的冯植槐说:“但是现在这码头可以建漂亮点,它已经有三十多年了,太烂了。”

“不过轮渡肯定不会消失的,即使它经营得不是很好。”说的同时,他扶了下眼镜,将目光从远方挪回,两手紧握着放在腿上,然后又望向对岸的码头。

DSC_0777(1)

售票员陈惠南坐在售票厅的椅子上 杨建伟/摄

陈惠南是轮渡的售票员,1988年顶替他父亲的职位后便一直在这工作了27个年头。他原本一直是船上的巡船员,3、4年前转为售票员。见证了轮渡兴衰历程的他将轮渡当作第二个家。平日客流量少时他工作倒算轻松,一到周末、节假日便有些忙不过来了。

工资只有一千多的他,勉强能够养活自己。面对微薄的薪资,他表示无奈,却也因自身能力不足找不到更合适的岗位。谈到轮渡现状时,低着头的他皱了下眉,叹了口老气。

“现在轮渡的收益不行了,如果市政府不拨油费补贴是过不下去的。船一年也要大修一次,这都要靠政府拨款。石大桥开通后,生意也变差了,”陈惠南说。

“不过怎样,政府都会让轮渡继续下去,不会让它消失。”他补充道。

说完他抽了口烟,一口后,将烟雾吐得老长。

DSC_0752

码头空荡的人行道 杨建伟/摄

雨天客少,空荡的人行道印着天空的倒影 ,栏杆还滴着水珠,棚下的一自行车倒在地上,没人将它扶起,却用雨衣盖着。

 

DSC_0694

海面上的渡轮 杨建伟/摄

铃声响起,催促人们上岸,渡船稍作停靠后便又调转方向,在浪花和薄雾中驶向对岸。

DSC_0698

渡船上飘扬的红旗 杨建伟/摄

雨天的红旗在薄雾中,不失艳丽。它飘扬着,指示着渡船的前进方向。风,折皱了五颗五角星。

 记者:杨建伟

编辑:吴雨霏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917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