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男”超哥

早晨6点,超哥听到闹钟震动,掐掉,起身,10分钟内完成洗漱,换上跑鞋便直奔操场。刘超的一天从跑步开始,至今已经8年。

2542

 

(大雨刚息,超哥换上钉鞋,开始练习冲刺 张梦卿摄)

原来我可以跑这么远

小时候,超哥是孩子王,常常带领一群小孩到田里“打仗”或爬树摘果。

初一时,因为白天穿拖鞋违反班规,老师罚穿拖鞋者每人跑操场十圈,绕操场一圈约250米。跑到近一半时,多数同学因体力不足放弃了,超哥却不觉得太累,一个人继续跑着。一节课45分钟过去,他终于跑完10圈。回头看自己刚跑过的操场,他想:“跑步好像并不难。”这是他与跑步的“初见”。

 

抽空去运动

真正将跑步纳入日常生活是在初三。临近中考,面临着逐渐增大的升学压力,跑步是超哥有效的减压法。他开始提前起床,在早操开始之前绕操场跑几圈,初三时“时间就是生命”,提前起床是超哥的省时法,既能锻炼身体,又不会影响正常作息时间。

跑步以外,他还会做另一项运动——引体向上。每天晚自习课间十分钟,他和几个哥们都会相约单双杠边。身边的小伙伴一直在变换,他却从未缺席“单双杠之约”。高二时,与同伴比拼引体向上,他创造了自己的最高纪录——74个。而这样的成绩都是几年里许多个的10分钟积累而成。

超哥觉得,自己能够坚持跑步,重要的一点是“抽空”,如清早或课间。此外,要删繁就简,省略一切耗时项目。简单之事更易坚持。有人担心跑步后无暇洗澡,超哥的方法是跑完后用湿毛巾擦身体,省时省力,且能按时到课堂。

“找一个你一定有空的时间,每到这个点便去做运动,这样便不容易出意外或助自己找借口推脱。”超哥道,“早上6点,谁会找你有事呢?”

超哥就读的高中实行全封闭式管理,但他心仪的标准跑道(400米)操场在校外的初中部。高中三年,超哥的闹钟在5:30准时叫醒他。铃响即起,超哥迅速打点完毕,跑到校门口。这时门卫还未起床,校门已开,他趁机溜到初中部标准跑道,跑完20分钟后,混在走读生队伍里返回学校。

跑道每天等着跑者的双脚,天气却不那么作美。南方多雨水,碰上大雨时,多数运动计划都要搁浅。若大雨在早晨降临,他便转移阵地继续跑。高中的教学楼有6层,每层是走廊都像操场跑道一般宽敞。超哥从1楼跑到6楼再从6楼跑到1楼,如质如量完成今日跑步计划。偶尔他也直接闯入大雨,因为雨中奔跑很刺激。

高考第一日,第一门考试科目是语文。超哥所在的考点在别的学校,语文开考前的早晨,他继续跑了5公里。高考完填报志愿结束后,他在母校操场跑完高中生涯的最后5公里。

 

在校田径队“厮混”的大学时光

加入校田径队之前,超哥的大学前两年延续了高中的“学霸模式”,每日三点一线,陪伴自己的是一摞摞教科书。

大二参加校运会5000米长跑项目,超哥超过了众多跑步健将,包括“专攻长跑”的体育生,获得了第一名。超哥在这场比赛的出色发挥吸引了校田径队一名教练的目光。赛后,教练找到他,邀请道:“有兴趣加入田径队吗?”超哥原本对跑步喜爱已久,见此橄榄枝,果断接住了。

2540

(大三时,超哥第一次参加湖南省大学生田径锦标赛 刘超供图)

大三时加入校田径队,结识热爱长跑与带队的教练和一帮风格各异的体育生,超哥的大学生活才算真正开始了。

每周六,教练早上6点准时开车出现在校门口。队员们乘车到市区,在市内公园或宽敞大马路上越野跑。

平时,他们的训练地点多数时候是校内操场。训练结束时,大伙会有时候开玩笑玩“大冒险”游戏。来自“又土又木”专业的超哥,开始释放自己的“闷骚”,加入“冒险队”的阵营。刚跑完十公里,超哥打着赤膊,穿着一条运动短裤,跑到一陌生女孩面前,向她索要电话号码,女孩抬头,见大汗淋漓的短裤男子,吓得她拔腿便逃。日后,田径队小伙伴告诉超哥,他要过电话那个女孩后来再没出现在操场上。田径队每次训练量都在20公里以上。跑步开始时,心情体力都处在最佳状态,他们常一齐放声高歌,虽然调子跑到了别的星球,但自信不羁的歌声响彻田径场。

大三时,进队半年的超哥第一次代表学校参加了湖南省大学生田径锦标赛,跑出5000米第三,10000米第四的成绩。

大四毕业后的一个月,超哥参加了全国大学生第一届越野锦标赛。比赛地点在内蒙古包头市,那是超哥第一次去北方。那时是7月,内蒙天气干燥、树阴下皆是凉爽,跑几公里衣服也不会被汗水浸湿。超哥很享受在北方长跑的过程。全国性的比赛中,超哥没有获个人奖。

在田径队期间,参加了各种比赛,超哥很享受比赛的过程,“每次比赛都像一场集体旅行,享受远远大于竞赛感”。

 

跑男,你好

从湖南跑到广东,不知不觉间,超哥的“跑龄”已经8年。在2014级研究生新生欢迎会上,超哥走上讲台,与大伙分享了自己的跑步故事。听完超哥的讲述,有人为超哥取了个绰号“跑男”。跑男的“事迹”迅速在研究生群体中扩散,超哥很快成了很多人健身时第一个想到的小伙伴。

“超哥,我已经跑了7圈。”

“好样的,再来3圈!”

“超哥,记得等会儿给我踩腿啊!”

“没问题,你先多跑几圈。”

这样的对话常常在夜晚11点的汕大操场上出现,说话者是超哥和他的研究生跑友们。

路过超哥时,大伙习惯向超哥“汇报”自己最新进度;超哥往往会鼓励对方再跑几圈或纠正对方不当的跑步姿势。现在,超哥还是延续着8年的老习惯,清晨长跑。不过,一些朋友都希望超哥做自己的“减肥教练”,指导他们夜跑,超哥便稍稍延长了自己的跑步时间线。在田径队时,他在教练刚柔并济的指导下一点点突破自己,成绩逐步上升。现在,他借鉴教练的经验来指导朋友。有人跑步时爱偷懒,跑着跑着就想散步,他会毫不留情指出,“XX,加速,想想你与今天的目标还差多远?”;有人完成他定下的任务后累趴在地,他会搬来垫子,为他们踩腿按摩,放松肌肉。

现在,夜跑队伍日益壮大。跑友之一西大大打趣道,“不如成立个“跑步减肥班!” 超哥笑笑,继续为大伙服务着。

“写我的跑步故事,愈简单愈好,因为跑步很简单。”很多人问他,“怎么做到坚持跑步这么久?跑步的动机是什么?”他认为,这些都是“门外汉式问题”,真正喜欢一件事,便愿意去习惯,无坚持一说,并不需要什么高尚动机或超人意志力。

“跑步于你意味着什么?”一跑友问。

“一种习惯,就像早晨必须刷牙、洗脸,一天不跑就浑身难受。”超哥答道。

(记者:张梦卿 编辑:谢诗琪)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9050,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