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深铁路——深圳站(上)

城市档案

深圳
别名                           鹏城
英文名称                       Shenzhen/Shumchun/Shamchun
行政区类别                     国家区域中心城市副省级市计划单列市
面积                           1996.85平方公里
地理位置                       广东省南部,珠江口东岸
气候条件                       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
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排名         全国第二(2013年)
人口                           1062.89万(2013年)
方言                           客家语粤语大鹏话
人均GDP                       22113美元 (2013年)
GDP总值                       14500.23亿元(2013年)
经济增长率                     10.5%(2013年)
公共财政预算                   1731.26亿元(2013年)

 

【第一部分】

关键字:房价、双城族、交通、深莞惠一体化、去城还乡

前言:深圳作为中国发展最好的特区,经济增长迅速。然而与经济一起腾飞的还有深圳的房价。这个城市由急速增长的外来人口建造,却有越来越多人负担不起这里的生活,无法在这个自己工作的城市安一个家。厦深高铁开通,一些人选择在周边城市买房,但高铁却远不如想象中便捷,双城生活难以实现。而一旦交通问题解决,逆城市化和青年人返乡建设的长期利好问题可能同步实现。

高铁来了,离双城生活还有多远

每天晚上7点,深圳市的路灯依序亮起。华灯初上的一瞬间,放佛一扇闸门轻轻开启,关于这座城市所有精致的繁华、奢侈的梦想、放纵的喧嚣,一起涌来。

在夜色霓虹下形色匆匆的人们,有的刚结束一天疲惫的工作,从深圳111座超过200米高的建筑中某一个格子间走出来,又将奔赴每晚不同的盛大派对。S.H.E演唱会人潮涌动的疯狂尖叫,星光熠熠的GUCCI时尚派对上香槟酒杯优雅地碰撞,海上世界的酒吧里摇滚乐混合着人们最大分贝的呼喊,马路上风驰电掣呼啸而过的汽车声,灯火通明的腾讯大楼里加班族偶尔一句抱怨……都交织响彻在这座城市的上空。

夜晚,璀璨灯光下的深圳,耀眼夺目

夜晚,璀璨灯光下的深圳,耀眼夺目

深夜的街道,奔驰的汽车依旧喧嚣

深夜的街道,奔驰的汽车依旧喧嚣

这是许多人印象中的深圳,充斥着狂欢与秩序、喜悦与挣扎、欲望与颓丧。当年民谣所唱只有“苍蝇、蚊子、沙井蚝”三件“宝”的宝安地区,如今已发展成为人均GDP超过台湾的特区深圳。在这片面积不到新疆1/800的土地上,实际生活着近2000万人口。尤其在过去二十年,毗邻的香港人口增长了100万,而深圳的数字是邻居的十倍。

他们建设城市,城市却不属于他们

1000万人冲着特区发展的速度与激情而来,冲着这座人口平均年龄仅26岁的城市所拥有的活力与机遇而来。超过深圳的哥总人数一半的湖南攸县籍出租车司机,与其他公共交通一起,承担了每天约800万人次的出行刚需;码头上的1000多位挑夫,挑来了堆砌成一栋栋摩天大厦的砖石;街边路口随处可见的“沙县小吃”“陕西面馆”“重庆火锅”,既令深圳人果腹,更满足他们的味蕾。在深圳大学教授王江看来这个城市与纽约类似,具有“大熔炉”概念。然而不同的是,这里的外来移民筑起城市的一砖一瓦、物质、艺术甚至生活方式,但却未必能在这里拥有属于他们的家。

南山医院的儿科大夫张华,从四川一家医院调来这里5年了,平均每年有超过1500个深圳本地的孩子经由她的诊治恢复健康。腾讯的程序员李进平(化名),否认了传说中48个月工资的年终奖,在毕业留深的两年里日复一日写着代码。而刚刚独自开店的面包师傅小王,4年前来到深圳学做糕点,他很骄傲自己做的面包每天会成为至少30位顾客的早餐。这三个人互不相识,生存轨迹没有交集。他们却存在三个共同点:从外地来到深圳,并为这个城市提供不同行业的服务;他们渴望在深圳拥有自己的家,却至今仍然买不到房子,原因是房价太高。

和深圳的经济一起腾飞的是深圳的房价,10年间翻6番。如今已攀升至4万1平米的关内房价让月薪过万的中层白领不吃不喝两年半才能买得起一个面积不大的卫生间。这让越来越多的深圳人把安家的目光由关内转向关外,甚至转向离深圳中心更为偏远的临近城市。很少有人能说得清所谓“关内”“关外”有什么实质区别,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关外的房价比关内低一半。再往外到了东边的惠州,均价仅为5000元/平米。

 深圳罗湖区某小区,业主表示房屋增值很快

深圳罗湖区某小区,业主表示房屋增值很快

在深圳中心商务区一家私企做前台的林晓晴小姐,一年前就在和男友讨论想去惠州买房的问题。曾经有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他和男友一到周末就奔赴惠州的楼盘,平时隔三差五还在深圳当地看看房,“那种落差你知道多强烈吗?就算是关外,你得有100万才能买个50平米小两居,但去了惠州,这个钱够你买200平米落地窗的豪宅啊”,林晓晴眨着眼睛回忆,“(一去惠州看房)那种感觉就跟捡了钱似的”。

但很快,这种“捡了钱”的兴奋就被往返的疲惫感无情地打击了。每次往返惠州,大巴加上地铁、公交等接驳交通,差不多得四小时时间。这让晓晴和男友联想到要是真的住在惠州,每天去位于深圳的公司上班,估计得过上“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的通勤生活。“一天大量时间都浪费在坐车上了,不值得,太不值得了”,林晓晴说。

高铁来了等于希望降临?

好在,2013年12月开通的厦深高铁,让林晓晴看到了一线希望。这条全长502公里的高速铁路,从厦门开始,途径汕尾、汕头、惠州到达深圳,成为贯通东南沿海的“黄金走廊”。厦深高铁缩短了深圳人出行的时间,也制造了深圳向东扩展的可能。厦深高铁开通的第一天林晓晴和男友就拼命买上了票,就为体验一次惠州到深圳的新速度。这个速度被证明,仅需29分钟。这个发现令已有结婚打算的两人开心不已,当即与双方父母商量,在惠州花40万,也就是关内一个洗手间的价格,买下了一套敞亮的两居室。

然而现在谈起这套新房,林晓晴却觉得“好像一个烫手的山芋砸在了手里”。从买下房子到现在的五个月时间,新房依旧空置在那里,没有人住,也没有装修。“我们当初太冲动了,就觉得高铁来了就离得近了,当初售楼小姐拍着胸脯承诺的一样都没兑现,其实两边的接驳交通都不完善,票也买不到,当‘双城族’的想法根本不实际嘛”,因为房子的问题没最终解决,林晓晴和男友都没心思筹备婚事。

“双城族”是指随着时代发展,越来越多工作在一个城市,结婚生活在另一个城市的人们,他们过着“钟摆”生活。随着2008年北京至天津的城际高速铁路正式开通运营,中国开始进入高铁时代,北京到天津30分钟,杭州到上海1个小时,北京到上海5个小时,堪称“陆地飞机”的中国高铁,用比风还快的速度闯入世界的视线,驶入百姓的生活。这不仅彻底的打破了之前人们的生活半径和空间距离,也改变了部分人的生活方式,由此催生了一个新的族群即“双城族”。

如果以“双城族”为关键字进行搜索,会发现在中国“双城族”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尤其在京津,沪昆,郑开等地。以京津两地为例,“28分钟通达”的京津城际列车开通后,长期往返(每年往返100次以上)于京津两地的“双城族”达到近5万人。在南京2014年上半年的统计中,4万多的新婚人士中,就有1.1万多对为“双城族”。

在北京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家住天津的周杰先生就是庞大“双城族”族中的一员。每天,周杰都会带着早饭上轻轨,当他打开报纸,吃起早餐时,列车正以300公里的时速飞奔向北京。33分钟后,周杰就会顺利到达北京南站,出站换地铁,20分钟后,他已经可以坐到自己的工位上,打开计算机,开始一天的工作。如果他不说,没有人能看出他来自距离北京133公里以外的天津。“我们单位四成的人都跟我一样住天津坐轻轨,关键那接驳的交通工具得完善”,周杰一语道出林晓晴的无奈。

目前,林晓晴寄希望于通过深莞惠一体化来实现交通的进一步便捷。她盼望深莞惠能尽快像京津冀一样形成城市群以及共同生活圈。然而这个早在2009年就提出的城市发展规划直到5年后的今天仍然进展缓慢。深圳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王江甚至不看好深莞惠一体化在短期内会有重大突破,他认为观念差异、经济差异、文化差异都是三市一体化的阻碍,“就说观念上吧,深圳比较像小美国,它是open的,兼容并包的。八仙过海,在这里各显神通。但惠州和东莞的兼容比较少,他们当地的文化有排他性”。从事房地产业十多年的地产观察者杨军同样不认为深惠之间的交通问题能够很快解决,他从深圳目前制定的发展战略上分析,认为深圳的腹地拓展,首先是西进前海,其次北拓东莞,最后才到东边的惠州。“厦深高铁的开通更多是一种长期的利好,但要作为深圳和惠州之间的日常通勤工具,目前来看不大可能”,杨军进一步补充。

夜晚的深圳北站,厦深高铁的终点站

夜晚的深圳北站,厦深高铁的终点站

城郊生活的可能

然而一旦高铁接驳日臻完善,交通问题得到解决,不仅像林晓晴一样承担不起深圳高房价的年轻人可以如愿实现双城生活,更会构建起深圳周边半小时生活圈。双城生活将弱化地理因素,突破城市界限,原先并不发达的城郊、乡村或因交通和住宅的建设而川流不息,“逆城市化”的端倪逐渐显现。除房价外,日复一日的生活状态、巨大的工作压力、不规律的饮食都成为曾经涌入大城市闯荡的年轻人去城还乡的理由。

把文翰先生一毕业就到深圳工作,三年时间做到了公司物流主管。但最终因为吃了三年不健康的盒饭、超市买的炖不烂的粉条以及受不了下班才能去买不新鲜的“被很多人掐过的很丑很丑的蔬菜”而放弃了职位和高薪,回到小城去开了一家淘宝店售卖辛苦寻来的新鲜食材。与把文翰的选择类似的还有4A广告公司出身却选择回家卖茶叶的小躺先生、从杭州回到家乡小城里安的杂志编辑杜克先生。

有时候,大城市就好像一个高速旋转的热带风球。当它的旋转速度太快,离心力就会增强,推动生活在其中不堪重负的城市人向城郊迁徙。但城郊生活是否真的舒适便捷也是这种全新的“逆城市化”生活是否真正具有吸引力的关键。因而,除了交通之外,“逆城市化”的另一个前提是生活配套与环境的建设和改善。

在杨军看来,大亚湾目前依然沉睡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配套不完善。“我有一次跟朋友去那边考察楼盘,那里的海很漂亮嘛,完了我们就想,在这吃顿海鲜多舒服。可我们走了十多里地,仍没找到一家像样的餐馆”。除了像碧桂园开发的“十里银滩”等高档楼盘,大多数深惠之交的其他小区附近荒凉:没有银行,没有医院,没有超级市场和购物广场,没有电影院、KTV等娱乐场所,这里只有房子,没有“生活”。杨军讲起一个笑话:“有一个人在那儿买房子住下了,过了几天来了个送水的,这个人开门一看抱着送水的就哭了。为什么?他说我住这十多天第一次看见人啊。”虽然有些夸张,但这个笑话里的确包含大亚湾为数不多住户的无奈和大批观望者的担忧。

当交通便捷了,城市所拥有的优势资源都离得并不远的时候,一批年轻人并不执着于承受巨大的生存压力,附和急速的生活节奏,为大城市的高消费高房价埋单。如果可以在深圳城郊不用日出而作,日落不息地拼命工作攒钱就能拥有属于自己的房,还能在自己的家门口享受到媲美深圳的医疗服务、优良的教育资源,能在周末不时看上一场影展、悠闲地享用一杯Starbucks(星巴克咖啡),能在并不拥挤的zara(西班牙一品牌)旗舰店挑选新款衣服和包包,那生活在深圳这个高速风球外围的青年人也许会舍弃繁华而精致的深圳,去城郊建造一瓦一檐,享用质朴而淳鲜的一粥一饭、一蔬一汤。

 

【第二部分】

关键字:出行新选择 旅游市场 交通 深动族 

前言:厦深铁路的开通,给深圳市民提供了出行新选择。其作为厦深线路新兴交通方式,以其高性价比优势对客运市场产生影响,受到人们追捧。而作为联结中国三大经济特区,厦深铁路更是被看作是整合地区旅游圈的关键促成因素。期待与忧虑并存,厦深铁路在深圳快步前行。

厦深高铁带动出行新热潮

出行新选择

“有了高铁,为什么还要坐汽车(大巴)?”

抛出这个反问句时,李先生一家刚刚结束五一期间去厦门游玩的行程。回到深圳的他对自己的首次厦深高铁之行十分满意:“以前每次短途旅游,都是自驾。开车过去已经很累了,逢节假日时不时还会堵车,影响心情。现在直接坐高铁,车间里都有各大景点开设的大巴路线,一下站就可以换乘旅游大巴去酒店,或者去弹松的读者坐在建已经取消可能在厦深铁路开通后被迫取消各大景点赏玩。”

在他看来,高铁快速便捷,比自驾大巴都轻松很多,非常适合周末旅游出。其出行的时间与自驾所需差不多,与此同时费用虽略高于自驾游,但也在可接受范围内。李先生表示,接下来会考虑去潮汕地区游玩。

“我对潮汕地区的美食很感兴趣。”

李先生的选择在当下有意向从深圳前往潮汕、厦门地区的人中并不属小众。据海西研究中心调查问卷结果显示,在100名深圳市民与常住深圳的人中,有92人选择将高铁作为其出行的第一选择,比例高达90%以上。而南都民调资料亦显示,3435名受访者中,有8 6%的人表示,厦深铁路开通后前往潮汕、厦门等地将优先考虑乘坐高铁出行。相较之下,有七成受访者表示,在厦深高铁开通之前,其会选择汽车出行。而现在,在现有的交通方式中,受访者普遍对长途汽车的未来表示悲观。

据悉,深圳到厦门的汽车票价最低为190元,最高为265元,相较之下,同程高铁一等座票价为181元,低于汽车最低票价,而其150 .5元的二等座票价也显得极为有竞争力。而在时间上,汽车全程花费长达8小时,性价比远输于高铁的4小时,同样的对比也普遍出现在其他路线上。在这种情况之下,宝安汽车站工作人员表示,与深圳通往厦门这样的热门路线相比,深圳开往福建莆田等地的相对冷门路线长途客运车有可能会被取消。票价显示,该线路大巴票价现为260与280元不等,约为高铁票价1.5倍,耗时约为高铁出行2倍,性价比差别可见一斑。

 

买票成难题

厦深铁路给深圳人带来的出行改变显而易见,也被期待拉动相关地区旅游资源的整合。对此,深圳市文体旅游局旅游推广促进处处长陈标表示,此次厦深铁路开通把中国三大经济特区连到一起,有望将相关城市整合成一个大旅游圈,其中涵盖的旅游人口多达亿人。“如果说京广高铁是一条巨龙,为深圳带来巨大的旅游客源,我也想把厦深铁路比喻成另一条巨龙。”陈标说。为此,他们在2013年厦深高铁开通之前就做了一系列准备,包括深圳景区的升级改造,新景点的推出以及各种优惠措施。同时,也与各大旅行社合作,联系厦门等旅游城市配合宣传等等。他们期待厦深铁路的开通带来的客源,让深圳以及沿线城市的旅游市场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得到井喷式增长。

而为了应对厦深铁路开通带来的机遇和挑战,深圳旅游部门也作出了调整。包括旅游宣传计划、前往厦门市做了旅游市场推广等等,深圳境内的酒店、旅行社也铆足了劲,做了很多准备。与此同时,深圳相关景区也进行了升级改造,并推出相关优惠措施迎客,做好充足准备。而各大旅行社,更是借厦深铁路,寻找到了新的商机。

石经理是深圳国旅中心城店店长,他的门店只是中心城地下二楼沃尔玛出口的一张大办公桌。因为人流量大,前来咨询的旅客络绎不绝。在他的桌子上,最显眼的位置摆放着一大叠厦门方向“动车游”宣传册,罗列着各种线路各大景点的选择。据石经理介绍,厦门本就是旅游的热点区域,此前前往该线路的出行方式多为汽车,耗时较长,但相对而言比较便宜。而现在旅行社主打的便是动车游,虽然价格相对而言略有高出,但由于其舒适度高以及耗时短,相对而言吸引了更多游客,为当下旅行社的热推线路,几乎每天都有发团。被问到是否能保证买到高铁票时,石经理表示,“我们每天都有团发出,一定是可以买到票的。”

 

深圳国旅官网力推“动车游”

深圳国旅官网力推“动车游”

 

相较之下,对像李先生这样的并没有选择跟团而是选择自由行的游客来说,旅游的市场的井喷对他们并不算是好消息。因为在这种情况之下,买票难题不得不被列入了考虑范围。

“我们五一出去的高铁票是提前十几天就买好的,之前就听朋友说票不好买,就提前做好了准备。”在李先生看来,票务紧张影响到了出行的可变更性。如果是自驾出游,他可以更随意地变更时间,假若工作上有什么耽搁了,推迟一点出发也是可以的。但高铁出行就不一样了,因为票源紧张,改签不到车票,很多时候行程安排都只能围绕着早先定好的时间做调整:“当时一看余票就赶紧下手了没考虑那么多。不下手就没了,提前十几天都是买不到票。”

而家住深圳,在汕头上学的聂同学这学期回了三次家,都是高铁出行。据她表示,她回一趟家往往提前半个月要定好时间。

“不然肯定是没票。”

据了解,五一期间的高铁票于12日开始发售,仅周末两天就所剩无几。只有几张余票寥寥地分布在出行相对困难的时间,比如早晨或是晚上。

针对这一情况,深圳北站工作人员陈先生有自己的解释。据他称,按照高铁运营经验,新线开通一般都有一个客流培育期。也就是说,在高铁线路开通初始,旅客数量并不会出现井喷增长。而是会随着时间的推进逐步上升。配合这样的趋势,一般铁路运力规划存在短期、中期、长期三个阶段。厦深铁路的长期规划运力为80对每天,但在当前,还远未达到这样的水平。比较出人意料的是,厦深线也并没有出现旅客数量逐步增长的状况,而是从第一趟列车运行开始,基本所有趟次上座率都不低于100%。

为了满足旅客的出行需求,广铁集团也做出了调整。2014年4月26日起,厦深铁路每天增开包括广州南至潮汕方向2对、深圳北到潮汕方向7对在内一共9对动车组。据悉,厦深铁路开通初期,日常开行动车组为26对。而后,铁路部门在“五一”小长假来临之际较大幅度增开了列车,目前正在运营的动车已达37对,运能得到相当大的提升。至此,厦深铁路运营虽然尚没有达到票源宽裕的程度,但已经之前的紧张局面已经算大大缓解。

深圳北-福州南 深圳北-厦门北 深圳北-潮汕 深圳北-杭州东 深圳北-南京(南) 深圳北-上海虹桥 深圳北-温州南 深圳北-龙岩 深圳北-南昌西 深圳北-饶平 广州-潮汕
9 5 8 1 2 3 1 2 1 1 4

(截止五一期间厦深铁路动车运行情况)

 

文|税晶羽 梁聪

指导老师:杨艾俐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9034,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