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冬霞——在外媒工作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QQͼƬ20150416164151

 

(苏东霞参加两会 苏东霞/提供)

苏冬霞,2011年毕业于汕头大学,现任彭博美国国家国家事务出版公司新闻助理。该机构类似于彭博商业周刊,侧重于政策和法律方面的报道。本身已有六十多年的历史,读者群体为华盛顿政策决策层和法律专业人士。

“在外媒工作,意味着你进入最权威的国际性媒体,比如纽约时报、英国广播公司,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络等。你有机会和富有经验的国际驻华记者一起共事,用全球的视觉来报道新闻。”她如此诠释外媒的工作环境。

与国内媒体相比,彭博社新闻助理的工作较为弹性,有时一天一篇报道,有时一天三四篇。而且,新闻助理的工作量也不会与工资挂钩。

在彭博社工作,苏冬霞更多地要照顾到西方(外国)读者的利益。“如果你在外国媒体工作的话,你会有一个全球的角度,但是你会有点私心说,为什么不是我(中国人)关心的问题。”她说到。

苏冬霞采访最惊险的一次是采访性工作者。对于这种敏感的选题,记者一般需要先与受访者形成一定的朋友关系才能更好地进行接下来的采访。然而,她好不容易约到了一个受访者,可是却在最后时刻被放了“鸽子”。对于性工作者来说,钱与男人比接受采访更重要。为了这个选题,苏冬霞屡次跑到性工作者的工作场所去,甚至有一次还被一位嫖客点名出台。由于受访者的戒备心,苏冬霞并没有获得受访者的姓名籍贯等基本信息。然而,她依然观察到了许多细节,也发现了做记者有趣的地方——发现新奇世界。“明明她们的眼神已经有了世故的感觉,但是她们还会穿着海军服扮出稚嫩的感觉。还有一些姑娘已经超过35岁了,妆花得很厚。还有一些姑娘很年轻,她却要装成熟。做记者的好处就是你能够体验别人的人生,发现新奇的世界。”

在校友分享会中,苏冬霞提到:因为法律问题,新闻助理不能在报道中署名,但是外媒有比较大的自由度,也给了她更多的选题空间。外媒新闻助理面临政治风险,但只有少数人面临极端情况。经验丰富的驻华记者和经验也会帮助助理规避风险。

由于在外媒工作,苏冬霞有了更多机会接触如西藏问题、征地问题之类的敏感题材。而这些选题,可能是国内媒体不太愿意碰的。在做这些争议性选题的时候,苏东霞也会在内心挣扎:这样会不会对国家不好。另外一方面,她认为这也是她的职责范围内的事情。

在外媒工作也会有一些限制。例如在苏冬霞参加两会报道期间,她所在的媒体及其他外媒基本没有得到对如“为什么柴静的《穹顶之下》被撤掉”这类问题的提问机会。此外,由于中国政府管控媒体,外媒在中国的采访权也会受到限制。而某些政府部门也往往不愿意接受外媒的采访。

在外媒,除了工作强度、选材角度、选题自由度与国内媒体不同之外,苏冬霞还需要以英文来写报道。对于如何更流畅地使用英文写报道,苏冬霞建议可以每天都阅读一篇中文新闻与国外新闻,并在阅读的时候同时翻译,做到把报道完全“消化”了。此外,为了使报道内容更符合西方人的阅读习惯,苏冬霞建议要多阅读英文的文章。

作为一个记者,她坦诚说:“做记者并不能让你变得很有钱。”然而,“如果你真的热爱这个职业,这个职业会给你跟别人不一样的生活经历,你会看到很广阔的世界。等你有一天不想当记者了,你会发现你记者的从业经验让你在任何工作环境中都能很快地上手。你能快速发现事物的重点,掌握事情的本质和逻辑。”

记者:谢诗琪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897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