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深高铁——饶平站(下)

4、和道韵楼一起呼吸的五十年

晨光熹微,她翻一下身,扯扯身上的被子,渐渐从睡梦中醒来。拨开蚊帐,钟上的指针显示早上5点。她扭过头看看身旁依旧熟睡的老伴儿,轻轻穿好鞋子,扶着土墙颤颤巍巍地走出房间。扶过之处,滑落出些许泥粉,随着风飘落在地。

她叫肖亮英,2014年七十七岁,老伴儿叫黄名喜,八十一岁。他们在一座特殊的房子里生活了整整五十年。这是一座占地十六亩有着四百多年历史的客家土楼——道韵楼,它的土墙体上的裂缝,就像他们脸上的皱纹,述说着岁月与沧桑。

道韵楼被公认为是中国最大的正八角土楼,在2006年时成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土楼是古堡式楼寨,三进三环构成八卦的形状,总面积约为1万多方米,体现着福建客家建筑独有的风情和韵味。然而,在大时代的背景下,道韵楼渐渐落寞,肖亮英黄名喜的大半生与土楼紧紧相连。而这座土楼和这个时代同呼吸,却未必共命运。

抗战时期的世外桃源

时间追溯到1477年,一队客家黄氏家族的辗转迁徙来到饶平三饶——这座偏远山多的小镇。风水师捧着罗盘,一眼相中这块地,认为此地可以保佑家族人丁兴旺,远离纷扰。黄氏家族就开始落地生根,建筑房子。地处偏远,为了抵御野兽的袭击和本地人的排挤,道韵楼建的特别高,特别大,历经三代终于在明代建成。

黄名喜是黄氏的后人,自然而然继承了在土楼的居住权。日本侵华时期,饶平是中国共产党赫赫有名的苏区组织抗日。但是,也许真的是应了风水师的预测,由于道韵楼地处过于偏僻,日本人在占领饶平时没有发现这个地方。

黄名喜说:“飞机每天从道韵楼圆形的天空上飞过,投下很多炸弹,炸掉了桥、炸掉了路,但是没有炸掉道韵楼。”言语中透露着兴奋,讲到激动时,他用手作飞机不断比划,眼睛里放射出不一样的光芒。

近些年,有一些日本女妇人专程来到道韵楼参观。黄名喜问其原因,原来日本军人没有发现道韵楼,但是日本的劳工却曾经发现了它,回国后和妻子、后人谈及。

不管怎样,道韵楼在国难飘摇的时期,幸运地存活下来。

“大跃进”的幸存

建国后,由于土地改革,道韵楼被“借用”,黄名喜被迫迁出道韵楼。

在道韵楼的门口,有一个大大的五角星,这是“大跃进”留下的痕迹。黄名喜点燃一支烟,吸一口,在烟雾缭绕中慢慢的述说道韵楼的故事:“大跃进”时期,到处都在建肥料厂,土地需要肥料,而道韵楼有那么多的土,干部们就命令把土楼的墙砸碎了作肥料。但是有一次,土墙倒下来砸死了一个人,这项工作也因此停止。这件事在饶平县人民政府编的的文化历史丛书中得到证实。

“要不是死了人,道韵楼就不存在了。”肖亮英在旁边一边摇头一边这样评论。而黄名喜说那段疯狂的日子,会有人冲进土楼找到女人,将女人剃成光头,因为头发可以作肥料。

黄名喜是三饶中学的校长,肖亮英是小学老师。关于文革时期的经历他们并不愿意过多提及,相反的,退休后,有学生会来土楼里和他们一起聊天,一起吃饭,他们会特别高兴。

在大时代下走向黄昏

近些年,越来越多的人迁出道韵楼,道韵楼的热闹场景已不复存在。

道韵楼的导游黄姐这样说:“它不符合时代了嘛!”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到县城住进了水泥钢筋的房子。土楼里的住户已从最多时候的六百多人减少到一百三十多人,其中一半是和黄名喜肖亮英一样的对土楼有感情的年逾古稀的老人,其他的多是一些租户。当年土楼热热闹闹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

不仅人丁出走,道韵楼常年失修也成为一个问题。更有媒体称,这是国家级的文物,但受到的却只是村级的保护。

远远看去,道韵楼还是完整宏大。走进一看,墙体出现的像蛇口粗壮的裂缝数不胜数。向房间望去木制的门窗早已损坏,斜躺在墙壁旁,有的打开时吱吱呀呀唱着歌。走进中庭,雨天后水井旁的晶莹的蜘蛛网遍布。展览室内的画作书法题词上,布满灰尘,下半部分的画轴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残余纸屑。二楼一间房间的红色衣服在风中飘摇,成为二三楼几乎不见居住人家中的一抹亮色。

黄名喜作为住户,会自己请人把房子维修一次,检查一下缝隙,加固一下屋顶。但是土楼更多的地方仍是失修。道韵楼在2006年评上国家级保护文化遗产,修理的费用应有国家拨出,但是2012年的钱款至今未到。道韵楼自我生存,大门写着道韵两字的灯笼下,一张简陋的木桌,上面摆着一个小铁箱,写着:“售票处,每人二十元”。但这只是杯水车薪,只够道韵楼仅有的五名员工工资和每年的小修小补。但是即使是小修小补,也不容乐观。修补工作需要学过土楼修补工艺的人负责,但是在饶平这项工艺后继无人,修理的村民已经七十岁了,颤颤巍巍的爬上屋顶修补瓦片。此人之后,再无继人。

相比于福建土楼进军《世界遗产名录》,来道韵楼参观的游客实在太少。从上午11点到下午5点的时光,游客不超过十人。收门票的员工直接跑到居民楼里聊天,只剩下门口售票处的铁箱伶仃地摆放着。

肖亮英说,儿子女儿喜欢新房子,出去住了,有空时回来看看就好。而自己在这里住习惯了,这里很安静适合晚年生活。说完,肖亮英扶着土墙向房门口走去,门前工作人员的四个小女孩,举着五颜六色的花雨伞,穿着红色的雨鞋,在雨中手拉着手蹦蹦跳跳地玩游戏,时不时传来欢笑声。

 

5、潮汕站:还能再方便些

厦深铁路,将厦门、汕头、深圳这三座散落在南部沿海的经济特区串联起来。白色的和谐号列车,首次在潮汕平原上呼啸而过,北接上海、南京,南连广州、香港。四通八达,敲开了鮀城的大门。

厦深铁路潮汕站,虽位于潮州市内,到潮汕三市的距离都在15公里上下。自厦深高铁开通以来,对于潮汕市民来说,近在家门口,便有北上的高铁,便利自然不言而喻。

然而,由于投入营运的时间较短,潮汕站还是存在旅客出行不便的情况。比如高铁站到市中心的距离较远、潮汕南北站房的引导措施不足、南站售票窗口少、车站周围缺少超市等便民商店等问题。

交通接驳车:直达但不高效

南京的张先生,1995年来到汕头并定居于此。出于工作需要,他常往返于南京与汕头之间。在他看来,高铁的班车时间设计不大合理。他经常搭乘11点33分的高铁去南京,每次都需要提早两个多小时到客运站搭乘专线车。

“搭早一班专线经常要等上一个小时,”张先生说,“搭下一班又怕赶不上。”

张先生怕赶不上高铁,一是担心市内会塞车,二是高铁快线所到达的潮汕南站,只有一台自动取票机。“就望着大屏幕上滚动的班次到达的信息,干着急。”张先生说。

虽然是直达班车,但官方微博@汕头政府应急办 建议旅客,上下班高峰期时,搭乘专线至少留足两个小时;非上下班高峰期时段,则最好提前一个半小时。

为扩大接驳车的服务覆盖面,从2014年4月底,高铁东西专线车拆分为东1、东2和西1、西2线。南翔一位姓张的负责人表示,东线的拆分是在政府部门的建议上做的调整,但车辆数量投入上没有变化,所以发车间隔只能为四十分钟或是每小时一班。

“汕头艺都-沙溪高铁”公交线路则由潮州潮安吉通运输有限公司负责,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先生表示,出于运营成本的考虑,专线车在时间设置上不可能完全对照高铁的时间,“只能在合理的区间中做出调整。”

南北双站房:常有人出错站口

“常有人出错站口,这边没有接驳车,” 在北站经营蒸面生意的店主,指着紧挨摊铺的绿色公交站棚,说:“你要到南站去。”

店主介绍说,南北站房外并没有直接通道,可供出错站口的旅客通过。出错站口的旅客可以选择花20分钟,穿过高铁轨道下泥泞的隧道,拐个弯走到南站。也可以选择乘坐摩的,这需要花上10块钱。

潮汕站是厦深铁路中,唯一采用南北双站房的候车站设计。穿过的铁路就像夹层面包的夹心,上下包裹着南北两座站房。其中,南站房面向汕头;北站房面向潮州和揭阳,面积比南站房大些。除此之外,两座站房的外观设计基本一致。

问及为什么北站没有接送旅客的客运大巴,潮州铁路办负责人李先生回应,在铁路运营投入初期,北站周围配套设施尚未完善,所以大巴都停靠南站。在北站广场完善之后,接驳车将会停靠南北两个站点。

“现在我们在南北站内的出口通道上,都有粘贴乘车示意牌。也有志愿者在出站通道上,提醒旅客选择出站口。”李先生说。

尽管如此,有旅客希望,在铁路刚开始投入营运,需要加强南北站的乘车指引。在这一方面,希望潮汕站工作人员能印刷相关乘车指南,或是以网络的形式,告知旅客南北站的分布情况。

取票售票:同一窗口不尽合理

5月12日上午,香港人吴先生与朋友在南站售票厅中排队等待拿票,准备搭乘11点40分的高铁前往深圳北。离列车停靠潮汕站还有20分钟,他们还没拿到票。

“对于我们香港人来说非常不方便,买票跟拿票在同一个窗口!我们在网上订票却只能在人工售票的窗口中取票,而取票窗口就这么一两个。”吴先生表示,他对取票与售票在同一窗口表示不能理解。

“上次我跟朋友取票的时候就错过了时间,前面有人在那里选择车次选了好久”,吴先生不断用食指敲打手表,音量稍稍提高。

尽管潮汕南站与北站都设有候车大厅和售票大厅,但在设计上,北站房有四个人工售票窗口和一个退票窗口,左右放置自动取票机十台。而南站只有两个人工窗口,一台自动取票机。而且,如果旅客想要退票,则一定要到北站的退票窗口。

吴先生认为,应该将取票窗口与售票窗口分离。因为厦深高铁不止给本地人带来方便,也能吸引来自香港或澳门的旅客。“应该多照顾外地游客,这是一个旅游城市所必须具备的。”吴先生说。

除此之外,部分旅客还反映在潮汕站附近找不到正规商店,只能从附近村民自行搭建的简易餐店中购买食物,安全问题缺少保障。而且旅客也希望能在高铁运营高峰期时增加安检口,提高进站效率。

 

6、省尾国角——饶平一日游

一,石壁山名胜古迹风景区

乘坐最早的一班厦深高铁,到达饶平站是上午10点35分,出站坐短程公交到达黄冈镇,此时已近12点,在县城镇上品尝饶平特色美食(客家鹅面,三饶饺等),走路或坐车两公里便可到达石壁山名胜古迹风景区。景区风景秀丽,有古寺“雷音寺”,自然景点“谏玉泉”,近代建筑物“粤东一壁”牌坊,纳海楼,丽泽湖,飞虹桥等,开放时间持续到晚上六点。

 

旅行地点 石壁山名胜古迹风景区
交通支出费用/人 10元
门票支出费用/人 2元
餐饮支出费用/人 30元

 

二,道韵楼

从饶平汽车站坐车到三饶镇,大约一个钟头,在三饶车站下车,即为南联主村,询问村民并沿着道韵楼的指示牌,步行不足一公里便可到达。道韵楼建于明末清初,有着400多年的历史,是迄今被发现的我国最大八角形土楼。

附近特色小吃:三饶饺,一种区别于传统饺子的当地特色小食,相当有名。

 

旅行地点 道韵楼
交通支出费用/人 18元
门票支出费用/人 20元
餐饮支出费用/人 30元

 

三,新彩楼

在三饶车站继续坐车前往饶洋镇赤棠村,大约半小时便到。饶洋镇赤棠村有赤棠楼、中央楼、棠夏楼、新彩楼、仁和楼(已拆毁)、和饶楼、六楼连片相映,是饶平最密集的围楼群之一。若在赤棠村后的西岩山俯瞰,依山错落而建的普通居民中夹杂着一圈圈庞大的圆形围楼,蔚为壮观。

新彩楼全楼皆以黄泥土夯成,内抹贝灰,是饶平境内楼层最多、最高的土楼,现保存较为完好,1982年珠江电影制片厂曾在这里拍过电影《天赐》,2014年台湾也在这里拍过电视剧。

附近特产小吃有油嘴,甜左(鸡爪,鸡肉,鸭肉)等。

 

旅行地点 新彩楼
交通支出费用/人 10元
门票支出费用/人 20元
餐饮支出费用/人 30元

 

饶平一日游不可错过之

饶平旅游特色小吃:饶平狮头鹅、高堂菜脯、宝斗饼

饶平旅游纪念品:公园小摊贩的小饰品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8919,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