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深高铁——饶平站(上)

城市档案:

 

饶平
外文名称 Jaoping /JiaoPeng/Joepen
人口 1,023,894人
面积 2,227平方公里
人均GDP 18582元/年
GDP总计 190.26亿元
气候 海洋副热带季风气候区
经济增长率 11.2%

 

 

 

 

 

1、沉重的起跑——饶平驶进快车道

接续泡上几包茶叶,悠然度过了上下午。这种清闲自在的生活,在厦深高铁饶平站站长冯为钦眼里,却多少有些苦闷,索然无味。每日里望着进站后远去的客人,基本是有去无回,登上这饶平的月台的,多的是背井离乡的“异客”。

然而一到节假日,尤其是春节、清明,又是另一番景象。这时的冯为钦,便会乐不可支,正如他所说,“每每这个时候,我们就兴奋呀,熙熙攘攘,好多饶平人都回来了!”。此刻虽然忙碌,却成了平淡无奇的生活里难得的调剂,为这个站长眼里“连夜生活都没有的地方”平添一丝生气。

“饶永不瘠,平永不乱”

饶平县,辖属潮州市,地处广东省“东大门”,毗邻福建省,南濒南海,陆域面积占潮州46.21%,总人口102万人(占潮州总人口43.9%),可见,一个饶平,便可谓半个潮州。

2013年度饶平县GDP不足潮州市年度GDP的四分之一,而这一年潮州市GDP也仅在广东省的21个地级市中排名第18位,仅约为排名第一的广州市的十九分之一,由此可见,饶平县的总体经济水平相对落后许多。

然而,县志里对于“饶平”,却有着不凡的陈述。饶平者,乃取“饶永不瘠,平永不乱”之意,寓意着这片土地上,永远不会有贫穷和战乱,身处“省尾国角”的事实,确实令其在战火纷飞、民不聊生的年岁里,得以偏安一隅。可地理偏僻,交通的不便,也令饶平迟迟不能融入三十年来腾飞有如脱缰之马的中国经济,游移在外,与之形同陌路。

相传,本地著名土楼道韵楼的祖先,携领同族众人从闽地迁徙饶平时,便称此地乃“官财不济”之地,落户于此,子孙便难有官运亨通,财达兴旺的福分了,然而寓居于此,坚守不移者,为的是此地安安稳稳,可致人丁兴旺,权衡之下,便以人丁为头等要事,也不管富贵显达,只求能儿孙满堂了。安定而足以养人,饶平的偏僻由此可见一斑。

穷则思变,曙光初见

高铁开通前,饶平县没有客运火车站,县人多往珠三角打工、求学,出行只能做汽车,若要乘坐火车则必须前往汕头火车站,即使一路顺畅抵达深圳,也得耗费个五六小时,不便利的交通严重制约着饶平的发展。

于是在厦深铁路规划之初,县领导便极力争取,促成铁路线在饶平设站。高堂镇镇政府郑朝阳介绍说,两个高铁站之间一般距离是30、40公里,但饶平站距诏安站只有10几公里。

2013年12月,厦深高铁开通,饶平一下子迈进了高铁时代,南下深圳,两个小时,北上厦门,一个小时。一夜之间,饶平便得到了门票,终于有机会融入深圳、厦门等大城市三小时生活圈。

从饶平县上空俯瞰,厦深高铁饶平段自钱东镇开始,蜿蜒穿过该镇5个村庄,进入高堂镇的7个村庄,最后通过联饶镇的8个村庄,驶进福建诏安。饶平境内高铁轨道全长为24.61公里。饶平站设在高堂镇,是厦深高铁自厦门进入广东境内的首个网站。

入粤首站,最美月台

驱车沿着宽阔平坦的进站大道,直接开到饶平站站前广场。广场尚未全部建成,站区则基本完成施工。饶平站外观富有岭南特色,主体为白色,屋顶呈朱红色,清新明丽的色彩让人觉着舒适。

据了解,饶平站大约有47个标准足球场的大小,站房总建筑面积三千多平方米,是深圳北站的百分之一,车站最高聚集人数400人。进入站内,便可看到四条铁轨静静地卧在月台下,整个月台采用无廊柱钢结构建设,少了柱子的遮挡,视野更显开阔。

“该月台是厦深全线唯一无柱月台,被誉为‘全线最美月台’”,饶平铁协办副主任黄映之在接受《潮州日报》采访时说。作为广东的东大门,饶平站规模不大,采用无柱雨棚设计,既美观大方,又不会耗费太大成本,很好的展示了广东的“脸面”。

“只有萝卜,无米下炊”

在厦深高铁开通四个月过后,饶平站的站前广场未见有大的进步,配套设施严重欠缺,给出入站的旅客带来了不便。

原本在规划中,站前广场总占地面积约613公顷,有九百多个足球场那样大,将配套有公交站、汽车客运站、的士停车点和公共临时停车场。在进站大道两侧,也计划着栽种木棉、金凤树、柳树等岭南特色植物,让旅客一下就能够感受到饶平的地方特色。

但是,目前饶平站接驳县城车站的公交车班次十分有限,站前圈定的的士停运点多数时候没有的士车停泊,相反却三五成群地聚集着一些无证运营的面包车,司机多是本地四五十岁年纪的大叔。据这些黑的司机反应,饶平站的客流少,正规的士车到这边拉不上什么客人,而且成本也不菲,自然竞争不过他们这群本地的私家车。

出了站门后,往右走,在公交车站边上,仅有的两家小店门庭冷落。一家是便利店,据店里的服务员林小姐说,该店是老板缴纳了少许地租金后,自家搭建棚屋盖起来的。简陋的玻璃门里,平行地摆放着四行货架,售卖着时兴的饮料和高堂镇有名的特产——高堂菜脯。

一位刚刚出站的江浙游客进店后,在货架中踱步了几个来回,摇了摇头,挑了两瓶饮料就走了,一脸失望的样子。被问及对饶平站有何印象时,这位游客散慢地说,“我也只是路过,县级的站,也就这样了”。

配套设施如此欠缺,然而在规划蓝图中却并不寒碜。对此,饶平规划股股长表示,“饶平站前服务配套现在还很落后,没办法按规划实施,这属于地方经济问题”,他解释道,“饶平县不是不肯花资金,饶平县很穷,每个地方都要资金,顾及不来。就象是一个很穷的家庭孩子,没有钱给他买像样的衣服”。

“饶平县很穷”,农业占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以上,而饶平站所在的高堂镇,历来是个以农业为主导、种养并举的传统农业镇,特别是萝卜种植尤为突出,种萝卜、做菜脯是当地人最为普遍的谋生方式,饶平站就坐落于成片的萝卜地中间,于是当地人戏称是“萝卜地里种出来的高铁站”。由于第二、三产业发展滞后,单一的经济结构严重制约了该镇发展,更不可能有多于的资金投入到于高铁相关的建设中来。

“黄金通道”价值何在

饶平将厦深铁路视为“黄金通道”,以此可以接受海西经济区和珠三角经济发达区域的双辐射。铁路建成后,高堂镇农副产品乃至饶平县的特色产品销往外地的途径都已相对便捷。但高堂镇镇长也坦言,菜脯的附加值不高,产生的经济效益低,加之相关企业的思路并未拓开,实质上产业受到的正面影响不大。

本地企业金德陶瓷的詹经理说:“以前我们在招工的时候,提到饶平,大家会问那是哪里,可是现在呢,大家知道,哦,那是高铁经过的地方,应该不错。”高铁在饶平设站,使他们在招工时免掉了很多劝服的口舌之累,工作方便很多。

就此,饶平站的开通,带来了丰沛的人流,给这个偏远小镇引进人才带来了希望。

“有了高铁,那些技术性的人才就愿意过来了,交通方便,仅这一点就解决了他们的大部分顾虑”,新功电器人事部的林经理坦言,“我们跟他们说,相对于发达地区的激烈竞争,在我们这里更能给他们提供一个发挥的平台,在珠三角你可能只是个助理研发师,但在我们这,只要你有能力,就可以给你一个实验室。”

金德陶瓷在生产季度里,需要有大量的手工操作员,这些操作员虽然不是高端的技术人才,但据金德陶瓷吴经理表示,在以往,这类操作员也是宁愿抱团待在发达城市区,如今饶平相对便利的交通,“相信让他们也有了新的选择”。

在上浮山工业园区处,无穷食品公司正在建设新厂房,预计2014年六月运营后,产能将达到现在的三倍,用工的缺口压力很大。“我们的工资水平,实际上跟二三线城市是对等的,”无穷办公室李主任,“高铁站开通后,自然方便了我们招工的工作”。

偏远小镇产业多以劳动密集型为主,本身用工需求就大,加之地理位置不便,招工困难,时常面临用工紧缺的问题,饶平站的开通,为饶平企业的发展缓解了切实的难题,也方便了来饶平的商务洽谈。

“以前客户要过来,我们得为他们定机票,买单,现在有客户直接说,我坐高铁过来就好啦”,无穷公司李主任谈到高铁站对于商务洽谈的助益,顿时眉飞色舞。

“四月份的时候,我们公司举办五周年年庆,不少嘉宾便是坐高铁而来,县城黄岗的旅店,更是都被我们定满了”,以经营电磁泡茶炉为主的新功电器公司人事部的林经理讲到,“现在公司领导来往深圳、广州,要方便很多,很多业务都可以经由高铁线过去洽谈”。

铁路的开通,除了给企业带来经济效益外,服务大众所带来的社会效益也是显而易见的,这一点尤其体现在县民的旅游出行上。

铁路的开通,除了给企业带来经济效益外,服务大众所带来的社会效益也是显而易见的,这一点尤其体现在县民的旅游出行上,更多的人选择了出行旅游,奔赴两端的深圳、厦门,几乎每天都有旅行团出动。

 

厦深高铁的确给饶平的发展带来了新的面貌,但在客运线带来的人流之外,饶平在实业方面也有另外的发展底牌。

发展港口经济,接受中山市对口帮扶支援以及巩固做大自己的特色产业,是未来饶平实现自身飞跃发展的三个关键机遇。

古之柘林湾,今之潮州港

2011年国有特大型发电企业中国大唐集团公司计划投资800亿元建设潮州港,意将其打造成“中国的阿姆斯特丹港口”。大唐看重潮州港,是因其地理位置相对毗邻珠三角和海西经济区,且水深、避风条件相对较好,不淤积,腹地广。而相邻的“汕头港”,不过百多年的历史,俗语云:“未有汕头埠,现有柘林湾”。这柘林湾,指的就是现在的潮州港。

柘林湾从北宋开始便有海上贸易,到清雍正时期最为繁盛,后因汕头开埠通商,柘林湾才逐渐衰落,虽为天然良港,却长期未受到重视,开发相对滞后。

在确定了对潮州港的开发政策后,潮州市成立了潮州港经济开发管理委员会,委员会独立于饶平县外,隶属潮州市,管理潮州港附近的十多公里土地,目前港区内已计划完成的项目有大唐电厂项目,亚太通用码头项目和华丰集团的甲醚生产项目,其他项目仍在洽谈引进。其中大唐电厂所发电量流入广东电网,为广东的经济高速发展下的用电紧张减压。

 

对口帮扶政策下的大发展

2013年,广东出台政策,要求中山市对口帮扶潮州发展经济,两市在2013年正式签署合作协定。 “中山的领导要过来潮州挂职,潮州的过去中山挂职”,委员会王主任表示,“对口帮扶的形式,中山的资金、人才、技术都可以过来支援我们,比以前产业转移要灵活得多”。

在实际帮扶过程中,中山和潮州采用专业镇一对一结对互推发展的方式进行,18个专业镇对接融合,40名镇一级干部交叉挂职。其中,饶平钱东镇与中山黄圃镇是首批结对帮扶专业镇之一。

黄圃镇在中山北部,是中国首个食品工业示范基地。作为中国腊味食品名镇,黄圃镇是广式腊味的发源地,腊味食品工业十分发达。而饶平钱东镇同样作为食品工业镇,在进行产业整体布局和品牌打造方面亟需借鉴黄圃镇的成功经验。

钱东镇自身的确有令当地人引以为傲的食品工业,其中首屈一指的便是盐焗鸡产业,名声在外的便携装盐焗鸡食品让钱东镇获得了“中国盐焗鸡之乡”的美名。

钱东着手建设食品工业园区,集中本地优势盐焗鸡企业,镇委刘国亮谈论起盐焗鸡产业,声音洪亮而清越,感叹到“去到那里,你首先看到的是一大片的老厂房,往里走就是新厂房,再往里,整个后山(上浮山)都新的产业区了。”刘国亮讲的这片产业园区,正是以无穷公司为主的盐焗鸡企业的新厂选址,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企业纷纷将新厂落户到园区内,在以后的生产配合上将更加方便。

与此同时,钱东镇获准建设省级别的中山潮州食品质量检测检验中心,县级别城市建设省级别检测机构,足以看出饶平万众瞩目的产业潜力。中心建成以后,澄海、诏安等附近地区的食品检测工作都可以转移到钱东进行,提升工作效率。

盐焗鸡的产业神话

盐焗鸡,本是来自客家的一道传统美食,如今却发展成为了饶平一大特色产业。十年来,饶平钱东涌现出无穷、好味来、无尽等多家知名盐焗鸡企业,形成了以盐焗鸡食品为龙头,调味、彩印、包装为辅的产业链,成为饶平的一大支柱产业,产业总产值达数十亿元。

钱东镇盐焗鸡年生产能力超过15万吨,相关产业从业人员近万人,产品销往山东、湖南、四川、浙江等地。盐焗鸡产业集群发展壮大后,2013年成立了广东肉禽制品行业协会,为会员企业与政府沟通牵线搭桥,同时也规范了整个行业的发展。

亡羊补牢,饶平能否有明天

在经过了数十年老牛拖车似的缓慢发展后,饶平频现发展的新契机,闽粤经济合作区、台商投资试验区等战略发展规划纷纷花落饶平。

饶平曾经是台商在陆投资的热门选点,高峰时有台企两百多家,目前只剩二十余家。“优惠政策逐渐没有了,很多企业就向外走”,来自台湾的詹经历如是说。

与此同时,同为欠发达山区的福建漳州市诏安县,与饶平毗邻,近年来经济发展突飞猛进,已经由十年前的远远落后,变为步步紧逼并试图追赶饶平。这边是广东的东大门,那边是福建的南大门。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越来越多的广东企业,特别是潮汕的一些企业,宁愿绕过饶平,选择在诏安投资建厂。

“因为诏安能够提供更为优惠的招商政策。”一位汕头籍的潮商坦言,“一亩土地的出让价格,在诏安要便宜很多。”

企业不愿来或者来后离开,这是饶平发展的窘境,而新政策是否能成为饶平发展的契机,为饶平输血甚至构建起自身的造血功能,有待我们做持续的观察。

如今,饶平已得政策之风,又有自身不可多得的天资禀赋,搭乘厦深高铁开通的契机,沉重地转身、起跑,三十年河东的流水,谁有知来年向西!

 

 

 

 

 

2、饶平盐焗产业:只在鸡上做文章

盐焗鸡,是将处理过后的整鸡填充作料、涂抹香料加以蒸煮后,再用粗盐用器焗制。传说在清朝时,饶平钱东镇有一户姓郭的村民,儿子在朝廷当盐工,生活十分艰苦。郭母不忍心,便杀了一只鸡,蒸熟后加上潮汕卤味,用猪油纸包裹送给儿子。儿子收到母亲的水煮鸡后,不舍得吃,便把鸡埋在盐堆中。几天后,水煮鸡已经变成“金黄色香鸡”,无意之中被盐场主发现。场主吃完大赞,说:“要是你家能做出这只鸡,包你以后不再穷。”

这就是饶平县钱东镇的盐焗鸡品牌“无穷”由来的传说。以盐焗鸡为特色产业的钱东镇,全镇16家盐焗鸡肉企业,覆盖了全国八成的市场份额,年产量20万吨以上。广东禽类制品行业协会也在2013年底落户钱东,为整个盐焗产业的发展保驾护航。

然而,与其他食品行业相同,饶平的盐焗鸡产业也面临食品安全的挑战。与此同时,身处“省尾国角”的饶平,钱东镇在地理位置上也面临人才引进的问题。

无穷:一心一意只做鸡肉食品

无穷最早的门店,起源于清朝末年,开创人郭家泰借鉴客家盐焗鸡制作技术和传统工艺,结合潮汕地区特有的食品调料,研制潮式盐焗鸡,并在市井开始“无穷”铺号。一代代传承,直到第四代传人郭伟钦,在1999年成立“广东无穷食品有限公司”,盐焗鸡最先在饶平钱东开始走上工业化批量生产之路。

“人都是透明的”,一走进无穷办公室,听到的便是无穷董事长常挂在嘴边的这一句话。负责接待的龚璐女士向我们解释, “这句话是说做人要凭借实力,时间会分辨务实和浮夸。”

谈及无穷经营15年的成功之道,主任李佳俊认为,无穷的成功得益于脚踏实地。无穷现在开拓的市场主要集中在长江以南地区,包括海南、浙江、江西、湖南、广东五个省份。

“不贸贸然开拓其他省份的销售管道,是因为,按照惯例,在销售前需要做充足的市场调研” ,李佳俊说,无穷会按照不同的地方研发新口味,对产品进行改良,“比如有些地方比较吃辣,有些地方不吃鸡爪等。”

“无穷只在鸡上做文章”, 李佳俊说,无穷的前瞻性,在于把精力集中在产业链和渠道的拓展上,不像其他企业会投资房地产等与主行业毫无相关的产业。无穷的下一步战略,是在镇政府的牵桥搭线下,建立广东钱东中潮食品质量检测检验中心。

检测中心在粤东地区可以算是一片空白。截止目前,仅饶平钱东镇就有近30家食品企业,而除了质监局外,周围就只有一家位于潮安县的凉果检测中心,这显然是不够的。

“无穷现在已经申请到第三方检测机构的证书。希望能推动检测中心的确立,吸引到粤东或者福建福州等地的食品检测,走集团化的步伐” ,龚璐说。除此之外,无穷将着重建立自己的物流公司,这样既能降低成本,也可以承接其他公司的物流。

龚璐说完,往窗外望去。透过二楼办公室的玻璃窗,无穷大门旁的标语赫然可见:“做中国最好的鸡肉食品企业。”

产业发展:抱团能取暖

其实,盐焗鸡本是客家梅县的一道特色菜。“以前说到盐焗鸡,人家只知道这是梅县的特色菜。但现在非常确定是饶平钱东”,李佳俊说。

由于政治原因,大量客家人南迁,使得客家的饮食文化流转到了饶平,得到发扬和传承。但是,如果钱东镇希望能成为盐焗鸡之乡,仅靠一两家企业的力量是薄弱的,所以必须抱团发展。

2013年底,广东禽类制品行业协会在钱东镇落户,给抱团发展的盐焗产业一个正式的名称。邱瑞是该协会的副秘书长,他解释道,肉禽协会的成立是由企业自发,民政局批准,“相当于在企业与政府之前架起桥梁,有助于提高盐焗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

如何降低企业的风险?邱瑞介绍说,肉禽协会会根据企业提供的材料,制定针对每个系列或每个产品的安全标准。上报政府部门批准通过后,便能形成具有强制性的规则制度,这对于保证食品安全具有很大的作用。

从三鹿的三聚氰胺,到双汇的瘦肉精事件,食品安全已经成为中国百姓最担心的问题。钱东的盐焗产业,也曾因为一种红曲黄的添加色素,在2012年而出现过食品安全危机。这时,协会可以透过媒体,为企业发声。

比如在禽流感高发的阶段,盐焗鸡也会 “躺着中枪”。邱瑞介绍说,像盐焗鸡一样加工过的肉禽制品,出厂前的消毒都达到121°,“不可能存在禽流感病毒”这一说。但由于百姓对生产流程的不了解,禽流感时大家谈鸡色变,很容易形成偏见。而这时,协会通过媒体向大众解释,会比企业作出的回应说服力强。

钱东镇镇政府委员刘国亮说:“禽类制品行业协会的落户,让同行业抱团,并以此建立同一的盐焗鸡生产的标准,这能一定程度上保证食品的安全问。”

挑战:如何突破“省尾国角”

盐焗产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落户饶平,企业享受到劳动力丰富,土地成本低的优待。然而,饶平位于“省尾国角”的地理位置,还是给盐焗产业的高端人才引进提出新挑战。

以无穷为例,盐焗新产品的研发需要高端人才。而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趋向于在珠三角等发达地区工作。于是,无穷与华南理工大学形成生产研发合作,引进高校人才。一方面,学生得到实践的机会;另一方面,企业也可以借此自我宣传。而厦深高铁的开通,也使饶平融入了珠三角三小时经济圈,交通上的便利有利于人才的引进。

除此之外,饶平借助政策的优势,加快与中山黄埔镇的合作与对接。中山黄埔镇是以腊肉为主的食品专业镇,在食品研发、生产与销售上走在前头。两个镇的副镇长会相互到对方挂职,交流经验。

“十二五”期间确立的中潮食品工业园正是两市合作的大项目。项目将分两期来建,重点围绕“一园两中心”,即建立中国禽类养殖加工产业园、禽肉研发中心和禽类产品安全检测中心,建立大型蛋鸡孵化中心和养殖场。

刘国亮自豪的说:“明年(2015年)去到那里,你首先看到的是一大片老厂房,往里走就是新厂房,再往里,整个后山(上浮山)都新的产业区了。”

 

 

 

3、饶平“穷游”须思变

厦深高铁2013年12月28日通车后,进入高铁时代的饶平正踌躇满志,准备抓住高铁带来的种种机遇,而旅游业是其中一个。

饶平县政府及其所属的潮州市政府,依高铁开通出台相应的政策规划,加大投资建设。饶平旅游业似乎一下子触及了腾飞的光芒,但垂下追望光芒的目光,是荆棘满途的窘困现状。

“岭南佳胜地,瀛洲古蓬莱”

饶平东西狭、南北长,呈马蹄形,地理状况自北向南分别为,北部千峰挺秀,中部丘陵起伏,南部平原沃野,其沿海岛屿罗列,也有众多港湾,自古有“岭南佳胜地,瀛海古蓬莱”之美誉。

在中国,有一半以上旅游景区分布在农村地区,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乡村旅游开始形成超速发展态势。

近年来,绕平也结合国家旅游局推出的“乡村游”旅游主题,大力发展着乡村旅游,着力挖掘乡土文化。曾通过协调整合推出绿岛山庄、云峰旅游山庄、南国生态园、道韵楼的乡村游线路;也进行“寻找广东最美乡村”评选活动等吸引游客的活动;更曾进行旅游基础设施的建设,不断完善景点旅游功能。

让饶平与旅游强县挂上钩,一直是饶平县旅游局的愿望,厦深高铁的开通似乎是个不可多得的契机。

厦深高铁不能让饶平“一通百通”

“晴空万里的早上,厦深高铁动车穿过饶平,来到高堂,游客络绎不绝地从车站走出来,他们早上到北部看土楼,中午在绿岛山庄烧烤,晚上到南部欣赏海景”,这一场景不止一次在政府工作人员脑海中上演,但也只是在脑海中上演,现实没有上演过一次,至少厦深高铁开通这四个月来,没有过。

交通不便一直是这个被称为“省尾国脚”饶平的“短板”,外地旅客要到饶平旅游需坐汽车“长途”到小县城旅行,但高铁开通后,饶平立即融入“粤闽3小时旅游圈”,长途旅行变短途,千里之外的美景转瞬就能到眼前。高铁似乎在为饶平的旅游带来了一场速度的革命。

但实际比预测残酷,不止一点,是很多。高铁的开通对于饶平当地的旅游业影响真的是微乎其微,甚至是反作用。饶平市旅游局给出一组数据:高铁开通后,五一期间,从饶平出到外面旅游的人数占饶平总人数的20%,但是进来饶平旅游的人却很少。饶平站站长也曾说:“每一天,都可以看见旅行团带着游客到厦门深圳旅游,但是很少看到有旅行团带团来饶平旅游。”

厦深高铁确实缩短了沿线城市与饶平的距离,但是无法改变饶平县内景点与景点之间那“漫长”的距离。要在饶平景点之间穿梭需坐汽车“晃荡”上一两个小时,有的更甚至大于三小时。比如,游客在饶平高堂镇下车后,若要想去看土楼,要先坐专线车到黄冈镇转车,再颠簸一个多小时山路到达目的地。

造成这样县外短途县内长途的状况,是因饶平景点是散在各个镇区,并且交通不发达。将饶平从南至北联结起来只有一条主干公路,公路上未见一处的汽车站牌。规划股张股长的说,目前为止,饶平镇与镇之间的公交线路一条都没有,公交汽车只会在自己的镇里穿梭,处于随叫随停状态。

除了交通之一短板外,缺少宣传也是饶平旅游的缺陷。“饶平的景点是纯天然的。”规划股张股长这样说道。“纯天然”并非绿色无污染之意,而是饶平旅游景点缺少宣传开发的婉转说法。饶平路上会看到“欢迎来到盐焗鸡之乡”“欢迎来到中国日用陶瓷之乡”等广告标语,却少有见旅游景点宣传。连全国文物保护单位以道韵楼,也只有在距它200米的地方,才有一个简陋挂在电线杆上的指示路牌。

旅游景区是发展旅游业的载体,而饶平旅游业载体景区的维护十分欠缺,这是饶平旅游难以发展起来的内部原因。

“饶平曾经有六百多座土楼,但是受2006年台风“珍珠”“碧利斯”影响,如今可能只剩下两百多座,大部分已成为危楼,里面的居民只要下雨就不敢睡觉。”饶平旅游局如是说道。而黄冈地区的石壁山风景区,沿路空气清新怡人,但是在休息区,垃圾异味散发给人不适之感。

“在旅游业比较发达的地区,他们每年的旅游的投资量都是非常巨大的,但是在投资这一块,饶平现在打不起这一张牌。”旅游局难过的说道。

饶平有粤东地区县域最长的海岸线,有丰富的海滨旅游的资源。旅游局表示:“但是因政府缺钱规划,现在海滨区域内的旅游景点主要是家庭式的经营模式,就一个家庭在那边稿,规划经营的投资很随意,缺乏宏观性,不利于整个海滨旅游的发展。”

在2007年到2011年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的时候,广东曾希望把特色景点饶平土楼推广出去。“但福建省早以亿为单位全面维修土楼,早早把漳州土楼的世界文化遗产名片打出来,就这资金这一条,广东拿不出来。”旅游局说。当然福建土楼的数量多是其优势,它的一个镇就有300多家(土楼),这饶平没法比。

“旅游投资是饶平要发展旅游业的重中之重,但我们旅游局确实难以负担其庞大的资金量,旅游局现今的办公地点还是‘借地办公’”,旅游局工作人员做在狭小的旅游局办公室如此说道,而这办公室除了招待客人的小木桌椅,就只有一张老旧的办工桌、古老的壁柜与一台破旧的有些发黄的计算机。

饶平旅游是奋起直追,还是举步不前

这些原因禁锢着饶平旅游想要腾飞的手脚,让其空有壮志而难前行,每前进一步都会让全身疲惫,窘迫难言。

顶着“扶贫县”这一称号的饶平,政府确实难以对于旅游业伸出援助之手,但贫可思变,自身无法实行,可请“外援”——招商引资。

在厦深高铁开通的四个月后,饶平开始积极筹备的旅游招商计划,向外公布了九个旅游招商项目,并明确告知各个旅游景区优势,投资回收年限等,其执行也落实到具体的人头上,以提高效率与积极性。

除了明确旅游招商外,旅游局也早在厦深开通前,积极主动联系了国内顶级的旅游规划与投资的企业,如中国规模最大、美誉度最高的全产业链旅游创意服务商的巅峰智业。旅游局表示:“政府方面支撑不起庞大的投资量,所以我们希望有好的企业来做规划做配套投资,我们也正朝着这方面积极做着。”  旅游局敢这么大动作寄望于企业规模化开发旅游景区,是因为在饶平有成功实例,如饶平内为数不多的由企业经营的旅游景区绿岛山庄。绿岛山庄的旅游的基础设施与配备,在企业资金投入为主,政府投以辅助与政策上的优惠,得到逐渐的完善,2010年挂上了国家4A级旅游景区的牌子。而它创新的商务会议的旅游理念,让绿岛山庄改变了在政府补助下才勉强收支平衡的状况。

旅游局表示:“在规模化的投资建设,以及能不断的创新经营理念中,政府是难及企业的,所以政府能做的是帮扶,如在引入方面,税收方面做一些帮扶,给予驻入企业好的投资的环境。”

除了招商引资,积极牵引企业进驻饶平旅游业外。政府也在以渐渐从财政上做一些旅游基础设施的建设。如在2013年,全县投入21824.1万元,主要完成厦深铁路饶平火车站进站公路工程,阶段性完成国道G324线与省道S222线连接线改建工程等。2014年,饶平也会进行茂芝“全德学校”修缮、革命纪念馆、绿岛山庄和青岚地质公园设施建设配套,整合自然地貌、革命遗址、历史文物和非遗文化资源。

而潮州市未在接下来两三年加大连接市与市之间的一些道路交通建设,如开工建设宁莞高速潮州段,进行大潮高速潮州段和疏港铁路前期工作等。潮州2014年的也针对厦深高铁的开通,专门设立“潮州市奖励旅行社‘引客入潮’旅游专项资金”,来推动包含饶平在内的潮州旅游经济的发展。这对于饶平旅游业的发展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发展的机遇。

但无论是厦深高铁还是潮州完善交通道路的建设,要对饶平的旅游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有一个前提条件必须是饶平的旅游业发展起来,必须有这个硬件,才能带来较大的效益。

对于现饶平现今自身旅游资源小而散、基础设施不完善、旅游投资少等方面的缺陷,旅游局说:“这些寻求旅游业发展的活还得一步一步干。”

在未来,饶平旅游业最终是披荆斩棘踏上腾飞的前方,还是仅能遥望那空想的光芒,全看今日能否不畏窘迫现状,紧抓高铁契机一步一个脚印的干实活。

记者:郭泽纯 梁静怡 罗文娴 林东健

指导老师:杨艾俐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8902,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