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深高铁总概况2|一波多折,跨越的不止是山河

xiamen2

厦深高铁通车,更加方便了沿线各地商务、旅游等交流,与福厦高铁的连接,打通了中国东南沿海的高速客运通道,形成“四纵四横”的长途客运格局。但是,打造这样的格局并非一蹴而就。厦深高铁工程的建设可谓几经波折。最初定于2011年底通车,后来推迟到2012年年底,之后又推到2013年国庆前后,最终,才在2013年12月28日正式通车运行。

 

一、7·23 事故和铁道部内部震荡

厦深铁路设计工期为4年,期间通车时间一再推迟。从计划到实现通车,整整花去了9年之久。在铁路部门工作了三十余年的工程师王锦荣称,厦深铁路的工程建设滞后,与7·23动车事故及前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下台不无关系。

2011年7月23日,北京南站开往福州站的动车,与从杭州站开往福州南站的动车,在温州发生追尾事故,后车四节车厢从高架桥上坠下造成40人死亡,约200人受伤。事故过去半个月后,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开展高速铁路及其在建项目安全大检查,适当降低新建高速铁路运营初期的速度,这是我国铁路的第一次减速。国务院决定对拟建的铁路项目重新组织安全评估,暂停审批新的铁路建设项目,部分铁路规划可能会因此被撤销。

2011年9月份,多家媒体曝出全国铁路工程大面积停工,包括厦深铁路在内,共计愈1万公里。有分析称,停工原因在于中铁、中铁建两大公司资金紧张,连供货商也拿不到货款。属于资金来源的国家投资和银行贷款都已减缓甚至暂停,导致铁路建设资金紧张。

同年12月,国务院公布调查结果,认定7·23事故是一起设计缺陷、把关不严、应急处置不力等因素造成的责任事故。其中负有主要责任的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于事故调查中被发现涉嫌重大经济问题,被另外立案侦查。至今,刘志军案尚无定论。

刘下台后,2013年的两会决定铁道部改制, 并入交通部,实行政企分开,建立铁路建设总公司。改制以后,原铁道部的债务由铁总公司承担。据北京日报报道,业界估算,原铁道部遗留下来的2.66 万亿元的巨额负债和高达61.81% 的负债率,乐观预计也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来消化。

但是,由于厦深铁路属于国家 “十二五”规划铁路项目, 其建设目标和规划不变,所以必须恢复施工。

 

二、施工、征地、拆迁难拖累施工进程

除了7·23事件和铁路部门内部问题等突发原因外,厦深铁路工程进度缓慢也源于其自身的工程特点。《中国铁道建筑报》这样评价厦深铁路:工程任务重、工期紧,桥梁结构类型多、施工难度大、软基处理复杂、征地拆迁艰难,重难点控制性工程多。

据《闽南日报》报道,厦深铁路梁山隧道,为其重点工程之一,总长9888米,计划投资3.8亿元, 云霄境内的出口段长达4.4公里。由于泥土多、渗水量大等地质难题,该工程的进度一度受阻。历时3年3个月,终于在2011年1月贯通,距离厦深铁路原计划2011年年底的通车时间只剩下不到一年时间, 而另一重点工程榕江特大桥却仍在施工,此外广东境内多段铺轨工程处于停工状态。

厦深高铁陆丰站在征地时就遇到阻滞。陆丰段线路长49.3公里,经过市内七个村镇。陆丰站又叫高美站,东边与惠来的葵潭镇接轨,西边与海丰的大湖站接轨。至于陆丰站周边的用地规划,市政府请来广东省建设局专家设计规划。且打算修建两条新路通往高铁站,相关的客运专线也会相继开通,并计划在陆丰站附近建设宾馆、广场等配套设施。

蔡振武主要负责铁路路段的土地拆迁工作。5月14日,政府公安对铁路沿线居民迁建的楼房进行拆迁。 但当地很多居民都不理解,还希望能守着那片田和自己的违建住宅。蔡振武认为,如果陆丰站通车,可以带来大量客流,到时他们可以做小生意、开旅馆、餐店等,但村民对此并不理解。

2011年12月起,此前停工的惠深段等标段恢复施工,厦深铁路惠深段属于开工较晚的标段,也是全线进入架梁的标段。

2013年5月17日,榕江特大桥全面完工,至此,厦深铁路所有重要桥隧工程都已竣工。榕江特大桥位于连接广东省揭阳市、汕头市的榕江之上, 是厦深铁路全线建设中的亮点、难点,也是影响全线通车时间表的工程之一。至此,厦深铁路的建设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

福建段和广东段2013年4月26日实现接轨,福建段在7月中旬进行联调联试,整条铁路在2013年年底达成了通车条件。

文/彭曼 王敏琳

指导老师:杨艾俐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8875,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