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长辈居家养老 ——汕头“夕阳工程”之老人用品见闻

呼援通”进千家 智能化居家养老新体验

超级台风“天兔”正面袭击汕头那天,时逢天文大潮,狂风席卷海水涌入汕头,老城区陷入一片汪洋。

八十多岁的林平镇、陈佩钿夫妇金平区乌桥街道二马路31号的家,很快变成“泽国”。当天下午3时许,家里渍水没过老人大腿,床板都被浸湿了。老两口惊慌不已,陈佩钿站着都感觉要浮起来。林平镇急中生智,按下了刚从街道办领回来的电话上的红色“紧急呼叫”按钮。

这台看似与普通座机电话没什么区别的白色电话机,有几个特别的按钮,其中一个就是标着“8665000”的红色“紧急呼叫”按钮。老人只要按下这个按钮,就可接通孝思“呼援通”电话平台求助。

林平镇老人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了平台工作人员的声音:“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他将家里进水的情况告诉了工作人员,对方回答:“我们很快会派人过来。”

大约过了10多分钟,消防队员划着皮划艇来接两位老人,给老人披上雨衣,帮他们关上电闸,锁好门后,将二老送到消防局过了一夜。

图片2

“呼援通”座机为老人设置了红色的“紧急呼叫”按钮与“亲情电话”按钮。 邝颖嘉/摄

两位老人所使用的“救命电话”,叫孝思“呼援通”系统,由一台白色座机和一个移动呼叫器组成。座机专设红色“紧急呼叫”按钮和3个“亲情电话”按钮,老人无需记住一长串号码。一旦出现紧急情况,老人只要按下红色“紧急呼叫”按钮,就能够联系到24小时在线的“孝思远程智能居家养老服务平台”。平台接到老人求助电话,能够迅速定位,根据老人的紧急情况以及已经登记的老人相关信息,将老人情况迅速反映给老人亲属以及居委会、附近医院、消防队、公安部门等机构。

据《汕头日报》2014年4月报道,自2013年5月起,住在汕头市金平区11个街道的,333名70周岁以上低保困难的孤寡、独居和残疾老人,全部免费安装了呼援通系统。

同年,汕头市龙湖区也在区内80周岁以上老人及70周岁以上低保、残疾长者中进行孝思“呼援通”系统的试点。据《汕头都市报》2014年10月报道,龙湖区政府全面实施24小时“长者呼援”惠民工程,将全区五保户、居家养老对象、70周岁以上低保老人和80周岁以上高龄老人以及该区机关事业单位70周岁以上退休干部职工纳入服务范围。

住在龙湖区珠池街道的林先本与潘春吟是龙湖区第一批“呼援通”的试点用户。去年,两位84岁的老人从居委会领回了两台“呼援通”后,就将一台放在客厅,一台放在卧室里,林先本老人就连早晚出去散步时都一直随身携带着移动呼叫器。虽然还没发生过使用“紧急呼叫”按钮的情况,但是他对“呼援通”赞不绝口。

林先本老人的孙女林睿爽认为“呼援通”让做子女的能够更安心地出门工作,她说:“没有呼援通之前出门会比较担心,担心万一发生什么事情没有人在家,赶不及回来,现在有了呼援通担心会少一点。”

图片1

孝思“呼援通”平台上演示的智能安全服务平台服务流程。 吴雨霏/摄

据《中国老龄事业发展报告(2013)》统计:“2013年我国老年人口数量将达到2.02亿,老龄化水平达到14.8%”。如何让老人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依俨然成为了社会亟需解决的重要问题。

为积极应对老龄化社会的到来,中国政府正在逐步推行“智能化居家养老”新模式。据英国《每日邮报》2008年报道,“智能化居家养老”由英国生命信托基金会最早提出,基金会计划构建一种全智能化老年公寓,是采用电脑技术、无线传输技术等手段,在居家养老设备中植入电子芯片装置,使老年人的日常生活处于远程监控状态,使老年人在未来可以不受养老院束缚,在自己家中享受高质量的生活模式。

截至2012年5月,汕头市已迈入人口老龄化城市的行列。汕头60岁以上人口达到57.03万人,占全市总人口数的10.88%。据预测,老年人口每年还将以4%的增长率递增。

“呼援通”平台是龙湖区政府为推广“智能化居家养老”政策购买的一项为期5年的服务,截止今年10月,龙湖区政府已投入200多万元。龙湖区民政局社会事务管理股的陈科长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在一年多的实践来看,这个项目在市里头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准备向全市推广。”

截止今年7月份,“长者呼援”服务已经覆盖了龙湖区内6178位高龄老人。到10月底,“呼援通”平台已经成功救助25位长者的生命。

除了紧急救助外,“呼援通”平台还集合社会资源为老人提供精神文化、家政便民、物业维修、聊天解闷、生活照料、信息问询、心理慰藉、体验活动及法律援助等八大服务。平台工作人员每月都会打电话慰问安装了“呼援通”系统的老人。截止今年七月,孝思“呼援通”平台为辖区内1500名高龄老人拨出主动关怀电话达34423人次,提供各类生活帮助856宗。

汕头大学法学院的熊金才教授正在主持“中国社区养老体系的构建与制度保障”项目的研究,他认为机构养老只能满足少部分富人的需求,最重要的还是发展社区养老配合居家养老,才能让更多的老人受惠。而“呼援通”正是集合社区资源将老人在安顿家中养老的一项服务。

除了红色“紧急呼叫”按钮外,“呼援通”座机在数字按键的右边,设置了3个印着卡通人物头像的“亲情电话”按钮。老人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将自己的亲人的号码设置在“亲情电话”按钮后,想打给亲人只要按一下其中一个“亲情电话”按钮,就可以联系上按钮对应的亲人。

图片3

许惜珍(右)平时喜欢用“呼援通”电话的“亲情电话”按钮打电话给孙子。 周晓敏/摄

86岁的许惜珍腿脚不太灵便,不经常出门。去年,她从居委会领回了“呼援通”,将 “亲情电话”按钮设置成了自己子孙的号码。平时想念孙子时, 她就按孙子的“亲情电话”按钮,打电话给孙子。

许惜珍老人每个月都会接到来自呼援通平台的工作人员的问候,但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她更愿意按“亲情电话”按钮,联系亲人来帮助自己。

图片4

81岁的陈美贞虽然领回了“呼援通”电话,平时摔倒后,却不喜欢使用“紧急呼叫”按钮。邝颖嘉/摄

虽然政府为金平区与龙湖区大多数高龄老人们都安装了“呼援通”系统,老人们不知道如何使用系统、或是想独立解决生活问题而卸装的情况依然存在。

81岁的陈美贞独居在乌桥同济三直路129号。她也曾从居委会领回“呼援通”电话,却虽然领回了,但是却因为不习惯“紧急呼叫”按钮的警报铃声,尽管在家摔倒了几次也不愿按急救键。

陈美贞每年虽能拿到900元的政府补贴,但仍需通过卖废品维持生活,平日也会得到好心邻居的接济。老人觉得自己不会遇到需要“按警报”麻烦别人帮忙的大事,平时摔倒或者感冒了,就请邻居搭把手或者自己扛过去。今年11月里,陈美贞老人一连摔倒了4次,脚擦破皮,裤子摔破了,她自己涂药膏就熬过去了。

与陈美贞担心麻烦别人的心理类似,林平镇和陈佩钿夫妇在“天兔”之后,也不再按键求助。林平镇老人说:“上次按了求助键,我儿子、居委会都打电话来了,麻烦太多人了。我们就怕不小心按到它,惊动大家都知道了。”

由于“呼援通”右上角的指示灯总是闪烁,让老人觉得晃眼不舒服,林平镇夫妇也卸下了曾经帮助过他们的“呼援通”。

 面对人口老龄化 老年产品市场喜忧参半

2014年10月,北京大学人口所教授穆光宗在环球网发表评论称,当下许多老年人经受着“病苦老龄化”的困扰和折磨,换句话说就是现在“长寿不健康”的老年带病生存现象非常普遍,而且患有疾病和处于部分甚至完全失能状态的老年人规模正在扩大,比重正在上升。

据统计,慢性支气管炎、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和老年痴呆症是最常见的老年病。老龄化问题在加重家庭、社会养老负担时,也增加了老年产品市场的产品需求,特别是老年医疗保健用品的市场需求。

图片5

“夕阳红”中老年用品专卖店是汕头老年人产品销售实体店代表之一。 周晓敏/摄

颜美丽,汕头“夕阳红”老年人用品专卖店潮汕地区财务经理,正是老人产品销售大军中的一员,她所工作的“夕阳红”专卖店在汕头市有3家分店,其中一家坐落在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附近。

“夕阳红”专卖店本是中央电视台《夕阳红》栏目下的一个事业单位,2001年正式在汕头注册为公司。颜美丽说,在成为“夕阳红”财务经理之前,她从事手机销售,2011年“手机潮”退却,颜美丽转行从事老人用品销售。

在其工作的“夕阳红”门店内陈列着以医疗保健品为主的各式老年产品:方便翻身的护理床,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的袖珍牵引器,电子智能的血压计,自助血糖仪……大部分产品都类型多样,可供消费者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其中仅轮椅就有带便盆的,不带便盆的,可折叠的,不可折叠的,带轮子的,不带轮子的等等。

颜美丽说:“每逢国家节假日,店里的生意会好一些。由于年轻人长期在外打工,不能陪伴在老人身边,每次放假回家前就会看看老人有什么需要买给他们。”

老龄化越来越明显,是颜美丽的切身体会。她家里有公公、父母三个老人,而弟弟夫妇则需照料姨母、奶奶和曾祖母。颜美丽的父母皆患有糖尿病与高血压,平时会使用血糖仪测量数据,根据数据来调整吃药进度。她的父亲做饮食生意,要早上测空腹血糖总爱忘记,有时做着做着生意,就忘记先吃药就直接试吃或者直接吃饭,吃完才想起量血糖。后来有了血糖仪后,她父亲慢慢习惯,早上起来滴一滴血测空腹血糖,再让母亲配药吃。 这让颜美丽对老人产品的观念有了转变:“以前很忌讳,觉得医疗这些器械多出售给行动不便的人;现在觉得这些老人用品可以给老人带来很多便利市场巨大。”

颜美丽还表示,近年来网上老年人专卖店的兴起对实体店有一定的冲击,年轻人开始倾向于在网上为老人购买产品。在林先本老人家里,除了“呼援通”外,还可以看到按摩器,腰带,护膝等孙女林睿爽从网上为老人们购置的老年产品。

图片6

社福医疗器械有限公司门店中陈列着各式老年疾病治疗仪。吴雨霏/摄

包括“夕阳红”在内,在汕大附一医院长平路一侧共有9家药店和医疗器械商店,其中8家都在售卖以让老人能够进行居家医疗保健为主的老年人产品。除了老年人医疗保健产品外,在东厦南路与长平路的十字路口附近还有一家经营了8年的无糖食品店,专卖无糖食品和中老年产品。这是汕头唯一一家无糖食品专卖店,据店员介绍,现在糖尿病多发,店里经常会有老年顾客光顾购买无糖食品。

但是汕头老年产品市场在发展的过程中,也存在一些商家打着“健康”、“养生”噱头,骗取老人信任,不法牟利的现象。

家住汕头市金平区泰安华庭的宋老伯今年已75高龄,他在2012年时参加了汕头华新城小区举办的一次健康讲座。在讲座中,推销人员随机选了一位老人上台演示活血机的功效,老伯看后受到触动,购买了价值共一万多元的红外线活血机和配套的脚底按摩器。红外线活血机通电后,配套的管子会发出红色的光,老人需将配套的管子插入鼻孔进行“活血”。虽然宋老伯觉得这台活血机有效,坚持每天使用3次,但是宋老伯的家人却认为活血机并没有什么实际功效。

除了活血机外,宋老伯平时还经常购买一些保健品。在13年的时候,宋老伯购买了一家外省企业销售的冬虫草胶囊,但是其家人上网查询后发现该企业并无注册工商字号。即便如此,老人仍不相信自己上当受骗。平日里若是生小病,宋老伯也会选择自己看保健书,去药店买一些非处方药(保健品)来吃,而不愿意去医院看病。

14年年初,宋老伯因吃太多补品而上火,腰椎病又加重,其家人坚持将他送去医院住院疗养,他的病情才有好转。宋老伯有两儿一女,儿女们也曾为老人购置血糖仪或是阿胶、人参等补品,但老人很少使用儿女购买的保健仪器,更喜欢自己购置老年用品。

熊金才教授,认为当下的老人用品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存在很多问题:很多与老人相关的产品缺失;目前市场上的老人用品多重视医疗保健,也没有指定相应标准。

熊金才还指出推动老人产业的发展需要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他说:“国家要投钱,包括硬件设施、人才培养,硬件与软件都需要国家长期性的规划;像日本等国家就有专门负责这种的护理专业,国家要承担责任,在钱,土地,税收与人力资源培养等方面下功夫。没有这些就发展不起来。”

(李倩彤、郑桂玲、梅贞欣、蔡佳煌对本文亦有贡献)

 

记者:吴雨霏、刘依璨、周晓敏、邝颖嘉、张雅楠、罗谊、姚吴秋子

指导老师:宋骥弘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8847,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