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代购那些事

防晒霜、芦荟胶、面膜、单反相机……总是笑得很腼腆的大二男生张波,宿舍桌子上堆满货物。接下来的一两个小时里,张波将穿梭于学校男女宿舍之间充当“快递员”。

时下大学校园里不少男生女生像张波一样做着“代理”,半年前,张波在家人帮助下开始了“创业初体验”,他选择了比较时尚的网络代购。

在朋友圈上传商品图片和广告,根据顾客订单,让定居深圳的姐夫前往香港购货,张波从汕头赴深圳接货并运回汕头,为每位顾客送货上门并收费。至此,一次交易完成。

接下来,张波要做的事情是把完成的订单和商品照片拍摄下来,作为新一轮的广告,继续在朋友圈推送。

张波称,他现在已能靠自己赚够生活费。而他的“代购模式”并非他的原创,他顶多算一个比较勤奋的实践者。据了解,校园里的代购牛人不在少数。

今年不满20岁的张波,起初对代购一无所知,启蒙之师是他的姐夫。姐夫一家多年前从老家汕头潮南定居深圳,来往香港方便,“觉得不该浪费货源的地理优势”。

一直供张波学费生活费的姐姐也鼓励他:“你自己赚吧,我以后就不用给你生活费了。”

就这样,张波抱着为家人减轻负担又可以锻炼自己的想法,2014年6月开始尝试做代购。

最初每次往返仅赚几十块,现在一周纯利润可达七百元左右,此间张波克服了不少困难。

因为是自买自销,朋友圈的顾客多是熟人,在定价方面张波纠结了很久。本只是赚取港币和人民币汇率之间的差价,但在后来代购单反、手机等货物时,却意识到价格越高、差价越高,反倒没了生意。于是张波改变战略,在原价基础上增收代购费,根据不同的商品自由调整。几次交易之后,问题又来了:“我试了好多次,自己定的价格,综合下来是亏的。然后我姐夫就不让我定价了”,张波说,现在只好由姐夫先定价,自己再做参考。

跟其他微信代购不同的是,张波并没有固定专售某一类产品,而是每次根据顾客的需求去购货,从单反电脑到卫生巾面膜,只要能够买得到的,张波都可以代购。因此,他无法像大多数卖家一样以“亲试绝对好用”等广告来为自己招揽顾客,他得以不断发展至今的原因,除了一开始必不可少的人脉,还有他绝对保证正品的承诺。

当被问到做代购是否影响到他的学业时,张波笑着说:“每次(货)到的时间不一样,所以会遇上我在上课的时候,或者是我在谈恋爱、约会的时候,就会觉得很不爽。”而现在,张波已经凭借自己的不断努力和朋友家人的帮助,在日渐流行的大学代购圈赢得了自己稳定的客源,并将生意做到了校外,在独立之路上坚定的前行着。

除了像张波一样跑腿代购赚取差价的以外,有些学生选择做厂家代理,直接从厂家获得一手货源,以低廉的价格卖出去获取利润。此外,有一些人购进新鲜水果,运用送货上门的方式吸引买家进行销售。更有些微商针对资金能力有限的大学生群体,提供了分期付款的服务,把几千块的商品分成每月几百块消费,减轻了学生群体的负担。

 

 

盯住大学生群体 在人脉链中行进

2011年1月21日,微信团队发布针对iPhone用户的1.0测试版。截至2011年底,微信的用户数已经达到5000万。2012年3月,微信用户数突破1亿大关。9月17日,腾讯微信团队发布消息称微信用户数突破2亿。2013年1月15日,微信用户数突破3亿。2014年第二季末,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同比增长57%至4.38亿。至今,虽然微信官方并没有公布具体数字,但是根据第三方的观察,微信总用户数是6亿,其中国内用户5亿,海外1亿。微信用户数量的大增,不但为腾讯制造了巨大的利润,这个逐渐庞大的群体,也为微商的经营提供了极大的商机。朋友圈的出现,让商家的买卖宣传变得更简易,传播更快、更广。

gaozifengmian

(图片源自网络)

微商,在移动端上进行商品售卖的小商家,以朋友圈等社交平台为战场,以价格低廉、提供送货上门等服务的正品代购为招牌,以同学朋友等人脉展开销售链。记者制作的校园调查问卷回收资讯显示,平均每人的朋友圈内都有四人左右在做代购。

大多数网上代购,商品或国外或港台地区,进口产品价格贵,甚至在大陆很难买到,因此商家依靠在海外的关系低价买到商品,再转卖到国内赚取差价。这些货源有的像张波一样有家人在海外或经常出国,也有一些靠在海外生活学习的朋友定期供货,总之他们有着固定的供货来源。除了成本低、货源稳定,微商还有一大优势——依靠熟人传播,信任度高。

微信朋友圈本就是一个私密的小圈子,商家针对这一特点打出友情牌,再给出友情价,轻松就能赢得买家的信任。也有不少买家直接表示在朋友圈的消费“就当帮朋友个忙,买点东西”。

像张波在起步阶段,就是先靠着在朋友之间推销,又经过朋友的朋友传播,逐步打开市场。因此这种代购从购货到销货,基本都是在人脉链中进行的。消费者一方,能够足不出户买到心仪商品,心理认同感很好。

然而,从调查问卷中同样可以得出一个结果,微信朋友圈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宣传平台,但宣传效果并不是如微商想象中那么好。由于一些商家在朋友圈上频繁地发出宣传,各种产品图片铺天盖地,影响了微信用户的正常浏览,一些人会选择屏蔽微商以减少他们对自己的干扰。这样一来,适得其反,微商便得不到他们想要的宣传效果。

针对微商在朋友圈上卖广告做宣传,部分用户说:“我们并不是每天都有购物需求,他们倒是一天到晚刷广告。”在朋友圈展开买卖的行为有时候被认为是污染,甚至有用户在朋友圈戏谑地提醒“年末了,在我朋友圈卖东西的人记得要交租金”。可见,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忍受微商在自己的社交圈子里频繁地卖广告。

借助微信展开售卖,相比起淘宝等大型买卖网站,其对象范围是十分小的。学生仅仅依靠微信上窄小的人脉进行商业活动,微小的经营和微薄的利润离创业还有很大的距离,虽然微信创业不缺成功的例子,但大学生依靠微信进行创业的可行度仍不确定。

年轻人总喜欢新鲜事物,从社交媒介发展商业,这是社会的进步和发展。但是,青年人不应该对这个报过高的期望。商学院田广教授认为,“微信营销在不断发展,但传统商业存在那么多年必然有它的道理,在可预见的未来,微信营销并不能完全替代传统商业模式”。学生需要做的首先要对传统商业进行了解,把自己的功课做足,在熟知传统商业的基础上再进行微信营销。如今中国大学把四年的课程压缩到三年完成,中国大学生的学业任务繁重。学生创业是好事,可以进行尝试,但学生来学校应该把学业放在首位,而不是如何赚钱。

重新定义个体户 微商团队频现

据了解,关于微商,目前尚无规范定义,一般是指以“个人”为单位的、利用web3.0时代所衍生的载体渠道,将传统方式与互联网相结合,不存在区域限制,且可移动性地实现销售渠道新突破的小型个体行为。通俗的说,微商就是在移动端上进行商品售卖的小商家,微商包含微信电商。微信仅仅是微商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其中的一个媒介载体。

汕头大学大一学生周乐乐的代购之路,却并没有像张波那样顺利。

周乐乐是个率性乐天的人,她曾利用假期做过餐厅服务员、前台文员,高考结束后又做起微商。

开始,周乐乐在父亲支持下代购花茶。后来,她在微博上关注到一个团队代理人,是个高三女生,仅利用假期半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一万多元的交易额。周乐乐立即加入了这个团队,而那名吸引她加入该团队的高三女生“小太阳”,也成为了她的上级。

根据周乐乐的描述,这个叫“宝宝”的团队开始是代理日本的减肥产品和护肤品,“确实能赚到钱”,她曾经最高月入1.2万元,通过团队定期销售培训,她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然而几个月后,周乐乐退出了团队。“规定的营业额让我很吃力,我是学生,完成好学业才是正道”。

周乐乐透露,这个团队目前已发展到五千多人,怀抱创业梦的大学生进入这个团队,要经过打款、学习、口试、进货、销售培训、强化产品知识、初期营销准备、强化营销能力、全面网络营销培训和指导售后这一系列繁杂的步骤,仅口试就包含初试、复试和模拟销售三个环节。之后根据一次性进货金额,代理人被分成了七个不同的等级,一次进货数额越高、等级就越高、进货价格就越低,而每月的销售任务也越高;若不能完成任务则会被降级甚至开除。另外团队明确要求,代理人不允许销售其他与宝宝团队相冲突的产品,且先打款后提货,付款一律不退。周乐乐说:“不同级别的拿货价相差太大。”

据了解,在周乐乐退出的第二天,为了创建自己新的团队,“小太阳”也退出了“宝宝”。

 

依旧不乏陷阱 交易全靠信任

11月15日,南京市六合区横梁街道的张女士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条转发的广告,对方称自己在澳大利亚留学,现在勤工俭学做起海外代购,并且只为赚取少量生活费和学费。张女士在仔细浏览后发现,iPhone6的价格比市场价低一千多元,并且快递五天内就可以送到,于是心动的张女士就通过银行转账4088元支付给对方。可是一周后,她还是没有收到手机,这时对方称货刚好发完了,让她再耐心多等几天。可这之后,张女士就再也联系不上对方了。

这是日前《扬子晚报》报道的一则新闻,此外,还有大量消费者在购买代购产品时受骗,价格比市场价高、所谓高档正品其实是小作坊生产的三无产品,甚至像张女士这样汇款之后就没了音信……“现在注册一个微信账号很容易,可能会出现付了款却没收到货这样的情况。总的来说,微信是虚拟的社交软件,账号后面的人我们或许并不了解。”在目前微信商业化的情况下,商学院田广教授提出了这一担忧。没有任何监管审核的微信代购,仅通过只言数语的广告和几张图片就可以疯狂赚取市场,这无疑是给诈骗者提供了方便。这种交易中,卖家全程都不需露面,甚至买卖双方所有的交流都是通过微信等工具。对方只需轻轻一个拉黑,买家就无计可施也无处申冤了。

gaozi1

汕头大学商学院田广教授在他的办公室接受采访。(林悦曦/摄)

汕头大学商学院田广教授表示,学生在不能获知对方信息的情况下,将自己的资料如姓名、手机号码、地址等告知陌生人,对方有可能会利用技术手段,或以低廉的价格诱惑学生群体,在购买的环节获取学生的敏感信息。因此,同学们在微信上订购一些商品,特别是交易额比较高的交易,应当谨慎,不要购买信誉不高的或者没有相关资质的电商的产品。

低门槛、低成本的微商业态,发出“100%正品”、“支持专柜验货”、“可开具小票”的承诺,但产品仍是难辨真假。尤其是衣服、鞋子、化妆品一类。田广教授提醒:“在微信广告中质量很好的产品可能在收到货的时候发现产品质量有问题。”在微信里搜索“耐克正品”,可以搜出上百个相关公众号,而这些个个声称“正品”又“折扣”的代购,究竟有几个卖的是真正的“正品”呢?特别是现在食品安全也频频出现问题,通过微信等社交平台购买食品,即使是购买水果也要加倍小心。

同为电商,微信代购没有像淘宝等购物平台一样有着成熟的交易过程和售后服务,在这样一个鱼龙混杂的环境里,消费者更要擦亮双眼、谨慎购物。并不是所有的微商都能够像张波一样坚持保证产品质量,田广教授建议大家妥善保留好与商家的通信记录、银行汇款单、卖家姓名、身份证号等凭证作为证据,以防被侵权时有证据保护自己。法学院李婉丽老师提供了一些法律资料,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八条,采用网络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经营者,应当向消费者提供经营地址、联系方式、商品或者服务的数量和质量、价款或者费用、履行期限和方式、安全注意事项和风险警示、售后服务、民事责任等信息。学生通过网络购买商品时,因向商家索取以上资料,以确保自身权利和安全的保障。此外,学生不要轻信不相熟的卖家,不被“态度诚恳”的广告语所迷惑,更不能一味追求低价与方便。另外,如果怀疑自己身份信息泄露也应该及时报案,以避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若消费者因商品缺陷造成人身、财产损害的,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条,受害者可以向销售者要求赔偿,也可以向生产者要求赔偿。属于生产者责任的,销售者赔偿后,有权向生产者追偿。属于销售者责任的,生产者赔偿后,有权向销售者追偿。

不管将来是否有第三方平台来监督微商的交易,从自身把关、树立防范意识才是真正能够自保的手段。

微信这种依赖移动端的交易方式的未来也无可预知。它究竟是铺平了人们创业致富的黄金大道,还是提供了真正廉价方便的购物天堂,亦或是创造了滋生诈骗的天然温床?微商的发展,还需更多人的关注和监督。

 (应受访人保护隐私要求,文中张波、周乐乐均为化名。)

记者:毛恩泽、谭绮君、邵丽蒙、杨涵、熊家安、林悦曦、肖雨晴

指导老师:宋骥弘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8802,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