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潮汕茶道

茶痴

采访汕大茶道社指导老师卢建中,是在11月26号的下午,在他的办公室里,第一节目就是喝茶。中等身材的卢建中皮肤白皙,谈吐斯文,得体的卡其裤,衬衫的质地、颜色、纽扣都极其讲究,沏茶的动作比衣着更加一丝不苟。

chadao1

卢建中在汕头岩谷茶仓店接受采访。黄海燕摄

本职工作是汕头大学计算机系计算机应用技术副教授,电子工程高级实验师,30多年一直从事计算机应用技术、电子技术、工业电气自动化等专业的实验和教学工作。职业与茶没什么关系,卢建中何以一往情深与茶结缘呢?

1955年卢建中出生于汕头,自幼受潮汕茶道文化浸润熏陶。1978年考入上海的中国纺织大学(现为东华大学)学习机械工程,1982年毕业被分配到湖北武汉一家科研所。割舍不下对家乡工夫茶无比眷恋,次年他调回汕头,成为汕头大学工学院师资队伍的“开山元老”之一。三十载教书育人之余,卢建中一直兼任汕大茶道社导师,经常受邀参加各种茶道品鉴活动。

卢建中不抽烟不喝酒,不买房不买车,他是在汕头大学具有高级专业职称的教师中,鲜少没有私家车的人之一。唯独对茶,他情有独钟,他购买不同档次的茶叶,为了收集到世界各地最好的名茶,30多年他自费参加各地茶展不计其数。通过大量品茶、对比,遴选出质量好、性价比高的茶叶,择量进行收藏。为了更准确鉴定茶的品质,他走访闽、赣、徽、粤出产名茶的茶山,看茶树、茶场和茶农作坊,“恨不得踏遍出产好茶叶的每寸土地”。日积月累,卢建中对茶的酷爱几近痴迷。

卢建中收藏的茶叶,用“不计其数”不为夸张。红茶、绿茶、黑茶、乌龙茶、白茶、黄茶……琳琅满目。茶友们戏称他为茶痴,但他笑道:“我只是浩瀚茶文化的一名发烧友而已。”

为了找出哪种茶叶性价比较高,卢建中尝试“比茶”,2007年,普洱茶价格大起大落,先是疯狂涨价,当时人们面对普洱狂潮普遍认识不足,连对古树茶和台地茶都没什么概念,以至于逢普洱必收。然而这阵热度显然后劲不足,普洱茶市场泡沫迅速破灭,同年,原被炒到600万元一公斤的普洱茶王,迅速跌至10多万元,从“洛阳纸贵”变为“乏人问津”。

即使乏人问津,也总有人买,卢建中便是其中之一。

2013年,普洱茶产区整体收购价上涨30%—100%,普洱价格再次被炒起,出现暴涨,“我从2008年开始购入普洱,当时普洱茶价格大跌,便宜到人们不敢买,但我就是敢大量购进。”卢建中笑着说道。

“汕头有代表性的茶店我都喝遍了、买遍了。”卢建中说,在他家里的茶几上,沙发上,鞋柜上都放着茶。

卢建中收藏的茶,大多是FAVOR锡兰红茶,这是他最近做着代理的一款茶,“这个最近有被称为斯里兰卡第一红茶”,卢建中介绍说。

琳琅满目的茶具——茶承、公道杯、盖碗等,是卢建中的宝贝。他说,找到好茶就像寻到一处宝,这种对好茶的发现是支持他不断爱茶的动力之一。

遍喝汕头的茶店后,卢建中开始走出汕头,参加各种茶展。广州、香港、上海等地的茶展他几乎每场都去,

卢建中的妻子李伟琦,一位出生殷实家庭,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学英语教师,也会陪他一起去参加茶展。受到丈夫的耳濡目染,李伟琦也成了茶道的发烧友。

有一次夫妇俩去了香港的一个茶展,茶展上有不少外国人。作为英语老师李伟琦便充当卢建中和外国人沟通的桥梁,做了一整天的随身翻译,最后累到连著名的维多利亚港都没心思去看了。

对于丈夫爱好茶这件事,李伟琦曾笑说:“没关系啊,他喜欢喝我就陪他喝啊。”卢建中也说过,如果没有家人的支持,他是坚持不下去的。

多年和茶打交道,卢建中总结出了饮茶的三个层次:一是喝,喝茶大家都喜欢;二是品,这上升到艺术层面;最高层次就是道了,它是茶在精神层面的升华。茶道与儒、释、道有紧密的关系,与佛家修禅之道、道家养生之法异曲同工,都是追求物质本源,崇尚自然。

“我们把‘茶’字拆分开来就是‘人在草木中’这是一种回归,回归自然,回归本性。这与儒家主张的‘人之初,性本善’浑然一体。”卢建中说,茶道提倡回归本性,以善待人,以德服人。

研究了多年的茶道文化,卢建中老师越发体会到人内心宁静的时候是最聪明的,现在的人很聪明但是也太容易浮躁。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推广茶道文化能让人内心平静,从而找到最真实最聪明的自己,这就是他迷上茶的原因。“人有三种境界:第一层是聪明,第二层是智慧,第三层就是痴。”他认为自己担不起“茶痴”这一“荣誉”,自称是茶道“发烧友”,“但不是一般级别的发烧友”。

卢建中称,自己不仅几乎所有的工资都用在了茶上,而且他的空闲时间也大多数被茶占据,“我一有空就会出去(去茶展、茶工厂和茶店等)。”

卢建中将在2015年下半年退休,“会有更多时间来热爱茶文化”他说,“茶有很大吸引力,茶的魅力是无穷的。”当问及茶究竟有什么吸引力时,卢建中说:“茶的世界博大精深,它是有灵性有灵魂的物质。”

卢老师说,茶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蕴含着“和”的内涵,让人学会礼让。汕头有句话叫“茶三酒四”,不管多少人,喝茶时只有三个杯子,人们便会互相让茶,这个传统至今仍为许多汕头人沿用。

茶源

今工夫茶有潮汕、武夷、安溪和台湾四大流派,究其滥觞,是在清雍正年间就有相关文献记载的武夷。清雍正十二年陆廷灿在《续茶经》之卷下“茶之出”中云:“其最佳名者曰‘工夫茶’。”其中所讲的就是武夷茶。后来工夫茶传到潮汕,潮汕人在冲泡程式与用具上更讲精细,比如冲泡程式中就有现在还有耳闻的“关公巡城,韩信点兵”。源起武夷,却流行于潮汕,普遍比较认同的说法是:工夫茶最迟也是从清代开始便在潮汕流行起来了,清乾隆年间的《潮嘉风月记》明确记有:“工夫茶,烹治之法,本诸《陆羽茶经》……”到了今天,工夫茶已经走进汕头家家户户,在汕头人的生活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茶新

在汕头,有很多这样的茶店——一楼卖茶,二楼设雅间,雅间按时收费,除了喝茶,还可以与友人在那写写书法,品品字画,或者约人洽谈生意,位于汕头市金平区滨港路的岩谷茶仓就是这种茶店之一。岩谷茶仓最先在福建开店,老板也是福建人,后来看中了汕头的市场,便到了汕头开店。

chadao2

岩谷茶仓。张梦仪摄

岩谷茶仓的一楼排列着古色古香的木架子,上面摆着琳琅满目的茶叶,二楼则是一间间雅间,几乎采用全木的装潢,雅间的门据称是特意从潮南的乡下买回来的,“为了接地气”。但是,岩谷茶仓与其他类似茶店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正在举办一个主要面对茶店员工和茶爱好者的培训班。据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主要是想借此弘扬潮汕茶文化,也为店铺增加亮点。

茶仓黎经理说:“这在汕头其他茶店是没有的,我们是第一家。”一旁的廖店长笑着说:“对,我们现在也是摸着石头过河。”据他们介绍,培训班的培训时长大概是一个星期,主要教授茶的基本知识和茶艺的基本操作,而培训过后受培训者将会得到证书的。目前,报名的除了茶仓的工作人员,剩下大多数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一共大约是20人,“大多数自身也是搞茶叶的”。他们一般是下班之余到茶仓学习,而负责培训的老师则是茶仓从广东省粤东高级技师学校请来的一位老师。廖店长说:“我们有与高级技师学校和华南农业大学洽谈过,打算到时候给我们培训班的同学一个(和两所学校的茶专业学生一样的)结业证书。我们这边主要负责接受咨询,然后授课。”

茶风

大红袍、红茶、铁观音……一碗茶汤见乡情,有潮汕人的地方,一定有工夫茶。据报载,汕头市区有大大小小茶点约4000家,“茶铺多过米铺”一点也不夸张。喝茶已然是汕头的一种民风,有时你走着走着,就会不经意发现茶杯茶气的身影,而且其出现的地方,总会自成一处靓丽风景。

在鮀鯆农贸市场卖菜的阿姨,茶具也是随身携带不可或缺的,记者问价,阿姨正在呷茶,记者自觉等着;做泥工油漆工的装修师傅,在杂乱工地胡乱落坐,慢慢喝完工夫茶,继续做事;逛着街,供市民休息的长椅前往往摆着茶具,全套的户外专用的瓦斯炉茶具一应俱全,一边人潮涌动,一边惬意啜饮;面包店里,收银员一边收钱一边示意旁边的红茶,笑请你也来一杯。铺里店外,街边巷头,你看见了自成一格的茶,便知道,是在汕头了。

chadao3

汕头小公园,居民饮茶。方婷摄

茶在汕头本地有“茶米”的爱称,也有不少人把喝茶称为“吃茶”。几乎每条街上都能看见茶店,而在百度地图上搜索“汕头茶座”,龙湖区和金平区的茶座琳琅满目,如果实际去海滨路瞧一瞧,也能看见沿路有很多喝茶的地方,有里间,也有在外面露天摆着的小桌小椅,配备简单茶具与电水壶。

chadao4

海滨长廊,市民在边喝茶边聊天。黄海燕摄

汕头都市报引用的统计数据中显示,汕头人每年消费茶叶240万斤。

“潮汕地区的市场可能是世界最大的。”安溪茶商王德商说。尽管潮汕地区拥有如此大的消费量,却鲜见福建的知名茶企进驻潮汕,开展生意。据汕头茶文化副会长杨春色介绍,汕头人民对茶叶的消费理念更倾向于“实惠型”。“比起精美的包装,他们更喜欢看到实实在在摆在眼前的茶叶”。而这与福建茶叶连锁品牌普遍的“高端定位”不符。

chadao5

中旅步行街,市民喝茶闲聊。劳品豫摄

广州益武会展总经理李广韬认为,这大概与汕头人喝茶的心境有关。茶除了作为现代人的一种健康饮品,在现代被人们用在更多的地方是被当作一款高档礼品赠予他人。四川与茶的历史也源远流长,成都人的生活同样也离不开茶。而成都人的喝茶,则喜欢呼朋唤友,引三两好友齐聚,配一份盐炒黄豆,或一碟盐水花生,热热闹闹地一群人坐在桌旁谈笑风生。而在汕头,传统的功夫茶一般只有三个杯子,不管来的客人有多少。喝茶时也少有配有其他零嘴。在汕头人看来,喝茶即是品茶。若饮,便要细细去品,去回味。喝茶是自己的事,他人影响不大。因此,任包装再精美,商人口中鼓吹的价值再高,汕头人一般只会选择自己绝得合适合算合口的散装茶叶。

茶情

在长久浓郁的茶文化氛围浸染下,汕头人在喝茶一事上有着可爱的固执。来自武汉的汕大老师宋骥弘回忆起自己某次乘坐公交的经历——司机在行车途中到了某处便停下了,原来是要去煮滚水好回来泡茶。中途因为这事耽搁了好久,车上的乘客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并无怨言。

不管有没有接受过茶艺培训,都不影响汕头人泡一壶工夫茶的心情。这种与家乡情感紧密相连的饮食习惯,已不是一种单纯的动作,而是一种“心灵的温暖”。鄞珊在散文《坐拥潮汕满茶香》中说自己“ 我一向孤陋寡闻,不知道潮汕之外的天地,只顾沉溺于潮人这方土壤,甚觉潮汕风物冠南方,认为自己离不开这方土地,一者,早餐必须喝粥,二者食必有海鲜,三者餐后离不开工夫茶,空屋无人时也习惯把着这份茶香独自沉醉”。在广州领着万元月薪的二十多岁的汕头青年,最后还是回到了汕头,吃着家里的饭,喝着家乡的工夫茶,“我宁愿回来拿一两千块的工资,和家人在一起,有时间喝杯茶。”他说。

 

记者:劳品豫  刘潇莹  黄海燕  张梦仪  方婷

指导老师:宋骥弘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8782,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