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世界的大妈广场舞

每当天色微明或是华灯初上,中国各地的广场公园里都会响起欢歌劲曲,几十甚至上百位中老年人聚集在一起,跟随着节拍跳起广场舞。简单欢快的舞蹈、节奏感极强的音乐让大妈广场舞风靡大江南北,甚至跳出国门。

 

广场舞进军海外

2014年8月,有网友在推特上曝出一张美国大妈跳广场舞的照片,并在推文中写道:“三位中国大妈引领的广场舞,已经能在新泽西的广场上看到”。

dancer1

网友“Angela Bao BeiBei”的推特截图。

演员王小利转发此图,并发微博感叹:“三个中国大妈已经成功把广场舞带入美帝新泽西,这就叫文化输出,和平演变。”有网友跟帖称:“大妈一小步,中国一大步。”也有网友调侃称:“中华文化输入的重任就交给广场舞大妈啦!”

其实,早在2013年,中国大妈整齐划一的广场舞身姿早已越过重洋,出现在国外的一些名胜广场。从法国巴黎的凡尔赛宫前,到美国纽约的日落公园,再到俄罗斯的红场,都出现了他们极具节奏的舞步。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发表的一篇《拯救中国跳舞大妈》的报道中,甚至出现了一个新单词“Guangchangwu”(广场舞音译)。

6月17日,《华尔街日报》还在其网站做了一篇题为“中国跳广场舞的大妈们在海外大显身手”的报道,来描述广场舞大妈们的国际影响力。

 

广场舞,不只是舞蹈

在留美博士生冷哲看来,广场舞不只是一种舞蹈活动,更是一种中老年人的社交途径。他提到自己的姥姥退休后搬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社区里。本来对于姥姥那样年纪的人,在陌生环境里进行社交是比较困难的。但是姥姥又一次通过广场舞结识了新朋友,她们平时相约打麻将、聊天,还组队旅游。所以,对于她们来说,广场舞并不仅仅是锻炼,还是一个重要的社交平台。

在他看来,广场舞的出现意味着:过去邻里疏离的新式居民小区将藉由类似的公共社交活动而逐步紧密地组织起来。生活了很多年,却在小区里没有几个熟人的情况,将不再普遍。

在罗马尼亚的首都布加勒斯特,有一支女子健身队不仅给华人带来欢乐,还吸引了当地人一起跳起来。

每天晚上6:30分,红龙健身队就开始活动。只要不下雨,队员们都会提前来到广场,一边等待一边相互交谈。

“我们有自己的微信群,现在已有60多人。但因为暑期,不少姐妹陪着孩子外出旅游或回国度假了,”健身队一名召集人爱云告诉记者,来参加健身跳舞的最多时有50多人。这支健身队不光是年轻人,还有好几位奶奶外婆级队员。

说起健身效果,队员们赞不绝口。“锻炼与不锻炼差别很明显,我现在走楼梯不喘了,精神比过去好多了。”“现在生意很难做,大家在一起交流经验,相互鼓励排忧解难。”“过去,晚上打麻将上网看电视,日子过得很无聊,现在早早吃完饭就来广场跟姐妹们一起健身了。”“我们来跳舞很开心,烦恼都忘掉了。”

上了年纪的老人聚集在广场,伴随动感音乐翩翩起舞,这项被国人俗称为广场舞的活动,也正被越来越多的海外友人知晓。

50岁的Les Nibbs 来自澳大利亚,在他看来,大妈广场舞是一种公共艺术,“艺术是创造可以触摸和感觉的感情的,广场舞表达了大妈们幸福欢乐的情感。”喜欢写诗的他尝试从艺术的角度来解读中国大妈的广场舞。

新加坡的Seth也很欣赏广场舞,她认为跳广场舞是大妈们的自由。“我不觉得在大街上跳舞是件丢脸的事,每个人都有做任何事情的自由,只要他们不触犯法律。但是,如果她们所制造的噪音影响到其他人,我会要求他们减低一些音量。”

dance

广场舞走向世界。罗焕敏/图

广场舞国外遇阻 凸显文化差异

对于广场舞,有人爱之,有人不胜其扰。华人大妈们在纽约、莫斯科等地大跳广场舞的同时,扰民、噪音、不讲理也成为她们的代名词,不仅引来当地警方出面制止,辱没华人形象的批评声也不绝于耳。

据美国《侨报》报道,2013年8月,美国纽约日落公园的一支华人舞蹈队,因为噪音扰民,遭到了附近居民的报警。领队王女士被美国警方戴上手铐,并开出传票,控罪理由为毫无理由地在公园里制造噪音。最终,法官念其是初犯而做出消案处理,但也警告她说若第二次再收到同类罚单,必回追究其责任并做出处罚。王女士当庭承诺,不会再有下一次。

对于今后舞蹈队如何排练的问题,王女士称,到了冬天舞蹈队会被允许进入公园的娱乐中心内排练,因而不用担心音乐或鼓声扰民问题。但夏季没办法,只能继续在公园里练,为了不再引来投诉和报警,她们已决定将练舞的地点挪到公园中央,远离周边居民楼,并将音乐开到最小声。

据纽约布鲁克林南区警署华人社区联络官介绍,华人晨练或在公园内跳舞时因播放大分贝音乐或使用扩音器而遭到投诉或报警的事件,并不仅仅发生在日落公园,目前像华人聚居的宾臣墟区、湾脊区等地都发生过此类事件。这位联络官还表示,民众前去公园跳舞,无论是跳交际舞、健身操、民族舞、广场舞都可以,但前提是不能使用高分贝的音响与扩音设备。纽约的法律规定,公园内播放音乐以及制造声音所带来的噪音必须低于35分贝。

美国《侨报》对此评论称,中美存在巨大的社会文化差异。中国人爱热闹爱围观,即使周边居民受扰,似乎也不是多大的事情,大多私底下协商解决。美国人则认为公共区域噪音侵犯了自己的权利,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而报警是他们经常使用的高效解决方式。

 

广场舞恐难在海外“开花”

大妈广场舞之所以受挫,正是因为它自身具有的“随时随地”的特点。只要有一块空地、一个便携音响,一群人就可以随时随地起舞,自娱自乐。大妈广场舞更像是中国特色的全民自嗨运动,走出国门与其所在国家发生“文明的冲突”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在经济发达的美国,多数老年人都喜欢独立居住,有自己的乐趣和选择,并不像中国的大妈大爷们喜欢聚集在一起来跳舞。很多退休的美国人更愿意参与社区或俱乐部的活动。美国的社区活动很多,独立日庆祝、游行、演出、产品展等活动的筹备都是退休的老人。美国还有各种各样的老年人俱乐部,如舞蹈、高尔夫球、保龄球、棋牌、Bingo等,老人们可以随意选择。

抛开大洋彼岸的美国不讲,即便是在与中国一衣带水的日本,也极少有大妈跳广场舞这样的现象。近日,《环球时报》记者向日本大妈问起如何看待中国大妈在广场上跳舞,她们说:“很佩服中国女性的勇气,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跳。不过伴奏音乐开得太大不大好吧,噪音大,给周围的人添麻烦。连日本的建筑工地都要测量噪音,违规是要受处罚的。”日本大妈只有重要节日,如:敬老节,才会在公共场合跳舞。平时她们是绝不在大庭广众之下献技的。

在日本,除了有噪音管理条例的限制,经济上的压力也使得大妈们没有闲暇扎堆跳舞。由于日本养老制度设计不完备和财务状况不乐观,60岁退休的日本大妈65岁才可以领取养老金。为了应对这一情况,不少已经退休的日本大妈会选择继续工作。在日本的超市、餐厅、地铁站、电影城、医院随处可见日本大妈忙碌的身影,她们通过这种方式实现继续与社会的沟通。

每个国家因自身地域文化的差异,形成了独特的生活习惯及法律制度。尽管广场舞在华人圈可是遍地开花,在海外要想掀起热潮仍然需要时间。如何能够“入乡随俗”,把蕴含中国特色的广场舞真正跳出国门、走向世界,这仍然是广场舞大妈们面临的一大难题。

 

参考资料:

华人在罗马尼亚跳起广场舞 当地人欣然加入

http://www.gywb.cn/content/2014-07/28/content_1162249.htm

纽约华人舞蹈队公园排练音乐扰民遭投诉 警方抓人

http://www.chinanews.com/hr/2013/08-06/5127771.shtml

日本大妈也爱跳舞 羡慕中国大妈敢上广场

http://go.huanqiu.com/html/2014/news_1107/5665.html

 

(记者:张丽沙 李金娟  指导老师:樊林君)

(编者按:本文是2014年秋季学期国际新闻报道班同学的作品,我们在汕大看世界,了解世界。)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8770,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