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南服装厂年轻工人频繁离职

去年三月,18岁的农春丽经老乡介绍,来到汕头宏杰内衣厂打工。尽管她现在一个月可以拿到三到四千元的工资,跟工友们相处和谐,但她仍打算在年底离开,去珠三角再找一份工作。

同样,同在宏杰打工的樊贵鹏、杨春雪也准备在年底离开。在遍布服装厂的潮南区,很多工厂门口常年循环播放着各种招工信息。即便是像宏杰这样大型的内衣厂,也很难长期留住年轻的打工者。

fuzhuangchang1

农春丽回头看着她的工友,他们在宏杰内衣厂附近的一个川菜馆吃午饭。 郑敏君/摄影

工资待遇是离职的一个重要原因。农春丽说,宏杰的车间有空调,工作环境和待遇比她先前的厂子要好。不过跟在深圳打工的妹妹一比,春丽觉得妹妹的工资待遇更高,而且晚上也很少加班。

在宏杰,春丽的工作时间是三班制,每天工作十二三个小时,白天八小时之外,晚上要加班,从六点做到十点。

而让四川小伙子樊贵鹏不满的是,公司不跟他签合同、买社保。“见都没见过合同!”这个27岁的年轻人说。他在成都、杭州等地打过工,评价说汕头是他到过的工人待遇最不好的地方。

农春丽说,不久前一位女工友在车间裁衣服时被电平车针扎到手指,医药费都是自己出的。即使被扎到手指,第二天还得上班,“因为流水线上的工序缺一不可,一个人不上班,会影响其他人的工作。”

此外,潮南大部分工厂还会扣押工人当月的工资直到下个月的月末才发。

辞工的一些工人会因此拿不到最后一个月的工资。樊贵鹏说见过一个辞工了的女工天天到厂里的办公室吵闹,就是为了拿回最后一个月工资。但对于外地年轻女孩来说,她们觉得去闹很丢脸,一般都是直接不要最后一个月的工资然后走人。

要想顺利拿够工资,得提前两个月跟管理人员说,并且介绍一个人进来顶替自己的工作,这样才可以顺利地辞职。樊贵鹏对这些规定很不满:“我在其它地方打工,想走很容易的。一说要走人,人家就很爽快地结算工资了。”

“这个月工作,下个月发工资是正常的。如果当月发或提前发是可以的,没有具体的规定。” 潮南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工作人员如此评价该现象。

而潮南潮阳地区不少工厂虽包吃包住,但食宿环境也不尽人意。在宏杰,早餐通常是每人一碗白粥外加一点咸菜。这些年轻工人不得不自备橄榄菜等下粥食品。

fuzhuangchang2

农春丽所住的厂方洗漱的地方。李华清/摄影

“超不满意宏杰的食宿条件!”18岁的杨春雪如此评价宏杰。她住在被工友们称为“铁皮屋”的一个厂房里,一个宿舍放了七八张分上下层的木床,没配备独立卫生间、洗衣机和厨房,而且厂方严禁员工在宿舍煮东西。

农春丽所在的厂房有三层,二楼和三楼靠近楼梯的地方是公共的卫生间,地面漫着积水,有三分之一的地面被女工们颜色各异的桶子占据,女工们从走道过去上厕所时,左躲右闪地避开头上刚晾上去的衣服滴下来的水。

fuzhuangchang4

农春丽所住宿舍通往厕所的走道。李华清/摄影

工厂周边环境不佳也是一个原因。农春丽的舍友在大白天逛街时曾两次被别人当面抢去了包包,现在宏杰的女工出外都不敢带包包。“要是手机塞不进口袋,就握得死死的。”春丽说。除了当地的治安让工人失望外,当地市民对这些外来打工年轻人的接纳态度也让他们感到不满。

杨春雪说她遇过一些当地人,知道自己听不懂潮汕话,但还是故意用潮汕话跟自己交流,“我当耳边风了,他们就是这样子的。”春丽不屑地说,脸上掠夺一丝无奈。“我来这里,别的潮汕话听不懂,就只听得懂骂人的那些话。” 樊贵鹏侧着脸边说苦笑。

厂方虽然出台了不少挽留措施,但力度仍显不够。宏杰内衣厂常年都在招工,厂方大力鼓励工人介绍人进厂工作。“我们介绍一个女工进来可以拿到800元的奖励,介绍一个男工进来可以拿到400元,前提是被介绍进来的人在厂里干满三个月。”农春丽向我们介绍着。

工厂也设立全勤奖,一个月工作满26天可以拿到奖金100元。老板在平时也会办一些比赛,奖励那些工作效率高的工人。在宏杰,每个月厂方都会为本月生日的工人免费办生日派对,同月生日的人一起聚餐娱乐。现在,宏杰在兴建新的工人宿舍楼、希望改善住宿环境。

但有些管理人员对挽留工人没有多大的意识。宏杰的谢程林经理觉得扣押工人当月的工资到下个月的月末才发是“潮汕特色”,潮汕地区的很多厂都这样做。经理还是觉得宏杰有足够的魅力吸引工人来打工,不需采取额外的措施来挽留工人。

而对于工厂没有跟普通员工签订劳动合同、买社会保险等问题,潮南区的监察大队的工作人员回应说有时会去巡查,发现情况就对工厂进行处理,但是也没具体说怎么处理。而当外地的年轻打工者的劳动权益受侵犯时,他们虽愤慨,但大多没有去投诉而是选择走人。

目前潮南的服装厂招工依旧,但日趋艰难。潮南井都镇的一个家庭作坊式的厂子老板说,现在很难招到外来工人,厂里女工基本是村里的家庭妇女。在潮南峡山镇新1系厂区的外墙上,电子显示屏上写着招“剪裁工、拉布工、查片工、车缝工、包装工”等十类工人,正对着该电子显示屏的小卖部老板娘说:“这灯一年到头都这么写着。”

记者:郑敏君、李华清、陈晓臻、谢银萍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8668,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