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消失的潮汕西塘

早晨8点,晨光熹微,洪广宏与林命嫦夫妇二人,从东里镇的家里出发,骑上“吱吱呀呀”自行车穿过大街小巷,只有一个目标——塘西村的老屋西塘。

说起“西塘”,人们大多熟知的是浙江嘉善的水乡古镇。然而,却少有人知在澄海也有一个具有潮汕特色的名园也叫“西塘”。两个“西塘”风格不同,他们的命运更是大相径庭。浙江的西塘古镇近年逐步开发成旅游胜地,而潮汕西塘园林却是常年荒废,与世隔绝,渐渐消失。起初消失的是一幢木制楼房,一座山脚凉亭,三只大石狮…… 到后来整个屋顶被各式野草遮盖,唯一一条小路,有的——只是疯长的野草。

2010年,退休后的洪广宏与林命嫦夫妇回到西塘,重新开始打理被牵牛花丛掩盖的西塘,然而谈及如何保护,脸上只是露出无奈……

西塘的命运——进入消失进行时。

图片6副本

西塘大门 陈舒琦/摄影

历史西塘  之名园

西塘,坐落在汕头市澄海区东里镇塘西村。它始建于清嘉庆四年,即西元1799年,占地一亩有余。西塘第一个主人林泮是一名红头船商人,因为私通海匪,林泮的别墅于是被充公,成为清政府的财产。

在1895年,附近南社乡的茶商洪植臣购下西塘。他从苏州城请来当年建筑西塘工匠的后代,他们均是建筑苏州园林的名师。工匠结合西塘地形,在一亩多地的面积里获取数种不同景观。西塘集住宅、书斋、庭园三者于一体,总体仿苏州园林样式而建,亦不失潮汕地区建筑特色。

西塘在清末便获誉“潮之名园”,被后世人称潮汕第一座“苏州庭园”。自那时起,很多人便慕名来访,门庭若市。 然而200多年过去了,今天西塘逐渐被世人遗忘。

现世感慨  只剩侵蚀

西塘初建时,当时周边几乎没有建筑,200多年间,塘西村的人口逐渐增加,大家在周边打下高高地基,建起房子。站在西塘,环顾四周,西塘的屋顶甚至不及对面新楼地基的高度。

每逢下雨天,西塘便化身蓄水盆地。不出两小时,降下的雨水与四周涌来的流水便聚集在西塘,住在里面的人需要划水行进。1991年,因积水问题愈加严重,西塘当时的主人洪广宏一家搬家去别处。

此后的二十年间,西塘只能自生自灭。 “你们家那幢楼前几天倒了。”十几年前的一天,林命嫦听住西塘附近的邻居说。邻居替他们惋惜,楼里那些珍贵字画、家具都还在其中,不知下场如何。

“前一天回去,第二天来这里,地上又有砸下来的大石头,很可怕。”自从2010年回西塘,林命嫦几乎每日看着石头从假山的不同部位脱落。

用树干支撑着的六角塔 陈舒琦/摄影

用树干支撑着的六角塔 陈舒琦/摄影

30年多前,有架飞机在澄海上空飞,拍全景图,偶然间拍到了这个地方。摄像师觉得这个小小的处所长得极美,便让飞行员缓缓降落,欲寻找这美丽的小点。后来询问着村人寻到了西塘,了却心愿。林命嫦告诉记者。

十几年前,“听说西塘在这里,怎幺找不到?”从别处慕名而来的人望着一张由牵牛花藤蔓及多种绿色植物织就的绿毯,他们还以为走错了地方。林命嫦道:“西塘就在这花草下面。”

图片3副本

倒下的楼如今是花草的天堂 陈舒琦/摄影

主人回归  有心无力

2010年,退休几年后,洪广宏与林命嫦两口子渐渐闲下来,见西塘颓坏如此,觉得可惜,决定回来为西塘做些事。

林命嫦今年69岁,洪广宏今年71岁,两个老人把修复西塘作为自己的使命。

每天早上8点,两人从东里镇的家里出发,踩着各自的单车,去到西塘。唯一一条小路被疯长的野草霸占,他们只能自己重新整理开通,进入西塘,面对的是满园及膝深的土壤。两个老人身体还硬朗,用铲子铲土,装入桶里,抬出西塘。像移山的愚公那样,两人每天从早晨干到傍晚,一担一一担地移走土山。近4个月后,土山终于被移走。

洪广宏还记得,自己小时候,这园子是百花园,光是花盆就有三百多个。不同品种的名贵花草被齐整地摆放在花架上,花架顶端铺着特定为花儿编制的草屋顶,怕她们被大太阳晒伤。儿时受到长辈爱花的影响,重回西塘后,洪广宏与妻子开始了“复兴百花园”行动。

3年时间里,洪广宏已经种下近百盆花,嫩黄菊花、玫红三角梅、大红海棠,更多的是深浅不一的绿业植物。有些花是清末的花草留下的后代,有几株大的三角梅则是与西塘年龄相仿的老树。

对于积水问题,洪广宏想了很多办法。最初,两人采取老法子,涨水了便提起水桶,一桶桶往外转移。6个月前,洪广宏向当年一起下乡的知青朋友提出改善西塘排水系统的想法。

自2011年以来,洪广宏与知青朋友成立了一个知青会,以西塘作为聚会点。每个月三号大家都相聚在西塘,打打牌话家常。每个人依据个人经济实力交会费,会费用于活动及修缮西塘。

洪广宏的改善排水提议很快被知青会提上日程,付诸行动。买来抽水机及水管等配件,老人们自己动手,开始改造排水系统。2014年11月,抽水机正式投入使用。碰上下雨天时,洪广宏待水高涨便打开抽水机,两小时后,院子便退潮。

图片4副本

一开水闸,外面的河水便会涌进西塘里的小河 陈舒琦/摄影

能为西塘做的事情,两位老人已经努力完成。然而,还有更多两位无力做到的事情。

今日盼求  助待重生

洪广宏从五金工具厂退休后,每月退休金1000多元;曾就职洗染厂的林命嫦退休金也是1000多。两人的退休金加起来刚好够日常生活。

几个月前,一位来自北京的古建筑研究专家专程来西塘,对西塘的各部位作了诊断,他告诉林命嫦:“你们的西塘要完全修复,至少要1000万。” “1000万,这个钱从哪里来?”林命嫦只能把这个数字记在心里,向来参观游人讲着自己的无措。

塘西村村委经常带领各级领导来西塘参观。负责管理文化宣传工作的村委会委员陈伟浩说:“政府有修,但是情况不理想就没有怎么去发展。”陈伟浩认为西塘长年遗留的问题太多,政府能力有限,没法解决。

洪广宏努力抓住一切机会,向来访领导反映西塘的问题,“镇里的、县里的、汕头那边的政府,有人过来我都讲。”

可是,政府部门、专家学者、各方游客,很多人来了,拍几张照便走了。

只有两个老人还在原地,照顾着日渐消亡的西塘。 日复一日,洪广宏与林命嫦来到西塘,打扫地上的落叶碎石,修剪地上与石栏上的花草,抽走塘中将要漫溢的水。而那些昨日倒下的凉亭楼宇、正在裂开的墻壁、倾斜欲坠的九层小白塔,他们却无力去维护。

洪广宏说自己同意西塘重建工程,如果有人出资,他与弟弟完全支持。

图片5副本

洪广宏 陈舒琦/摄影

“希望有人来修缮西塘,早就希望了……”洪广宏坐在西塘大门外小院里,望着写题有“西塘嘉庆四年”的匾额道。

记者:张梦卿 陈舒琦 陈昕怡

编辑:梁静怡

  附:此文由草根播报和汕头山水社共同完成。 汕头山水社是汕头籍本土大学生发起的民间历史建筑关注小组,致力于用身体力行的方式推动更多人关注、反思、参与历史建筑保护。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8601,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