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博拉肆虐非洲 中方援助留好感

去年7月利比里亚政府宣布全国停课,大三学生艾琳·汉娜(Irene Hanna)只能停学在家。“我的学业已被拖延一段时间了,我很担心。埃博拉病毒的肆虐影响了整个家庭。”艾琳说。

埃博拉病毒是一种可能引发人类死亡的传染性病毒,通过血液、体液等传播。自2014年2月起,它持续在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三国肆虐。据世界卫生组织12月17日公布的数据,埃博拉病毒致死数已达7373人,此外还有1.9万人被感染。

由于疫情严重,7月30日起利比里亚全国停课,所有非必要政府工作人员休假30天,部分居民区可能被隔离。

停课、停工使艾琳一家陷入了经济困境。她的母亲是一名家政教师,但也被告知要暂停工作。为了维持生计,艾琳用朋友给的50美元来做刮刮卡生意,但收入并不可观。“我家的经济状况很不好,现在我们能生活是因为上帝的恩赐。”艾琳说。

 

埃博拉重创非洲

对西非地区而言,埃博拉这种疾病不仅是对生命健康的严重威胁,而且让国家经济和教育陷入瘫痪,百姓生活无依。

不久前,克多尔·科里(Kordor Coli)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利比里亚,到加纳去做运货代理。 “在利比里亚,很多人都被告知要暂停工作。在加纳生活也不容易,我已经好几周没工作了。”他说。

除了经济倒退外,西非国家的教育也一度陷入瘫痪状态。7月起,利比里亚、尼日利亚等国家纷纷宣布全面停课。据央视国际报道,利比里亚全国有上百万名学生,其中不少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和出国深造都受到了影响。停课4个多月,很多学生都像艾琳一样,只能留在家里自学或帮补家计。

在2014年11月14日,利比里亚总统艾伦·约翰逊瑟利夫宣布解除因埃博拉而实施的紧急状态,并称学校复课正在准备中。而据新加坡《联合早报》在2015年1月7日报道,由于利比里亚的埃博拉疫情缓和,政府决定在下个月重新开放学校。

然而目前,埃博拉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身处疫情重灾区的西非国家也日益担心,这场公共卫生危机可能演变成饥荒。埃博拉病毒爆发并导致数千人受感染后,许多非洲农民都已经放弃了粮田,粮食进口速度减缓,可能会导致粮食短缺和饥饿状况更加恶化。

埃博拉出血热已经给疫情最严重的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三国造成了约13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非洲地区负责人阿卜杜拉耶·马尔·迪耶近期介绍说。自疫情爆发以来,三国经济增长率已经纷纷下降了3到5个百分点,负面影响有可能在疫情结束后十年内依然难以消除。

 

中国伸出援助之手

001fd04cefc815b8007e05

2014年10月26日,一架满载中国援建利比里亚埃博拉治疗中心建设物资的专机抵达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图片来源: 新华社 靳浩阔/摄)

 

在埃博拉危机期间,中国向非洲提供了资金、设备、专家、救护中心等方面的援助。联合国埃博拉病毒问题特使戴维·纳巴罗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坦白讲,很多埃博拉疫区的人曾对我说,你知道谁给了我们最好的帮助吗?是中国。因为物资运送的模式简洁、直接,这就是中国援助的风格。”

2014年4月、8月、9月、10月,中国分四轮向13个非洲国家提供7.5亿人民币援助。近几个月,中国累计有1000人次的医务人员、公共卫生专家奔赴疫区一线从事人员培训、实验室检测、病例留观和治疗等工作。

11月15日,中国向利比里亚派出由163名人组成人民解放军医疗队,入驻中方援建的埃博拉治疗中心。12月初,这个治疗中心已经建成,并开始收治病人。此外,中国计划2015年在西非建立疫情防控培训班。

据新华网报道,商务部援外司副司长刘俊峰在12月的专题新闻吹风会上说,对外援助是为了帮助受援国脱贫解困、改善民生、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和进步、增强自主发展能力。这是中国对外援助的宗旨,中国援外60多年一直按照这个宗旨进行。

从1956年起,中国就开始与非洲国家建立友好关系。随着中国国力的强盛,近些年来中非经贸合作不断加强。据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去年发布的《中国与非洲的经贸合作(2013)》白皮书,2012年中国与非洲贸易总额达1984.9亿美元,同比增长19.3%,创历史新高。

对于中非关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明说:“中非双方通过合作不仅分享到沉甸甸的合作果实,更收获了‘铁哥们’般的深厚情谊。”

 

援助出于友谊还是国家利益?

对埃博拉病毒肆虐期间中国的援助,记者访谈了多位非洲青年,他们大都对此持好感。

对于中国政府在非洲建的医疗中心,塞拉利昂青年Alimamy Kamara表示赞美。“中国政府在塞拉利昂建了一些医院。我所住的街区也有一座大型的医疗中心,很多人都在那里治好了疾病。”

大学生艾琳说,一些国家虽然是为了帮助我们而捐款,但这些钱到达我们的政府后就没有下文了。“中国与其他国家不同,中国除了提供经济上的支持,还建设医院、学校等,”艾琳说。

《印度报》10月21日的报道《非洲埃博拉引起的中美之战》(Ebola masks China-U.S. tussle in Africa)则称,中国通过埃博拉危机将其触角不断向非洲延伸,其真实目的是与更为强大的美国较量,以此增加中国的影响力。

在摩洛哥生活的青年Don Ridvan觉得中国的援助并不是一种新殖民主义。“如果追溯历史,我们很难把中国和殖民主义以及帝国主义扯上关系。有那样想法的人大多数都来自于帝国主义国家,而且他们抱有妒忌的心态,他们根本对历史一无所知。”

但也有一位受访者认为中国的帮助有其他目的。摩洛哥26岁的Reda说,“中国看上去好像是在帮助非洲国家,其实这只是一种投资,目的是从中获利,类似掠夺丰富的矿产资源等。”

摩洛哥大三学生Ray说,虽然中国的援助是基于自身利益和长远发展,但也是符合人道主义的,“我十分感激和认可中国的帮助,而当中并无过多地牵涉到殖民主义。”

不管中国在非洲的援助是为了友谊还是自身利益,不少非洲居民还是希望中国能加大援助力度,帮助他们渡过埃博拉危机。喀麦隆的大四学生Tyrese说:“人们应该把视线和重点放在如何对抗疫情和挽救灾民性命上,而非花过多精力去关注那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背景资料:

埃博拉(Ebola virus)是一种能引起人类和灵长类动物产生埃博拉出血热的烈性传染病病毒,有很高的死亡率。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信息,烈性传染病病毒埃博拉的死亡率最高可达90%,几乎是SARS的10倍。

世界卫生组织12月24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暴发于西非国家的埃博拉疫情已导致19497人疑似或确诊感染,其中7588人丧生。

此轮埃博拉疫情今年2月份报告于几内亚,此后其邻国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相继暴发疫情,这三个国家成为此轮疫情传播的重灾区。统计数据显示,迄今感染人数最多的是塞拉利昂,共报告有9004人疑似或确诊感染,其中2582人丧生。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是利比里亚,该国至今已有7862人疑似或确诊感染,其中3384人丧生。几内亚的疑似或确诊感染和死亡人数都居第三位,分别为2597人和1607人。

目前,埃博拉治疗方法在研究当中,还没有能抗埃博拉的药物。12月,首个用埃博拉幸存者的血液来治疗埃博拉患者的临床试验在西非拉开序幕,研究员约翰·范·格林斯分(Johan van Griensven)表示,这项试验将于月末或1月初开始评估血浆康复的效果。

 

 

相关资料:

《埃博拉疫情致西非三国损失130亿美元》,新华网,2014-10-15

《外媒:埃博拉疫情加剧非洲粮食危机》,腾讯财经,2014-10-31

《支持非洲抗击埃博拉:中国的行动标本兼治》,新华网,2014-11-13

《全球逾1.5万人感染埃博拉 5420人已死亡》,中国新闻网,2014-11-20

《埃博拉病毒最新消息:全球逾1.5万人感染5420人死亡》,中国青年网,2014-11-20

《西非爆发埃博拉致可可豆供给告急 巧克力涨价》,北京青年报,2014-11-20

《中国助西非抗击埃博拉彰显大国责任》,永洲日报,2014-11-24

《中国援建埃博拉诊疗中心启动 医务人员实战经验丰富》,网易财经,2014-11-25

《中国驻利维和警察支援当地抗击埃博拉》,新华网,2014-11-26

《利比里亚埃博拉疫情缓和 政府决定2月复课》,环球网,2015-01-07

 

(记者:蔡有婵 林晓红  指导老师:樊林君)

(编者按:本文是2014年秋季学期国际新闻报道班同学的作品,我们在汕大看世界,了解世界。)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8577,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