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蔬菜运销链初探

每晚八九点,一批批满载蔬菜的大货车渐次驶入汕头市农副产品批发市场。这些货车里的蔬菜来自全国各地,盖着一床床的破棉被,加起来大约有三千吨。

长途跋涉来到粤东这个大型批发中心,蔬菜被工人们有条不紊地卸下车,整理、清点,再连夜分装上车,销往汕头各小型批发市场。整个过程持续到凌晨三四点。

批发中心作为一个运输中枢,连接着菜农和消费者。不时有媒体报道指责这一运销环节操控蔬菜价格,导致“菜贱伤农,菜贵伤民”。到底,批发商是不是多余环节,是不是价格上涨的罪魁祸首呢?带着这些疑惑,记者来到了这里。

林振兴是位火车司机,他在车厢里帮着搬菜,向记者介绍道,这看似脏兮兮的棉被是运输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保温工具。

蔬菜从外地运输过来少则需要一天,多则需要三四天。菜农将蔬菜采摘下后,经过冷冻库,通过特殊的冷冻方式将蔬菜完全冻住,辅以简单的泡沫箱和棉被对其保温,才能尽可能保证蔬菜到批发市场的新鲜程度。三千吨的蔬菜经过上百公里的运输,油费和路费已是花费不少,破棉被看似太简陋,却是降低成本的好办法。

短短十几分钟,满满一车蔬菜,就已经分卸运往指定地点存放着了。一辆空荡荡的货车开走,又是一辆满当当的货车驶入。但在玲琅满目的货车中,几乎没有本地车牌。据工人介绍,本地蔬菜大多数不经过这个市场,直接在小型批发市场上销出或销往外地,来这的基本都是外地的菜。

几经打听,记者来到汕特果菜有限公司张经理的办公室。他每天在批发市场里购入从各地运来的蔬菜,再将蔬菜转售给其他小型的批发商到各地区去销售。张经理一边盯着监控内卸货过程,一边向记者解释,每天从各地运来的蔬菜,数以千吨记,但是,谁也不知道哪里会运来多少蔬菜,如何决定价格更多地是靠自己多年的经验和临场对当晚蔬菜量的把握。

对于“中间的差价好赚”的说法,张总无奈地摇了摇头说,现在的批发商,都觉得这市场不好做。下手快了,收价高了又容易亏;下手慢了,不仅存在没有货的风险,价格也不一定便宜。而每天的雇工费用和其他固定支出费用又是不可减少的。作为中间的一个环节,一个中转站,不赚钱是不可能生存的,可赚钱也并不是想象中好赚。

走访完批发商,记者来到市郊鮀浦附近的菜田。在这里,大多数菜农都是将蔬菜销往鮀浦综合市场,陈阿姨是其中一位。“那么多年了,老土地上的经验嘛”,她每天早上两三点起来,施肥,松土,浇水的时间都了然于胸。大概三个星期就可以收了装筐,骑着单车载去鮀浦综合市场,批发给商贩去卖。

另一位菜农张伯也是这样,把自己种的菜批发出去。张伯认为这样也落得清闲,自己出去卖也多挣不了多少,要呆在那里转地方耗的时间也就长了。“各人有各人的赚钱技能,该给别人赚的钱要给别人赚。”张伯说。

caicai

记者和菜农聊天 陈玫彤/摄

 

每天凌晨二三点,菜农就得摸黑采菜,收得差不多便踩着单车或摩托开往小型批发市场,忙活个两三个小时,回来后稍歇会又开始了一天的忙活。

与之对比,农副批发市场则是夜幕降临就开始忙活,在天色渐明之时结束一晚的工作。无论是哪一方,都是蔬菜生产流通必不可缺的环节,都是用汗水换取收入的人。

 

leia

菜农从附近的水池挑水 陈玫彤/摄

 

 记者:马琪昌、张筱淳、陈玫彤、周嘉琪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8572,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