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鸽竞飞 鸽友聚鮀城

“3……2……1……放飞!”伴随着放飞口令,运鸽专用车两旁的自动门打开,上千羽(行业术语量词)信鸽从鸽笼中振翅而出,直冲云霄,朝着远方的“家”飞去,这就是信鸽比赛的开始。

中国养鸽历史悠久,古时候飞鸽传书曾是最主要的通讯手段之一。而如今,赛鸽活动已成为一项老少皆宜的运动。在汕头,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以养鸽、谈鸽、赛鸽为乐,将鸽子当作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们就是汕头的养鸽人。

今年69岁的谢铭汉是汕头市信鸽协会的老会员,他从小就对鸽子有着无法言喻的喜爱。在退休后,养鸽子成了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谢铭汉小时候住在农村,因为当时家里很穷,粮食紧缺,所以他的父母不允许他养鸽子。尽管条件艰苦,当时9岁的谢铭汉还是背着家人,在低矮的屋檐下用竹子和木板为他心爱的鸽子搭起了一个“家”,然后坚持每天偷偷地从家里给鸽子带米吃。可是偷养鸽子的事情还是被父母发现了,他被“骂惨了”。尽管面临着父母强烈的反对,他依然坚持养鸽子直到他21岁参军入伍。

2000年退休后,谢铭汉怀念起小时候养鸽子的乐趣,于是又重新开始养鸽。对于养鸽者来说,住在楼房顶层或者选择带有大天台的房子更便于养鸽并为鸽子提供更多飞行的空间,但谢铭汉的家并不满足这些条件,既不在顶楼也没有宽敞的阳台,并不适宜养鸽子。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持在自家的小阳台上养起来鸽子,每天喂食鸽子、打扫鸽笼,乐此不疲。

其实,养鸽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既要清理鸽子脱落的羽毛,也要清扫它们的排泄物,保持鸽笼的卫生。此外,由于鸽子每天大概4点就会醒来,其“咕咕”的叫声影响到了附近居民的休息生活,谢铭汉还曾为此与邻居发生多次冲突,有一次甚至差点儿打起来。为改善邻里关系,他与邻居们协商尽量减少家中鸽子数目,现在只养了大概30只鸽子,其中多数是种鸽(有出色的能力与血统,专门用于生产下一代仔鸽的专用鸽),相比起其他鸽友40只以上的鸽子数算少的了。

谢铭汉说:“养鸽子是我的一项爱好,想让我放弃很难。”

xinge11

汕头市金平区友谊赛鸽协会代售的一对种鸽。(吴雨霏/摄)

据汕头市信鸽协会负责人郑先生介绍,汕头现在是广东省养鸽人最多的城市之一,仅市信鸽协会登记在册的会员就有2000余人,日常活跃参加比赛的会员有800余人。他们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男性业余爱好者,其中一大部分是退休人员,年龄最大的已经89岁了,而这些退休人员,每天在给鸽子喂食、打扫卫生后就会来到市信鸽协会,与鸽友们喝茶聊天,分享养鸽经验,畅谈近期的比赛。

郑先生也提到,赛鸽养鸽并非老年人的专利,在汕头年轻的养鸽人也不少,市信鸽协会中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也占有一定比例,而且还有一部分年轻鸽友在市内其他信鸽俱乐部中。

35岁的陈先生在鮀浦经营着自己的一家零食店,与此同时他还有另一个身份——70多只信鸽的主人。他从2001年起开始养鸽子,并加入市信鸽协会,参加信鸽比赛。他说:“养鸽子已经成了我的生活习惯。”他深知在居民区养鸽会扰民,所以选择将鸽子饲养于汕头市城郊地区,避免与邻居发生冲突。

住在鮀浦的程序员蔡冬青也是汕头市信鸽协会的年轻成员之一。与谢铭汉的养鸽经历类似,他也在小时候就爱上养鸽,虽然现在工作繁忙,他也没放弃这项爱好。除了参加信鸽比赛外,他现在还帮助市信鸽协会录入比赛成绩。

xinge12

汕头市信鸽协会负责人郑先生(右二)与林全顺(右一)、蔡冬青(左二)等鸽友一起畅谈信鸽。(吴雨霏/摄)

据《中华信鸽》2009年11月报道,中国养鸽已有3000余年历史,早在明末清初时已经有了赛鸽活动。建国后,国家体育委员会正式将信鸽竞翔设立为陆上运动项目,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各地普遍建立信鸽协会,隶属于汕头市体育局的汕头市信鸽协会也于当时成立。

包括谢铭汉在内的许多鸽友认为现在汕头市的信鸽运动正处于迅速发展的时期,将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信鸽比赛,有越来越多的信鸽协会或俱乐部成立,也有越来越多的公棚比赛举行。

郑先生说:“原来汕头只有我们一家由体育局主管的信鸽协会,后来政策放开后,只要你有兴趣就能成立一个信鸽协会,相当于一个群众性组织归民政局管。现在汕头市有七八家信鸽协会把我们的生意抢去不少呢。”

现在一般的信鸽比赛有两种,一种是由公棚公司举办的,需要鸽友将刚出生大约40天的幼鸽送到公棚,由公棚统一培育后进行比赛,而比赛中鸽子会飞回公棚。由于阳台空间有限,谢铭汉现在也经常参加公棚比赛以减少家中鸽子的数量。到了决赛,他还会到公棚观看鸽子回笼。每当看到鸽子回笼的身影时,他会与其他鸽友一道为所有回笼的鸽子鼓掌欢呼。

虽然今年他花费了上万元将14只幼鸽送到广州浩羽公棚,但是将心爱的鸽子送到公棚由别人培育,谢老伯还是有些不放心,因为公棚的工作人员要同时照看上万羽鸽子,很难像自己一样细心周到。这次他的14只鸽子在赛前就死了3只,让谢老伯心情低落了好几天。

而另一种比赛则是由各地的信鸽协会举办,鸽子将由信鸽协会集合后统一放飞。

据郑先生介绍,每年的春秋两季是信鸽运动的赛季,在那时,汕头市信鸽协会总会组织大大小小的信鸽比赛,500千米以上的比赛不仅会吸引本市的养鸽爱好者的参加,还会吸引潮州、饶平等地的鸽友参与,一般都会有上千羽信鸽共同竞技。在今年11月13日至14日市信鸽协会举办的上海站1000千米比赛中,潮汕地区共有1263羽信鸽参加了竞技。除了市信鸽协会外,汕头还有七八家俱乐部在举办信鸽比赛。

在10月31日举办的市信鸽协会阳江站500公里比赛中,谢铭汉的鸽子获得了第12名,虽然这与之前的比赛夺冠相比,这次的成绩并不算最好,但他对鸽子能够飞回来已经感到很满足。据他介绍,由于天气不好、鸽子定位错误、中途被人抓走等原因,上千羽鸽子中很可能只有10%左右能够成功返家,他说:“每一只飞回来的信鸽都应该获得掌声。”

退伍军人林全顺也是市信鸽协会的会员,他的鸽子也经常获得省比赛的前十名,他说:“鸽子比人有灵性多了,人会忘根,但鸽子永远会记得自己第一次起飞的地方。”

(记者:吴雨霏 张梦仪 张艺璇  编辑:郭奕舒)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847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