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存心”与“延寿”——汕头善堂的两种模式

汕头外马路,广为人知的存心慈善会门外彩旗飘扬,34位理事会候选人的彩照排满了宣传栏。而在其附近一条幽静小巷里,残旧的门内香烟缭绕,供奉着几座神像。坐在门内庭院的一位老人,是另一个在汕头历史悠久的慈善组织——延寿善堂的会长。

shantanggao2

延寿善堂会长 邓德昌/摄影 陈耿鑫

 

存心和延寿都有着逾百年的历史。存心紧跟时代步伐,用现代的方式运营管理,而延寿,在新时代下仍沿守着传统的募捐和行善方式。

在潮汕地区,没有多少当地人不知晓存心的大名。存心慈善会,即原来的存心善堂,亦是上世纪传承至今,新中国之后经历几起几落,终于在2009年正式在民政局注册登记。近年存心来发展迅猛,会员由原来的两万多人到现在(2014年11月)五万两千多人,足足翻了一番。

shantanggao3

存心学校 /摄影 陈耿鑫

 

相对存心慈善会的活跃,由邓德昌老人继承的延寿善堂则是低调很多。几代人接力传承下来的延寿,今占据着370多平方米,相当于一个小小的祠堂。善堂里,安放着数尊金漆的神像,多块牌匾,而中间是潮汕地区常见的“天井”–露天庭院。庭院一角的茶桌茶具就构成了邓老的会客办公处了。

从1999年开始恢复延寿善堂到现在,延寿善堂在这15年来所坚持的就是“八个字”,忠义、清廉、苦修、奋斗。所以在邓老看来,坚守这八个字,才能走过了15年,为延寿善堂取得了阶段性的团圆和胜利。他认为这些功绩都是他的主公–吕祖相授所得。

在与邓老交谈时,有一个年轻人将几箱酥油搬进善堂。邓老立刻走到年轻人身边,两人交谈了一会,最后邓老将一些开了光的符咒送给年轻人并叮嘱他开车小心。善堂时不时会接受一些好心人捐赠的物资,他将这些好心人的行为理解为与善堂结缘,缘到就自然。好心人有的是为了求平安,有的是求财,有的是来求婚姻,有求家庭圆满,邓老认为,既然来了就一定有事所求,有所求就有所出。

善堂里存在着一套宽泛的制度,邓老一直坚信着到延寿工作的人都不是为他所工作。如今,延寿善堂有三个兵团,从一开始的元老派组成第一兵团;第二兵团就是蓝领,也就是为善堂打工的;第三兵团就是资助派,也就是生意人,资助善堂的那些人。第三兵团的分部建立在庵埠,直接领导南湖、浮洋和潮安周边这些善心人士。他们这三四十人能负担起对延寿善堂组员、经济的五分之一。然后里面还有善堂直接指挥的后勤部。“真正的还是得我的后勤部,在汕头的富人。”邓老补充着,而坐在桌子旁一边倾听一边正煮茶的短发阿姨正是所谓的第二兵团,是管理善堂的财务。作为打理善堂财务十几年的她,被邓老认为是经历了考验值得信任的人。她负责记录入账有关善堂的收入与支出,据她所称,每年的收入额都是差不多,而用于布施的大概占七成,其余则用于善堂的建设、修理与翻新。邓老更指出,每年大概有15万的捐金收入,且这些都都必须向民政局报表呈报。

而善堂的布施方式则是与所在街道的街道办事处联系,将善款用于购置油米等物资,在节庆时通过街道办事处来分配给下属的各个居委会,再由居委会将这些物资分发给社区内的受助者。而受助者名单的确立以及派发的环节,邓老表示善堂均没有过多的参与。

在谈到有没有考虑过加大对善堂的宣传以扩大知名度并且吸引更多的捐款时,邓老认为没有必要。在邓老看来,延寿善堂所做的善事并不突出,不需敲锣打鼓的张扬,只应该留下延寿善堂的文化底蕴。人要做善事就应该不为人知,如果做了让别人知道则是假善事。“我们祖先说过,你说出你做的好事你就是假的。要做好事你凭着你的能力去做就好了。”邓老丢下手中早已熄灭的烟头,““没必要!两个没必要,第一个没必要是全汕头延寿是唯一一个道教的善堂,儒家。第二,我的责任是来创业,不是来弘扬,弘扬就等下一代。”

与延寿对较为落后和传统的管理方式相反的是, 存心的管理架构清晰明了,有条不紊。会员代表大会下设监事会、理事会,监事会分管财务部和存心公报,理事会分管秘书处和社工管理处,并且理事会对监事会负责。进而,秘书处与社工管理处共管外派机构、实体服务机构、内部管理机构等。

shantanggao4

存心慈善会工作架构图 /摄影 陈耿鑫

 

“从一百个会员抽出代表,然后这年(2014年)就有490个会员代表组成了会员代表大会。每年会换150个会员。而理事会理事成员的选举则是,我们先在报上刊登发表要进行选举,然后会员自动报名。而一般的选举者都是老会员,都是非常关心存心的发展的。我们并不限制人数。会长其实也是要通过会员大会选举的。”存心慈善会会长蔡木通详细地解释有关会员大选的程序。

存心在有效的管理与分工下,还拥有着让人耳目一新的“吸金”方式和管理途径。存心的每个会员一年交150元,五万两千多的会员所赞助的合起来就有七百多八百万。聚小成多,加上存心物业上的收入及其他捐赠,这样下来,存心可以支出用于各方面的钱就可以用得更灵活,发展的方向也就更具有选择性了,而每个月150的会员费也是极易让人接受的。

存心在宣传方面紧跟着微博微信时代的潮流。在过去,每月固定在日报上刊登宣传,拥有相应的内部刊物,例如存心公报,每月有出一刊。但是现在停刊了,为了节省资源,改为每年出书。而随着时代发展,各种新媒体、社交工具不断涌现,存心也加入了这样的时代大流。现在他们有微博、微信公众号之类的,每天都有在上面公布财务明细和每天的善事,而且有专门的采编部负责。蔡会长指出了新媒体宣传的重要性,“在2009年时,我们的会员只有两万多,而自从完善了宣传方式,我们的会员增加到五万两千人。”

面对继承与发扬的问题,延寿堂的邓老将会选择五位继承人来继承这座善堂,而弘扬的任务就交由他们。 而存心慈善会会长蔡木通则有着明朗的规划。“善堂的发展分三个阶段,”初级阶段是一帮一,解决温饱;中级阶段是开设实体机构,着重帮助弱势群体;高级阶段则是建立医疗保险制度,成立互助基金。这第三阶段就是我们未来的方向。”

以延寿为代表的传统善堂,在如今的新时代背景下,守着自己的传统方式;存心则紧跟着时代的步伐,用现代的方式运营和行善。“延寿”和“存心”这两类善堂是有着迥然不同的未来,或是殊途同归,都是难以言断的。根据汕头市民政局的资料,迄今为止市级注册的类似善堂已有14家,而具体到区级则会有更多,而他们都面临一样对未来如何继承发扬的抉择。

“延寿这类的善堂要说继承,肯定是能继续继承下去的,但要发展成为存心那样,估计有点难。”街道办的张主任曾分析,“不过这还是要看这些善堂的负责人自身的发展和决定。”对于这些善堂,张主任做出了这样的评价“其实像延寿这样的善堂在现在社会慈善中起到的都是一种补充,而不是主要作用。”

下午的阳光透过屋檐射进合院里,邓老起身走进侧门旁的杂物室,拿着点燃着的香条,疾步走进安放神像的庙中一跪一拜,虔诚地念起经文,这样的生活将日复一日下去,而延寿善堂依旧隐于闹市。

shantanggao5

邓德昌 /摄影 陈耿鑫

 

记者:余洁瑜、吴湘婷、方文波、陈耿鑫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8447,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