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登革热病房 患者谈笑乐

在汕头市中心医院一间病房里,登革热患者彭女士正躺在病床上,有说有笑地和丈夫闲聊。跟她一样,其他几位患者也并不忧心忡忡,等着几天之后出院回家。

记者在汕头的几家医院采访得知,虽然今年登革热病例比往年高了许多,达到177例,但这个传染病本身并不可怕,症状跟感冒相似,患者一般都能康复出院。

denggere

登革热患者自行购买的蚊帐用于隔离 黄培丹/摄

在市中心医院传感染病科三楼,彭女士的丈夫陪坐在她身边,说妻子已经基本康复,昨天就不发烧了,皮疹也退了。 “整个广东几万人得了这个病对不对,只要及时治疗,重视治疗,没什么好担心的。”

同在一个病房的患者林清亮,也被诊断患了登革热。不过他觉得自己“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而已”。这时,老人慢慢地从床上起身,伸手拉开床头柜,从抽屉里面拿出一盒蓝苓口服液,“你们看,这就是医生给我开的药啊。”

“这个病很普通、非常普通,如果是轻型的话,住院也不用花很多钱。”市中心医院感染科的林主任说。轻型的登革热患者一般接受治疗7天后就可以出院,住院花费在3000元左右。

登革热是一种可以自愈的传染病。但由于目前还没有研制出治疗登革热的特效药,医院对于轻型登革热患者的治疗方法也只是打点滴和吃药。

但是,登革热也有可能会导致死亡。“但死亡率不是很高,绝大部分是轻型的登革热。”林主任说。登革热分为普通登革热和出血登革热,后者死亡率较高,而它的病毒分化成四大家族,被病毒学家称为DF-1、DF-2、DF-3、DF-4病毒型。登革热导致死亡的原因,除了有基础病以外,二次感染者也有可能患重症登革热,也就是说一个人得了其中一种类型的登革热,痊愈之后,他这辈子对这种类型的登革热就有免疫力,但是如果他被携带另外一种类型登革热病毒的蚊子叮了之后,就会发展成为重型的登革热。

在汕头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附一”)传感染科里,每个住着登革热病人的病房都装着纱窗和纱门。在登革热的隔离病房里,病人家属和探访者都可以自由出入病房。“隔离,你以为是非典那种要穿太空服进去的啊。”附一传感染科的庄医生笑着说。蚊虫是登革热的主要传播媒介,所以对于登革热病毒来说,隔离就是避免蚊虫和人体的接触。

患者巫女士于10月12号在附一抽血检验后,发现自己患了登革热,至接受采访的那天,已在附一接受了四天的治疗。当时,她腿上还有轻微皮疹,床上挂着蚊帐。“病人是需要隔离的,他们确定要住院后,我们会叫病人去买蚊帐。”实习医生把蚊帐拉开,让记者看了巫女士腿上皮疹。近段时间,科室里经常有工作人员来喷消毒水灭蚊。

在记者采访的登革热患者中,没有一个患者是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蚊子叮咬而导致患病的。彭女士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蚊子叮了,正如她丈夫所说:“蚊子这个东西防不胜防啊!”

当谈及登革热时,普通民众也大都持有一种乐观的态度。一没患过登革热的妇女笑着说:“人类在地球上生活了这么多年,什么都扛过来了,还要怕这样的小小病毒?”

目前,随着天气的转凉,登革热疫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越来越多的登革热病人已经痊愈出院,患病人数也在逐渐地下降。市民需要警惕登革热病毒,注意防蚊灭蚊,身体出现问题要及时医治。不过,万一发现自己有疑似登革热的症状也无须过度恐慌,因为登革热是可防可控可治的。

 

记者:黄培丹、吴少娟、陈丽詹、陈婧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8331,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