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给90后说脱口秀

10月15日晚7点半,加拿大籍著名相声演员、主持人大山应邀在汕头大学科报厅表演了他的“大山侃大山”脱口秀。他打快板儿、说绕口令、学潮汕话,让现场的观众捧腹不已。

“跟90后在一起我特别好奇,因为我来到中国比你们都早,我是80年代来的,对于你们这些后来者,我特别好奇:你们来了之后怎么样了,你们还适应吗,中餐吃得惯吗,会不会不快乐?”这位说着流利中文的“老外”把大家逗得大笑。

说起那个满口京腔说相声的大山,你可能不会陌生。他最早被人熟知是在1988年的春晚。当时,他饰演小品《夜归》中的许大山,纯正的北京话让大家惊艳,这也是他取名“大山”的缘由。

来中国25年,他拜姜昆为师说相声,学快板,说评书,做主持人,拍电视剧,还娶了一个中国女孩。他接连不断地获取新身份——“北京2008年奥运会加拿大队特使”、“加中文化大使”、“加拿大中国亲善大使”等,甚至还和加拿大总理一起吃了碗面。大山开玩笑说他在中国比在其他国家都火,“姚明都要求和我合影。”

如今的大山蓄起了胡子,有了几分沧桑感。他说即将进入“知天命”年纪的自己,打算开始说脱口秀,但这更多是因为兴趣,而不是事业。当年学校要求学习法语,但他不感兴趣,而中文是他主动想学的,“兴趣决定了我是学习法语的失败者,和学习中文的成功者。”

对于自己的年龄,他用一个段子来打趣道:“我不再和当年一样年轻,‘而且’很帅。之所以用‘而且’而不是‘但是’,是因为我觉得不再年轻不是一个坏事儿,只要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就可以了。”

学习中文给大山带来很多机会,但带着“中加文化使者”标签的大山却在很长时间里认为自己很忙,但没有成就感。

今年上半年,大山觉得他前25年的经历应该暂告一段落。于是,他开始了名为“大山侃大山”的脱口秀实验,在一些高校进行巡回演讲。“大山侃大山”演讲内容既有把生活细节艺术处理过的包袱,也有大山个人的真实经历。大山表示,大学有着良好的文化氛围,90后的大学生是他潜在的听众基础,他将从在大学的演讲中找到适合青年人胃口的脱口秀段子。大山透露:“预计明年5月份,我90分钟的个人脱口秀将会和大家见面,希望你们喜欢。”

01333

汕头大学李丹副校长赠予大山一幅潮汕剪纸作品

汕头大学李丹副校长赠予大山一幅潮汕剪纸作品

 

以下是“大山侃大山”脱口秀中的部分段子:

1.好长时间没上电视,大家没忘记我是吧,“没有~!”,真不错,你们想看看电视上熟悉的大山先生吗,“想~!”,那你们还是回家看电视吧。

2.跟90后在一起我特别好奇,因为我来到中国比你们都早,我是80年代来的,对于你们这些后来者,我特别好奇:你们来了之后怎么样了,你们还适应吗,中餐吃得惯吗,会不会不快乐?

3.有一次一个小姑娘找到我拿QQ号,QQ是年轻人玩的社交平台,大老爷们玩QQ让人怀疑。要保护公众形象。所以我说,“我不玩QQ,我玩陌陌~”

4.中国话、汉语、普通话,都不太能描述我们现在说的话,我觉得中文可以叫‘人话’,区别于鸟语。我是为数不多会说人话的外国人。

5.我看微博粉丝量知道,我在国际友人当中第二有名。第一名实力雄厚,我望尘莫及,是苍井空。但我不能跟她比,因为节目卖点不一样嘛。大家本来对日本挺有意见的,但是一看苍井空,就觉得日本还蛮好的。

6.我曾看到过一张演讲会门票——“英语明星大型公益演讲会”,你们都懂的,凡是说公益的都是赚钱的(笑)。来看看这5个演讲嘉宾——俞敏洪是新东方的,李阳是打老婆的,还有大山、陈安之。中间这位言陆峰是谁,没有人听说过?我告诉你们:你们看到这种广告你们就要知道,5人中4个特别有名,其中一个没名,说其他人有事儿来不了只有其中一个会来,那准是那没名的来。”

7.1984年我上大学开始学中文,然后来到中国学中文,过程收益非浅,也有很多意想不到的经历,来到后不久就和两位老师同台演出,姜昆和唐杰忠。然后又得到机会接待加拿大总理访华。这是两个意想不到的机会,真没有想到90年代说相声的,再过十几年,我就可以和加拿大总理一起吃面条。但和加拿大总理吃碗面条不算什么,因为我还和毛主席抽过烟!(上海话剧《红星照耀中国》演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

8.我学中文最早是学粤语,第一步学数数,第二步学客套话,第三步就是“顶你个肺”,粗口。在照相馆给客户拿照片时,用粤语对客户说:“27.99蚊唔该”,哎哟对方的眼睛一亮呀:“你广东话讲地好好呀~!”

“识听小小,吾识广~”

对方此时很满意了正准备离开,

他转身要走时我想起我还学过一句,于是我对他喊:“顶你个肺”

9.外国人学汉语学到一定程度,再超过就不好了。有这样的一个现象,外国人把中文学得越好,说得越溜,越有人怀疑他是不是特务。有的观众看我的节目,是这么的一种心理过程:“先是看得非常新鲜,然后就是‘呀哟好玩,这演员中国话说得可溜哟,俏皮话、绕口令和歇后语都会说,对我们中国事还特别了解哈哈哈哈……特务。’”。

10.和姜昆还经常在一起,逢年过节串门,他经常给我送东西,前年送大米差点惹出麻烦。我回到家仔细看包装上写着“空军特供”,我就纳闷姜昆老师怎么会有这种大米。那时我在中国已经生活了很多年了解一些风俗习惯,其实这个不难解释,这可能是空军发给某一个人,这人觉得非常好,不舍得用,送给他的岳父,岳父也觉得好呀,转送给朋友,朋友再送给朋友,送送送反正送了一圈,没有一个人把包装打开过。这是一种中国式送礼。我觉得中国式送礼挺好,至少说它很环保是吧,按环保的概念这叫“可持续性送礼”,它一直在送。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月饼是吧,一直在送,好几年了都没人敢吃。

11.人生中很多事情都有必然,我学中文也像是命中注定似的。我在家里排行老二,有哥哥和弟弟。哥哥叫Daniel,简称“蛋”嘛,弟弟叫Benjamin,简称“笨”。长话短说,我有两个兄弟,一个叫笨,一个叫蛋。二十几年后,我起了一个名字叫大山,这二十岁以后我们哥仨终于成了“大、笨、蛋”了,所以我喜欢大山这个名字。(大山接着说:起名的时候,我哥哥定好了叫“蛋”,那我爸妈应该给我起一个名字叫“定”才对呀,“疼”也行。)

记者:邢华芳 陈舒琦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8025,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