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什么禁不了枪支?

2013年对于美国人民来说注定是不平静的。枪支暴力在美国屡屡发生,美国人民对于自身安全的忧虑也与日俱增。2013年4月17日,美国控枪法案在遭到国会否决,奥巴马失望地称当天是“耻辱的一天”。支持控枪法案的政要们纷纷发表愤怒声明,谴责“投票结果是特殊利益集团绑架了华盛顿政治”。

在当天进行的表决中,参议院以54票赞成、46票反对的表决结果否决了控枪法案。至此,奥巴马的控枪法案“胎死腹中”。

gun_

控枪法案惨遭败,有人欢喜有人忧

美国枪击案的频发,引起了美国民众和社会广泛关注。去年美国康涅狄格州校园枪击案发生后,当天立即有4万多名美国人在网络上联名请愿,要求奥巴马政府颁布控枪法案。

《华盛顿邮报》和美国广播公司网在控枪法案表决前一天联合发布的民调显示,52%的调查对象支持控枪,58%的民众支持重启2004年到期后失效的攻击性枪支销售禁令。71%的调查对象支持建立数据库,跟踪所有枪支销售记录;65%支持禁售大容量弹匣;51%支持禁售半自动手枪。民调机构盖洛普咨询公司2012年12月14日发布最新民调结果,显示38%的美国人对现有枪支法不满,支持更严厉的控枪方案,而一年前这一数字为13%。

迫于舆论的压力,奥巴马于今年一月推出号称“最严厉”一揽子控枪举措:第一、加强背景审查,建立全国统一的购枪者背景审查系统,防止枪支落入危险人物之手;第二、重启攻击性武器联邦禁令,禁止军用类攻击型武器和高容量的弹夹的销售;第三、加强学校安全;第四、改善对精神病人的医疗服务。在这些措施中,最具实质性意义也最具争议的当属建立全国统一的背景审查体系以及禁止向公众销售进攻性武器和大容量弹夹。

让民主党人颇为失望的是,由于缺少足够的支持,重启攻击性武器联邦禁令这一提案被否决。美国最具影响力的拥枪组织及游说团体——全国步枪协会(National RifleAssociation of American,NRA)的负责人早在2012年12月23日就明确表示,反对重启攻击性枪支联邦销售禁令。全该协会副会长兼执行总裁韦恩·拉皮埃尔在全国广播公司访谈节目中说,攻击性枪支联邦销售禁令的内容和立法根据“全是谎言”。同年3月19日,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里德承认,为了确保整套控枪方案有较高的通过率,他们不得不放弃这项提议。

但是,即便控枪法案多次“瘦身”,也没能顺利通过。纽约市长布隆伯格称,特殊利益集团对政治决策的影响实在太大了。“46名议员宁肯无视90%美国人的诉求,也不敢得罪越来越偏激的枪支支持者”。

据称,全美步枪协会曾不惜出巨资,动员会员用电话、邮件和信件对参议员发动“地毯式游说攻势”。表决当天,该协会就花了50万美元进行批评“奥巴马枪支禁令”的宣传活动。

对奥巴马“枪改”最大的打击来自奥巴马的家乡州伊利诺伊州。伊利诺伊州议员起草了一份类似于奥巴马“枪改”的议案,却在州议会审议中遭到挫败。该法案甚至连表决的机会都没有。这一挫败代表着奥巴马不仅在说服共和党人接受“枪改”上困难重重,在说服本党民主党人方面,奥巴马亦是举步维艰。

“上帝保佑!控抢法案没有通过!”家住亚利桑那州的Max Loboloco Henry在听到控枪法案被否决的消息感到非常惊喜,“每次美国发生大规模的枪击案,美国民众都很容易陷入恐慌,然后有些立法者就会趁势提出计划不周且缺乏常识的控抢法案。”

“多年来,我一直担心政府会禁止私人拥有枪支,或者是对枪支实行异常严格的管制。”Max是个资深的枪支爱好者,从小受枪支文化耳濡目染的他在12岁的时候就拥有属于了自己的枪。尽管现在已经76岁高龄,Max手中仍然持有四把枪。

在Max看来,奥巴马的控抢举措只是徒有虚名,它给美国人民营造出一种增强安全感的错觉,以为枪支犯罪就此不再猖獗。事实上,这些控抢举措只会让守法的公民更难拥有自卫的枪支,罪犯却乐于看到更多手无寸铁的普通人遭受自己的武力欺压。

“我们不是要剥夺美国人民持枪的权利,我们需要对枪支实行注册制度以及加强持枪和弹药买家的背景调查,以减少枪支犯罪的发生。”与Max年龄相仿的Robb Nesbitt是奥巴马控枪法案的支持者,他认为实施控枪举措无可厚非。但是他认为奥巴马的枪支管制措施的失败在于它还不够“严厉”。他认为,全国步枪协会的巨大压力,使得控抢法案举步维艰。“政府应该提交一项能够通过的法案,否则只是浪费时间和精力。”

从事语言教育的Mark Robinson也认为,控枪法案之所以失败是因为这其中掺杂了太多的政治因素。

“有些议员为了赢得选票,不得不向资金支持者屈服。” Mark说。随着2014年中期选举的即将来临,多名议员不敢与势力庞大的美国步枪协会作对,使得奥巴马的努力付之东流。在17日的投票中,就有5名民主党议员投下反对票,公开与奥巴马唱反调。

 

既爱又恨,安全感是真还是梦?

对于生活在枪支管制相对宽松的美国公民来说,枪支早已不是一个陌生的话题。

1775年,莱兴克顿打响的第一枪为美利坚人民开启了标榜独立和自由的时代,与此同时,枪支这一武力工具也在大多数美国人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记。对美国人而言,它不仅仅是一种谋生的工具,更代表着一种权利。美国政府在建国后的两百多年间,前前后后出台过诸多法令来保证公民的持枪权。其中的“宪法第二修正案”,就明文规定了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受侵犯。

“枪支拥有权意味着安全感,让人可以免于活在武力威胁的恐惧之下。”Max曾在部队服役,对枪有一种特殊的情感。枪支对他来说,不仅仅是打猎获取食物的工具,更是面对全副武装的罪犯时自我防卫的最佳武器,甚至是抵制专制政府在对公民的非法搜查、没收和拘留时最有效的利器。

就读于洛杉矶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的Kalika对此则另有一番见解。她的父母很爱打猎,家里有两把枪。尽管她从小就接触过枪支,也曾跟着父母去打猎,但枪支对她来说可有可无。就个人而言,她更倾向于不拥有枪支。

“枪支很容易给人一种错觉——有枪你会更有安全感,大多数持枪者也为此蒙蔽。最终,不幸的是,战争让武器制造商更加有利可图,他们不断游说人们买枪只是为了保证他们源源不断的利润。”Robb Nesbitt说。

源远流长的枪支文化和宽松的法律法规使得美国成为世界上民用枪枝拥有率最高的国家。在接近三亿的人口中拥有约二亿七千万的私人枪枝,几乎人手一把枪。如此高的持枪率也给美国带来付出极大代价的高枪支犯罪率。据美国联邦调查局2012年9月的统计显示,2011年,美国共发生暴力犯罪案件约一百二十多万起,在向执法部门报告的暴力犯罪案件中,严重暴力攻击案件高达62.4%,其中涉枪的犯罪在谋杀案中占67.7%,在抢劫案中占41.3%,在所有犯罪案件中占21.2%。

连连攀升的枪支犯罪率引起政府和民众的担忧。早在1938年,美国政府就试图颁布法律,遏制枪支犯罪。华盛顿也曾实行了32年之久的禁枪令。

“我们过分地担心着我们不该担心的事情,枪支管制就是其中之一。除了枪支问题,政府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Terique Nova是韦恩州立大学刑事与司法专业大二学生,他觉得大家对于解决枪支犯罪的关注点不应该放在枪支管制上,如果政府要减少枪支暴力犯罪,应该致力于如何防止人们持枪杀人。

“枪不会杀人,而是人杀人,枪支管控意在帮助人们不滥杀,减少枪击案的发生。在美国,毒品也是非法的,但还是有人非法涉毒。因此,即使我们对枪支实行管控措施,还是不能杜绝有人非法持枪,” Nova认为并不是每个人都应该被允许持枪,并且希望自己永远也不要有枪,因为有枪不代表有安全感。

正当去年12月发生的校园枪击案把枪支安全问题再次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是否该出台控枪措施也成为奥巴马连任以来最棘手的问题。康涅狄格小学枪击案发生后,奥巴马曾指派拜登牵头成立白宫跨部门控枪问题工作组,展开控枪法案游说,在控枪问题上争取支持。终于在2013年1月17日签署了23项总统行政命令,要求国会重新立法禁止攻击性武器和大容量弹匣销售等内容。可惜这项举措在仅仅三个月后就遭到国会的“封杀”,控枪法案迎来另一个冬天。

“控枪法案希望渺茫。”尽管强烈支持奥巴马推出的政策,Mark对控枪法案的前景并不寄予太大期望。他认为奥巴马会将注意力集中在移民问题上,而控枪法案面对如此大的压力,“流产”在劫难逃。

 

民意VS政治势力,控枪政策路漫漫

全国步枪协会(NRA)是一个人多势众、组织严密、财力雄厚、影响力极大的集团。成立于1871年,NRA如今有300万会员,其中有七名专职的国会游说人员,他们通过捐款、馈赠、社交、支持和拉拢国会议员等手段,设法推动或影响有关法令的制定与通过。早在1938年,美国政府就试图颁布法律遏制枪支犯罪。但迫于NRA的压力,不得不取消了这些法律的制定。

就在5月16日,政府官员Martin O’Malley在美国马里兰州签署了几条控枪法律,要求人们必须通过提交指纹来获得可购买手枪的许可证,NRA的人当即提出将会把他告上法庭。

尽管步枪协会势力庞大,在1月18日发布的CNN、时代杂志及OR国际民调公司共同进行的民调却显示美国民众普遍支持加强管制枪支,而且认为在美国取得枪支太容易了,但他们不相信仅以严格的枪支法案就可以减少枪支暴力。有92%受访者要求枪店、87%要求枪展、75%要求在个人交易中,都应该对持枪者和购枪者作必要的背景调查。而对上月被国会否决的控枪法案,皮尤研究中心华盛顿邮报的民意调查显示,有47%的人表示“愤怒”或“失望”。

2013年5月3日,奥巴马在墨西哥首都发表演讲时再提“控枪论”。他表示,他将尽一切努力通过枪支管控法案,力争将“枪管”进行到底。

从布雷迪到克林顿,每一部控枪法案的出台都经历了重重磨难。纵观美国控枪历史,就是法案推动者和枪击案受害者与持枪权拥护者及相关利益集团的一次次斗争。奥巴马当然也不例外。

要打赢这场旷日持久的控枪之战,奥巴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记者:罗雅聪  刘凯莉; 编辑:刘凯莉)
(编者按:该栏目刊登的为2013年秋季学期国际新闻报道班同学的作品,我们在汕大看世界,了解世界。)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7919,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