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伊战十年的“创伤后遗症”

十年前,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那时候人们都认为“战争很快就会结束”,很少有人料想到,等待着他们,是往后8年的“泥足深陷”和更长时间的“创伤后遗症”。伊战已十年,伤还在延续……

美国士兵:“战斗”还在继续

Kluse Barber说近来感觉好多了。他每天早上都坚持到家外面的公路跑步,因为他说跑步有“提醒”的作用,提醒他已经回到美国,而不是在伊拉克。从伊拉克战场回国已经五年,但他仍然常出现这样的“混乱错觉”。

Kluse今年28岁,曾经是一名伊战士兵,他在2005年加入美国陆军队并很快进入伊拉克战场,2009年8月随第二批“撤军潮”离开。

Kluse说在回来后的一两年“状态很差”,喜欢呆在家里,不爱与人接触。他没有工作,午餐晚餐基本由女友Judie负责,每一天要做的事情是区分幻想与现实,他说他最害怕的是夜间突然从噩梦中醒来,分不清自己在哪里。“你总觉得别人会伤害你,你也可能伤害到别人”。

他曾到当地的退伍军人治疗中心接受“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治疗”,但一个月后他就不再去了,因为医生认为他的情况并不严重,他也不想出门。

2011年12月18日,奥巴马政府宣布从伊拉克“完成撤军”,标志着这场伊拉克战争在8年后正式结束,然而伊战的“后遗症”仍在不断发作。据美国官方统计数据显示,这场战争共造成伊拉克13.4万人死亡,其中超过70%是平民,美军伤亡人数为4488人,耗资多达3万亿美元军费。

战争后造成大量退伍士兵失业,30%的士兵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指人在遭遇或对抗重大压力后,其心理状态产生失调之后遗症,这些经验包括生命遭到威胁、严重物理性伤害、身体或心灵上的胁迫),2011年在归国的伊战士兵中,平均每天就有8人自杀,像Kluse这样患有轻度“创伤压力障碍”的人,还不在统计数据中。对于这些归国士兵来说,克服战争带给他们的精神障碍,,还正是另一场“战争”的开始。

Kluse说他自己仍是幸运的,他很感激女友Judie在他生病时为他所做的一切。他说现在最想做的是一个“普通人”,重新开始他的生活,但他首先要得到一份工作。他曾多次向警察或者保安类的工作投递简历,但大部分都没有回音或被拒绝,原因是担心“精神问题”。

飘扬的美国国旗(白净/摄)

飘扬的美国国旗(白净/摄)

美国民众:战争的意义是什么?

至今,Justin Gulebet依然认为伊拉克曾有“大规模杀伤力武器”,并且坚持认为“在这场战争中美国是胜利的”。

23岁的Justin如今在柏尔森市(位于得克萨斯州,美国南部小城)做警察。他17岁加入美国军队,被派往南非的维和部队服役了2年,22岁退役,他并未参与过伊拉克战争。但他坚信美国进入伊拉克成功推翻了萨达姆的独裁政权,为伊拉克带来真正的民主,虽然他也承认在这过程中美国犯有“小错误”。

然而,仍与Justin想法一样的美国民众并不多,相反,伊战十年对美国的影响不仅仅在于参与伊战的士兵,还有美国民众普遍对于战争的怀疑。

2003年美军攻占巴格达以后,武器核查小组对伊拉克所谓的“大规模杀伤力”武器进行了为期16个月的调查,耗资9亿美元,然而调查的结果却是伊拉克早于1994年在联合国的监督下销毁了所有的核生物武器。当初布什政府高调宣布的出战目的已不复存在,世界舆论一片哗然。

在以后的几年,伊拉克局势不稳,基础设施破坏严重,社会秩序混乱,加上有关美军在伊拉克虐待战俘,性侵妇女等的丑闻不断传出,为这场战争当初所宣告的“正义性”蒙上厚厚的一层阴影。

62岁的James Bakes曾是伊利诺伊大学(位于美国伊利诺州)的建筑系教授,现在已经退休。他把这场伊拉克战争归结为是一个“残酷的谎言”。“我们战斗了这么多年,耗费了如此多的生命与金钱,但到头来我们却不知道为了什么?”他认为当初美国民众支持这场战争是因为“错误的信息”引导,“民众的信息来源很多来自与媒体与政客,但民众总是容易被他们所欺骗”。

68岁的退休越南老兵Iran Safertor表示自己已经十分厌恶战争。他认为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都是源于9·11恐怖分子对于美国的挑衅而作出的反应,但十年过去了,恐怖分子依然猖獗。“波斯顿爆炸案就象是一个警钟,提醒我们反思过去的所为是否正确。”。

在美国最近一份盖洛普民意调查中显示,认为在伊拉克战争中“出兵是错误的”美国人占53%,而认为没错的占42%,与2003年出兵初期的70%的支持率相差甚远。

 

谁是最后赢家?

当年发动这场战争的小布什总统至今也不承认这场战争是错误的,即使面对他离任前支持率一直走低,他仍自比于因朝鲜战争导致离任前支持率偏低但如今备受尊敬的杜鲁门总统,深信“历史能还与自己清白”。

关于这场战争,十年来世界各大媒体不断改写其意义。由“搜寻大规模杀伤力武器,推翻萨达姆专制政权”到“帮助伊拉克建立民主”,其中也不乏“布什政府用血换取石油资源”的言论。

对于这场战争的真正意义,Justin认为,这是“力量的需要”。他直言把伊拉克比作“扯线的木偶”,认为美国要确立在中东的势力必须要有一个可以控制的国家。“中国于俄罗斯在中东地区与伊朗结盟,欧盟‘拥有’土耳其,美国需要在中东建立力量而他选择了伊拉克”。

而来自中国国防科技大学的石海明教授在其《评价伊战,十年尚早》文章中也提及,需要“从大战略视觉去评价美国伊战十年的得失”。“伊战十年,在美军挥挥手离开的身影背后,是绞刑架下的萨达姆,是4475条美军生命,是10万伊拉克平民尸骨,是一个失信的美国,是一个乱象丛生的中东。但扶植起一个亲美的伊拉克政权,并日渐从军事、经济及文化等方面主导了中东的秩序,从大战略角度而言,这也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战争红利”。

“伤痛是暂时的,从长远来看,美国在这场战争中无疑是胜利的”,年轻的Justin如是说。

 (记者:余毅菁; 编辑:刘凯莉)
(编者按:该栏目刊登的为2013年秋季学期国际新闻报道班同学的作品,我们在汕大看世界,了解世界。)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789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