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家暴创新高 同比增长28%

据日本TBS电视台2013年3月18日消息,日本一名驻美外交官长屋嘉明于2011年1月至2012年3月期间,多次在旧金山近郊的家中等地对妻子施暴,脚踢、将妻子从车中推下来等,造成其妻子多次受伤,甚至牙齿断裂,被当地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大洋的彼岸——日本,也正是这对外交官夫妇的故乡,家暴事件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环球时报》曾报道过这样一起家暴事件,正在准备晚餐的38岁主妇伊藤清子不小心将荷包蛋煎糊了,刚刚回家的上班族丈夫伊藤英夫在愤怒之下,一掌打在妻子的脸上,并为此责骂她长达一周之久。

日本街头(白净/摄)

日本街头(白净/摄)

家暴创新高

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日本警察厅公布了一组数据:2012年,仅日本警方掌握的家庭暴力案件就有4万多起,比2011年增长28%,创下统计以来历史最高数字。在被害人当中,有九成以上都是女性。

不少女性透露自己曾遭受丈夫拳打脚踢,被丈夫以粗暴语言对待、外出受到限制以及受到监视。家庭暴力还对这些日本女性造成严重的精神伤害,其中不少女性因此患上忧郁症。近日日本政府针对5000名男女进行抽样调查的结果显示,有32.9%的女性坦言自己是家暴受害者。这个资料与去年不相上下,其中25.9%的女性透露曾在家中遭丈夫拳打脚踢,有6.2%的人更是经常遭受这类家暴。

很多妻子在遭受丈夫殴打后选择息事宁人。 “为了孩子,无法离婚。 ” “周围无人可倾吐心声。 ”“担心经济无法自主。 ”这些成为了妇女们的挂在口边的理由。 面对越来越多像伊藤英夫这样因小事就动手的“暴力男”,人们开始从这四万多起暴力案中,寻找家庭暴力的社会根源。

 

过度的社会压力

“日本社会充满着压力,特别是对于办公室的员工来说,这种持续压抑的氛围已经持续了好长时间。面对这种压力,日本男性没有其他的途径去发泄,所以往往将怒气宣泄在妻子的身上。”一名日本机械工程师奎介矢野先生谈到,这引出了日本家暴问题的最主要原因。

尽管二战后,家务劳动的机械化,在很大程度上把日本女性从繁重的家务劳动中解放出来,转向职场的工作,但很多部份女性仍然是专业的家庭主妇,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经济上完全依赖丈夫。奎介矢野先生补充,“这仍然是日本最传统的家庭结构,女主内,男主外。”

随着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的破灭,日本经济出现了长达20年的低迷不振,特别是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卷席日本,导致公司职员收入剧减甚至大量失业。而且随着近年来企业终身雇佣制度、年功序列制度(年功序列制度是日本企业的传统工资制度,员工的基本工资随工龄的增长而每年增加。)的摇摇欲坠,日本社会贫富差距拉大,相当数量的日本国民自信心丧失,心态失衡,悲观情绪蔓延,生活中哪怕一点微小的社会不公都会演变成家庭暴力的导火索。

很多日本男性既要承受身体上的劳累,还要忍受精神压力,再加上孩子不听话、夫妻感情不和等问题,都让日本男人将压力的输出口对准家中的妻子。“他们认为自己力气上比女人更强大,所以总是想去控制女人。”从事教育工作的石川先生也认同过度的社会压力是造成日本男性“凶性大发”的原因。

在日本,在孩子面前使用暴力的男性比例高达42.5%,这些从小目睹父母暴力行为的人长大后成为施暴者的概率要高于一般人。

 

“男尊女卑”思想

日本 “男尊女卑”的思想依旧根深蒂固,这也成为日本家庭男女地位失衡的原因。美国作家埃德温·赖肖尔著作《日本人》提到,早期日本社会是以女权制为基础的,但后来随着儒家哲学和封建制度的影响,开始限制了妇女的自由,迫使她们完全从属于男子。

“当然这一切都在发生变化,但日本仍多少存在着这种观念,男性被视为家庭的顶梁柱,而女性则沦为失去主体性的附属物,女人的基本任务就是照料老人、小孩和丈夫的一切。”宫内真幸先生认为家暴是大男子主义长期作祟的结果。

著有《日本女人的爱情武士道》一书的旅日作家唐辛子在日本生活十几年期间,对日本女性社会地位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她举例说到,一些保守的日本公司,知道女职员怀孕后,甚至还会暗示女职员辞职。这都体现着日本社会的确存在“男尊女卑”的观念,但她并不认为日本女性毫无地位。

她说一个日本男人的每月零花钱也许只有3万—5万日元,中午的时候只能站在拥挤的小店里吃碗拉面,而一个将生活安排得很好的日本太太,当她的男人在忙碌一个上午,午餐靠吃拉面或啃饭团充饥时,她可能也在忙完一个上午的家务之后,正与闺密们坐在时尚的咖啡店里悠然地喝着咖啡。

“她们是有地位的,只是她们的地位不在社会,而在家庭。换句话说:日本社会男尊女卑,日本家庭却是女尊男卑。”

最近正在争取日本国籍的张女士表示,她嫁到日本后,认为女性地位是平等的,“男人管挣钱,女人管家。大部分家庭的财政大权都是掌握在妻子的手上。”

 

政府应对措施

“日本非常保护女性,有足够的证据说明自己遭受家暴的话,只要老婆报警,老公肯定会被抓进去,直到老公承认家暴为止,并且政府会出面办理离婚,给女人跟孩子解决补助金,解决住房问题。女人离婚一个人带着孩子,国家都会给予很高的补贴,甚至会比老公出去赚的工资还高。”张女士坦言大部份的咨询渠道都是通过电视节目得知的,这也体现出日本政府对婚姻暴力的密切关注。

近年来,日本政府相关机构、地方政府和民间妇女组织、企业、小区密切合作,在全国建立了一个包括咨询援助中心、临时庇护所、报警系统、医疗中心等在内的社会安全网络。并于2001年4月,颁布了第一步《配偶暴力防治及受害者保护法》,设立了配偶暴力及支持中心。

与此同时,我们看到其他国家在解决家暴问题上颇有建树。新加坡政府通过立法及政府与小区互动等措施,有效地遏制了家庭暴力问题;今年三月份起,英国扩大了家庭暴力和虐待的法律定义,首次将非肢体暴力的压迫与威胁行为纳入其中,这意味着“强迫家人不得外出和禁止使用电话与外界联系”的类似行为也能够被起诉。

据全国妇联和国家统计局调查显示,中国遭受配偶不同形式家暴的妇女有24.7%,每年有10万家庭因为家暴而破裂。关于禁止家暴的内容散见于《婚姻法》、《妇女权益保障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法规中,尚未出台《反家庭暴力法》。而这些法律规范对家暴没有明确界定和具体制裁条款,可操作性不强,难以在审判实践中被切实遵从。目前,社会各界要求反家暴专门立法的呼声日渐升高。

(记者:郭燕欣; 编辑:刘凯莉) 

(编者按:该栏目刊登的为2013年秋季学期国际新闻报道班同学的作品,我们在汕大看世界,了解世界。)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7880,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