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TBOX少年:想要持续到60岁的爱好

BEATBOX是一种独特的音乐文化,曾一度流行于年轻人中,张丹韬和张培克是汕头BEATBOX协会的代表人物。

D.T 张丹韬:“就像有人60岁了也还可以跳街舞一样”

张丹韬,在BEATBOX圈里也叫D.T,19岁,四年前开始学习BEATBOX。张丹韬最开始接触BEATBOX是在网络上看到别人的视频,觉得感兴趣就开始学了。起初几个月,张丹韬是自己看着网络视频学习BEATBOX,“从最基础的三个音开始”。

练BEATBOX不是一个轻松的过程,有些音非常“磨”喉咙,“我以前曾经喉咙咳出血过”。他随即打出练到咳出血那个节奏音。咬到嘴唇的事也常有,“不过有失有得,也有可能在咬到嘴唇的时候发现一个新的音”。他觉得这是以一个很小的代价换来一个很大的收获。

BEATBOX的学习因人而异,不同的音对不同人来说难度是不一样的。张丹韬曾经花了半年去练习一个别人认为很简单的音,每天都在打这个音,甚至上课的时候也在练,“别人都开始反感了”。

学会BEATBOX后,张丹韬经常在学校的汇演里作为嘉宾表演,并在学校里组建了社团。他回忆自己的舍友第一次听到自己打BEATBOX时的情形,那时他还没有公开表演过BEATBOX。有一次在宿舍他拿着手机,嘴里发出几个音,舍友一开始以为他是在用手机看视频或听音乐,后来才知道是他发出的。

在学习BEATBOX这条路上,张丹韬得到了家人的支持,但是也遇到过自己的瓶颈期,甚至想过要放弃。当时张丹韬参加了一个比赛,他很看重这个比赛,做了很多准备,但是比赛第一轮他就被淘汰了。后来举办方向他表示分数计算出现错误,但他自己也感觉到了不足之处,“觉得自己的技术跟不上了,”。比赛失利对张丹韬造成很大影响,加上当时一些家庭矛盾,他产生了放弃BEATBOX的念头,“想换一种生活方式了”。但最后这个念头并没有变成现实,“好像放弃了也不能干嘛啊”,他说,“我试想着以后没了这个东西要怎么活,想不出来,然后就算了。”

张丹韬参加过一些比赛,曾经获得过“首届佛山BEATBOX大赛”的季军。他认为自己参加比赛重视的不是名次,而是通过比赛和别人的交流能学到什么。他说:“比赛可以探测自己的实力,如果自己走到第二名了,就会向第一名的方向出发,如果拿到了第一名,就会向世界性的比赛进发,会不断地向更远的方向走去,这是一条不归路。”他笑着说。比赛的过程是一个不断交流,不断学习的过程。通过比赛,张丹韬有了进步,也交到了许多朋友。

现在,张丹韬是汕头BEATBOX协会的会长,这是由几个BEATBOX爱好者发起组建起来的民间团体,形式比较松散,平时主要是一些爱好者一起来竞技,交流。“这个协会只是想为大家提供一个平台,让他们在这里找到一起练习的人,”张丹韬不想单单只是自己玩BEATBOX,他也希望让更多的人认识BEATBOX。目前玩BEATBOX的人还是小圈子的。张丹韬希望通过协会推广BEATBOX,“慢慢做下去至少会对它有点贡献吧。”

张丹韬偶尔会接到一些商业演出,赚取一点生活费。有时候为了准备一场表演,他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练习两三个小时,平时下课的时候,他也会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己练习。他说BEATBOX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了,像一种习惯一样,除非刻意,否则很难改掉。张丹韬希望可以一直打下去,“就像有人60岁了也还可以跳街舞一样。”

谈话沉默的间隙里,张丹韬也会自己打BEATBOX,随着口中的节奏,站着的腿和撑在楼梯扶手上的手也会轻微抖动。

 

张培克:“60岁的时候抱个孙子都还可以打给他听”

张培克在表演BEATBOX(张培克/供图)

张培克在表演BEATBOX(张培克/供图)

培克最开心的事是能在姐姐的婚礼上表演BEATBOX。刚开始学BEATBOX的时候父母都反对,只有姐姐坚持支持他。他说,在婚礼上表演完之后,大家对姐姐说“你弟弟好厉害”的时候,姐姐真的很开心。

初见面,培克开口就说,“你问我我的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啊。”

“你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特别帅啊。”

说这话的时候培克伸手假装拂了拂没有刘海的额头,然后自己笑起来。眼前的培克穿着蓝色牛仔短袖上衣,中裤,背着黑色书包,高高的个子。

培克把BEATBOX分为两种风格,一种是表演风格,一种是比赛风格,表演风格比较滑稽,比赛风格则追求速度和新意,而他自己属于表演风格,他会在表演中加入很多搞笑元素。“让全场观众都笑起来,输了就输了”,这是他对BEATBOX的态度,不在乎输赢,让大家开心就好了。

培克初一的时候就开始学BEATBOX,属于汕头首批学习BEATBOX的年轻人。当时他是那群学习BEATBOX的人中年龄最小的,虽然现在他年纪不大,但在汕头BEATBOX圈里面已经是“老人”了。

最初学习BEATBOX,培克只是单纯想培养一些爱好,本来是想学钢琴这些的,但当时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允许。“学习BEATBOX又不用钱,所以就去学了。”刚开始练习的时候,他疯狂地去研究视频,“下载国外的视频,然后放慢速度看,模仿。”当时汕头BEATBOX圈的人经常相互交流,“每个星期都有交流,一个星期回来,对方就变得很厉害了,谁都不想输给对方,所以回家就拼命练。”

刚开始学习BEATBOX的时候,培克的父母是反对的。BEATBOX作为一种新文化还不被老一辈的人理解,培克说当时他们那群学BEATBOX的人被长辈们定为“不三不四”的人。“每一个新文化刚出来的时候都是不被理解的。”对于长辈们的态度培克倒是理解,并且通过自己的行动改变父母的想法。

培克说BEATBOX让他变得很外向,很爱说话。在学校,他当过学生会会长,是辩论队的主力,参加全市的演讲比赛并拿下最高奖。“BEATBOX改变了我很多。”现在,培克父母的看法已经改变了。“别人一坐下就会讲我孩子考了多少分,我妈就可以讲我儿子拿了个什么奖。”

培克也曾经因为练BEATBOX受过伤,当时医生诊断后要求他一个星期都不能说话。初中的他也不知道害怕,“初中没有想那么多,医生说不能说话就不能说话咯。”他初学BEATBOX的时候正是BEATBOX在中国火爆的时候,他说:“那时候大家都是很纯粹的热爱它的。”他自己学习BEATBOX的动力也完全是兴趣爱好,是因为自己很喜欢才会努力地去学。

培克是汕头BEATBOX协会的副会长。协会成员一个月大概有两次的聚会交流,聚会的时候,他们会轮流上去打BEATBOX,不用说话,就用BEATBOX交流。因为BEATBOX,培克交到很多朋友,这在他看来甚至比BEATBOX更重要,“二十年后还有这群朋友,就算嘴巴烂掉了朋友也还在。”

玩BEATBOX,培克不在乎成绩,“开心就好,”是他挂在嘴边的话。在表演中,他也费心思让观众开心,17岁的他,没有太多的顾虑,一切以开心为主。

BEATBOX对培克来说已经是一个习惯,它不需要任何附加工具,任何时候都可以练习,洗澡的时候就是培克创作新段子的好时候。培克认为BEATBOX是自己在任何年龄段都还可以玩的,“60岁的时候抱个孙子都还可以打给他听。”

记者:刘潇莹 林东云   编辑:邱晓桐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7857,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