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编剧杨庆杰:精神层面的梦游

文学院第十三届原创戏剧晚会《白夜》已经完美落幕,伴随着戏里台词“梦游是个哲学问题”,留给观众无限思考的空间。

《白夜》中,“被梦游”的男主角,将全部希望寄予男友的女主角,还有终日无所事事只会喝酒聊八卦的同学,都陷入了对生活游离的状态。杨庆杰认为这些都是精神层面的梦游。

《白夜》节目介绍单(邱晓桐/摄)

《白夜》节目介绍单(邱晓桐/摄)

文学院第十三届原创戏剧晚会《白夜》原稿(李倩彤/摄)

文学院第十三届原创戏剧晚会《白夜》原稿(李倩彤/摄)

《白夜》讲述了大四学生凌宇肃在治疗好梦游症后,被舍友继续说“梦游”导致夜夜在后山散步。这过程中遇到女主角曾心涵被黑衣人强奸,凌宇肃发现后照顾她,流言四起,最后迫于无奈与黑暗势力正面搏斗。

第一次正面呈现邪恶

原创戏剧《白夜》第一次正面呈现了性侵犯的场面,但是杨庆杰一开始并没有写明如何在舞台呈现。按照以往的一些做法,是直接忽略然后从事后进入情节。杨庆杰说:“正面呈现有利于营造一种舞台冲击力,有利于去烘托女主角的这种悲剧性的遭遇和男主角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最后跟一个非常邪恶非常变态的力量去格斗。他只有自己去格斗才可以真正去解放自己,去找回自己。所以我要这股邪恶的力量来正面呈现。”

确定了在舞台正面呈现这个情节后,杨庆杰还必须和两个饰演被强奸的女学生沟通,确认她们愿不愿意出演。而剧中起推动情节发展的关键人物是黑衣人。这个角色杨庆杰老师专门请了汕大07毕业的张云皓来饰演,张云皓和杨庆杰合作了三次戏剧出演,杨老师认为只有他才能真正诠释黑衣人这个角色。两位主角的戏以及黑衣人的戏都是杨老师亲自导演的,有时候到半夜两三点。“演出前那几天一天其实只能睡3到4个小时”。

往年的原创戏剧剧本都是通过征集而来的。去年《婕婕》被爆抄袭,也直接导致了今年选择剧本的难度。直到截止征稿的那天仍然没有找到适合的剧本。杨庆杰只能自己硬着头皮来写,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白夜》这部戏完全就是被逼出来的。

戏剧是一种奢侈的艺术,为了舞台上的完美呈现,期间耗费的心血和精力旁人无法想象。“我和我的学生演员基本都是熬夜排练过来的,但是只要大家能够满意我们的戏剧,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杨庆杰肯定地说。

图为杨庆杰老师,汕头大学文学院中文系讲师。(李倩彤/摄)

图为杨庆杰老师,汕头大学文学院中文系讲师。(李倩彤/摄)

梦游是个哲学问题

杨庆杰对梦游问题很感兴趣,做过一定的研究。他说:“梦游有两个层面的梦游,一个是生理和医学层面的梦游,就是说梦游是一种病。它是个医学问题,可以通过医学手段去治疗。但是我认为还有另外一个层面的就是精神层面的问题。”

《白夜》 中呈现了当代大学生的生存状态和精神状态,这也是杨庆杰一直思考的问题。“当人处在一种不自主的状态之中,你的梦境和现实往往会混杂在一起。从精神层面来说一种无聊的无意义的一种被支配的生存状态无异于梦游。”杨庆杰指出现在许多学生都处在这种状态中形同于梦游但不自知。

《白夜》中,男主角其实同时存在这两个梦游状态——医学上和精神上的。其实医学上的梦游已经治好,但是由于舍友矛盾而导致“被梦游”,成为“逃避梦游,后山夜游”。而女主角的美国梦,将希望寄予美国男友身上,被强奸后逃避现实以及利用男主,也是杨庆杰认为的另一种梦游。同学也终日以聊八卦为乐,这也将梦游笼罩在整个舞台上。

现代科技快速发展,互联网、游戏等等充斥着学生生活。虚拟空间正在代替真实空间,微博微信代替面对面的交流。杨庆杰说:“科技到底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在给我们带来高的效率和便捷的同时,是不是让我们失去了什么?”

                                                                                                                                                                                                                                 (记者:李倩彤  佘玩玲  邱晓桐)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783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