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堕胎合法40年再掀高潮

2013年是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堕胎合法化40周年。1月25日,华盛顿国家大草坪上聚集着数万反堕胎合法化人士,这特殊的一年中,游行人数创了历史新高。在降至冰点的气温中,人们热情高涨地举起“为生命游行”的牌匾。

美国堕胎合法化始于1973年,从那时起堕胎问题成了美国40年来争论不休的问题。支持堕胎者认为最高法院的判决解放了妇女,尊重了宪法对自由权的追求;而反堕胎者则义愤填膺地谴责堕胎是谋害生命,是对生命权的亵渎。抗争仍旧在持续着,对美国政治选举,文化等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何以一条法案引发了近半个世纪的争论?

图片来源于美国中文网

图片来源于美国中文网

罗伊韦德案引发的“美国第二次内战”

1973年作为堕胎合法化的临界点,但究竟是什么在这一年改变了百年来堕胎非法的政策?事件可追溯到1969年。一位名叫Norma McCorvey (Roe)的22岁女子在各种群众运动此起彼伏的时代背景下挑战了美国宪法的权威。Norma怀孕后想在当地堕胎,却碍于德克萨斯州堕胎法令:只允许挽救孕妇生命的治疗性堕胎。于是。她化名罗伊,以德克萨斯州禁止堕胎法律在一定程度上违反联邦宪法,侵犯了她的隐私权为由,将当地检察官亨利韦德告上联邦地区法院,并要求判处该州堕胎违法的法律违宪。

此案最终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1973年1月22日,美国联邦高院最后以7比2的表决,确认妇女决定是否继续怀孕的权利,将受到宪法上个人自主权和隐私权规定的保护,这等于承认美国堕胎的合法化。

“那个判决是罪恶的开始,它打开了罪恶的大门。” Larry Wolfe说到,她是一名基督教徒,认为堕胎严重亵渎了胎儿的生命权。作为反堕胎协会一员,Larry活跃于facebook等网络平台宣传自己在堕胎问题上的主张。

罗伊韦德案件中对堕胎合法的判决不是一个偶然。其结果与当时美国动荡的时代背景有着无法分割的关系。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社会进入了文化动荡时期。性解放,嬉皮士,民权,反战等成了时代的代名词。在各种群众运动此起彼伏,争取堕胎合法化的斗争也在此时发展起来。1971年美国堕胎案例与1970 年相比激增了149%,尽管当时堕胎还是违法的。大批徘徊在社会底层的年轻人怀孕后只能求助于简陋不正规的地下诊所,生命和健康得不到保障。非法堕胎的高死亡率使人们开始反思堕胎法的合理性。另一方面,与穷人不同,富人可以通过自由州或是到国外解决意外怀孕的问题,这种现象使禁止堕胎的法律成为女权主义或是堕胎合法利益群体眼中损害平等人权的凶器。他们逐渐谋求在全国范围内堕胎的放宽限制甚至合法化。

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学生Heather Cale是一名女权主义者,她提到,“罗伊韦德案并不是唯一一件促使堕胎合法的事件,六七十年代至今发生了很多事件稀释和减弱了法律对妇女堕胎权力的控制。只能说赋予妇女堕胎权是顺应历史发展。而罗伊韦德案是妇女堕胎权发展史上的一个标志性胜利。”

罗伊韦德案的判决在美国各界掀起了空前的热议,案件在美国历史上第一次赋予了妇女在怀孕头三个月的堕胎权,这间接致使全美49个州的相关法律无效,堕胎法的改革和发展就此拉开帷幕。

堕胎数量激增成了堕胎合法化的必然结果,1972年间的美国,四个怀孕妇女中就有一个选择堕胎。由此加剧甚至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各种合法非法的反对运动层出不穷。

对堕胎问题的态度将拥有不同价值观的民众一分为二形成了美国社会中完全对立的两派:反对堕胎合法化的生命派和支持堕胎的选择派。前者只要是价值观念传统人或是宗教信徒包括士天主教徒、新教原教旨主义者等,后者则为在宗教道德问题上相对开明的人士以及女权主义者。两派的争论不乏走向极端的案例,堕胎行业的医生以及选择堕胎的妇女受到强烈的谴责甚至人身攻击。

时至今日,堕胎问题仍然影响着美国的方方面面。

 

生命权与选择权的对峙

这一场持续了40年的争论仍旧在进行着拉锯战。归根到底,堕胎问题的争议就是胎儿生命权(Pro – life)以及妇女选择权(pro – choice)的争议。

Grace Daigler,圣方济会大学“Pro-life”协会副主席。她指出:“堕胎的事实就是,人类刻意忽视科学对于生命的肯定,只为了让自己摆脱抚养孩子的负担。人们盲目地麻木自己的意识,不愿承认堕胎杀害的就是自己的孩子。“Grace多次组织并参与校园反堕胎游行,她认为法律对于胎儿的定义是不全面的。

反堕胎人士对生命权的立场主要有三点。第一,生命始于受孕的那一刻,任何人包括母亲本人都无权剥夺胎儿的生命权。第二,最高法院在罗伊韦德案件上的判决赋予了妇女太多堕胎自由,将胎儿的生命权视为儿戏,应将限制或禁止堕胎写进宪法修正案中。第三,堕胎合法化在全国传达了一种错误的信息观念,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抱着反正可以选择堕胎的心态不负责任进行性行为。

“‘什么是胎儿?’这是堕胎该否合法化要探讨的终极问题。然而胎儿也是生命,他们是没有发育完整的人,难道仅仅因为胎儿发育的不如我们完整,所以我们就有权利置之于死地吗?” Grace Daigler补充道。

然而Heather Cale则提出针锋相对的观点:“这场对于堕胎的辩论不应停留在胎儿是否具有生命,而应该是胎儿的“潜在生命”是否比女人的生命更重要。要不要孩子是关乎女人一生的,妇女理应在怀孕前期拥有选择权。”

争取妇女堕胎权的开明派人士认为,胎儿只属“潜在的生命”,不能称为完整的人,妇女权力重于胎儿。其次,堕胎是妇女的隐私,是受联邦法律保护的权利,任何人和法案都不能干涉。要不要孩子对于任何一个妇女都是改变终身的抉择,严重影响妇女的工作,婚姻,生育规划等,这项权利是妇女实现其在社会是基本的平等和自由的基本权利。最后,禁止堕胎的法律并没有使妇女停止堕胎,反而将很多走投无路的孕妇转而求助于非法的、不安全的堕胎机构导致高死亡率。

来自美国弗罗里达州的Katie Medico, 提出,“女人自己的身体应该是由自己做主的,不该由别人告诉我们该怎么做。” Katie今年23岁,大学毕业,她表示自己和男朋友都觉得要孩子会严重影响生活,尽管自己也认为堕胎不是什么好事,但这依旧是女人自己的权利。

这就使两派关于生命的定义产生激烈的碰撞,这也是保守派和自由派40年来争论不休的问题。对于胎儿生命起点的问题,直接影响了堕胎法案修订。

科技和医学的进步逐渐表明,胎儿发育到一定的阶段即使脱离母体也能存活,这就否定了以在母体内外区分生命的说法。

“跟一个儿童或者成人相比,胎儿很小,发育不完整,处在另一个环境并且跟具有依赖性,但这就能说明他们不是人吗?”Grace Daigler说到。

尽管部分支持堕胎人士认可潜在生命理论,但他们对胎儿何时为生命的定义就严格得多。有的人甚至认为三个月前的胎儿只是女性身体中的一个器官。不可否认的是堕胎合法后堕胎死亡率大大下降了。

40年前,无论美国最高法院如何判决,这场关于生命权与选择权的论战都是会爆发的,这与这个国家的历史发展潮流,意识形态,宗教信仰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大法官裁定:承认妇女在孕期的前六个月,是否堕胎是妇女个人隐私权,受到宪法保障;怀孕24-28周,胎儿可以脱离母体存活时妇女堕胎权受限制。

尽管是折中的判决,但最高法院还是将堕胎权放到了妇女手中,对于女权主义或者自由派人士而言,这无疑是里程碑式的胜利。但对于保守派,这仅仅是放堕胎抗争的起点。

 

争论背后解不开的自由主义与宗教情结

美国立国之初就以自由主义精神打造了这个世界强国。自由、平等和民主的观念渗透到美国人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对堕胎问题的论战也是在这样的意识养分下逐渐茁壮,经久不衰。《权利法案》赋予了每个美国民众发出自己声音的权利,于是罗伊站出来了; 其对宗教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平集会自由、请愿自由的保障,成了“重生命派”和“重选择派”产生的意识根源产生的基础,也为两者的争论提供了合法的平台。

任何一场反堕胎的抗议游行中,倘若你问问政府或者堕胎门诊的抗议人员,都可以得到相似的答案——上帝创造了人类,只有上帝可以决定人的生死。没有任何人有权利剥夺生命的权利。不难发现,美国反堕胎运动大多都是在宗教组织的支持下进行的。宗教在堕胎问题的立法和争论上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作为一个宗教气息浓厚的国家,尽管在立国之初就规定了政教分离,但宗教在美国无处不在,它深入到民众的意识形态中并左右了他们对堕胎等社会议题的思考。

反堕胎的宗教人士的立场是,两性的结合产生了生命,从胚胎起,生命就形成了,应受到平等的对待和尊重。这是基于古希伯来的观点,将胚胎和人平等看待。甚至有学者认为,今天美国的反堕胎运动与其说是在保护生命,倒不如说是在维护希伯来文化中的一个教条。

然而支持妇女堕胎权的“重选择”派虽然针锋相对认为生命的界定不能单纯停留在胚胎阶段,但当中也不乏宗教人士,他们同样从《圣经》中寻找依据,并通过对条文的不同解读,佐证自己的观点。从宗教上探讨人们支持与反对堕胎,归根起来可以是他们各自不同哲学理念以及对《圣经》相异的解读。

 

参考资料:

《堕胎合法案件—罗伊韦德案》

《道德VS自由:美国历史上堕胎合法之争》

《美国堕胎合法化40周年仍具争议》

《从堕胎权之争看生命权和自由选择权》

 

文章涉及的采访人物:

Heather Cale:23岁,就读华盛顿大学医学院,支持妇女拥有堕胎权。

Heather在Facebook上关于堕胎议题的群组和论坛十分活跃,常常与反堕胎主义者进行辩论。

Katie Medico:23岁,大学毕业。她与男朋友打算结婚后不生孩子,认为孩子对生活的改变太大。

Dimian:正在就读大学。

Grace Daigler:圣方济会大学,校园“重生命权“协会副主席,多次组织并参与方堕胎游行。Grace对堕胎的反对态度相对强硬。

Larry Wolfe:是一名基督教徒。Larry活跃于facebook等网络平台宣传自己在堕胎问题上的主张,她认为堕胎严重亵渎了胎儿的生命权。

Karren Herpp:一位家庭主妇,有一个3岁的女儿。

 

(记者:陈丽媛; 编辑:刘凯莉) 

(编者按:该栏目刊登的为2013年秋季学期国际新闻报道班同学的作品,我们在汕大看世界,了解世界。)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782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