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难题”——美国高校录取中的平权政策

美国最高法院的入口处,一行字格外醒目: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2013年,关于此原则,九位大法官遇到了一个棘手的案子:他们要裁决高校录取中的平权政策是否违背了法律所追求的平等原则。最高法院的判决举足轻重,往往会深刻影响美国社会的制度和走向,人们在关注着这一案件是否会真正撼动美国高校录取中的平权政策。

给最高法院的法官们出难题的是个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这个女孩名叫费什(Abigail Fisher),她将一所大学告上了法庭。2008年,费什在申请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时被拒,而德州大学是德州最好的大学,无奈,费什只得上了差一些的大学。

“我彻底奔溃了”,在一场记者会上费什谈到当时被拒的感受。但费什并不甘心:比她成绩差的少数族裔的学生竟然被录取了。于是,她将德州大学告上法庭。

“我就是希望学校在录取学生时能将种族因素排除在外,每个人都应该凭自己的能力上他想上的学校,而不是由他的肤色来决定。”她说。

德州大学的行政人员称,学校录取时实施平权政策是为了建立一个多元化的学生群体。“在课堂上和校园中,不同群体的学生之间的互动能够帮助学生克服偏见,这也有助于建立一个多元的社会” Kedra Ishop对德州日报说到,Kedra Ishop现任德州大学招生部门总监。

飘扬的美国国旗(白净/摄)

飘扬的美国国旗(白净/摄)

2009年,一审的判决结果出来:法院的法官一致裁决支持德州大学的政策,德州大学获胜。费什案的起因就像所有类似案件一样:美国公立大学普遍施行平权法案入学政策,在招生过程中,给予黑人等少数族裔特殊照顾,白人学生的成绩在与黑人同等甚至高于黑人等少数族裔学生的条件下,学校会优先录取少数族裔学生。很多少数族裔学生因此政策而受益,不过,上世纪60年代之前的少数族裔学生却没享受过这样的优惠政策。

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美国社会,种族歧视依然根深蒂固。黑人和白人不能一起平等地上课、坐车,不能一起平等地居住、工作。1954年底,在阿拉巴马州,一位名叫罗丝•派克斯的黑人妇女因为拒绝向白人让座而被逮捕入狱。

为了解决当时社会中严重存在着的种族歧视,1961年3月,美国总统肯尼迪在上任之后,发布了第10925号总统令。按照总统令,“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当即成立,它的功能是监督全国范围内与联邦政府有商业和经济往来的部门,要求这些部门在就业方面保证平等的原则,消除肤色和种族之间的歧视。 这个后来发展成为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的命令和做法成为美国民权运动史上一件举足轻重的革命性大事。

高校录取中的平权政策是美国公立学校废除种族隔离政策之后推进的又一重要政策,此后,凡是受到联邦及地方政府资助的公立学校都有责任落实平权法案,在招生上采取配额或加分的方式让少数族裔学生优先入学。也就是,公立大学在招收超过分数线、有学习能力的学生之外,还应该留出一定的比例给黑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学生。也有大学采取加分政策,如密歇根大学,在录取时统一给少数族裔加20分。

由于美国历史上白人长期对以黑人为代表的少数族裔亏欠太多,所以从1965年开始实行平权法案之后,白人学生与少数族裔学生一直相安无事。直到1978年联邦最高法院受理了贝克案。

越战退伍老兵、白人学生贝克申请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医学院无果,让他痛失悬壶济世的梦想,在申诉无门之后一怒之下将加州大学告上法庭。这打响了反平权法案的第一枪,此后关于高校录取中的平权政策争议就一直持续不断、愈演愈烈。支持者这一政策的人认为,高校的多元化对学生和社会都将大有好处。

“我认为大学带给学生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有各种体验,学生也不仅仅是向老师学习,向自己的同学学习也许更为重要”John A. Payton 对媒体说,John A. Payton是全美有色人种促进协会的主席,“我认为这对学生总体上是有利的。”

“我们的课堂因为有多重声音而变得丰富起来,不同的视角对我们帮助很大”,网友Eloy Rad说,“这真的很有趣。”

尽管仍有人支持这一政策,不过,近年来,反对高校录取时实施平权政策的人越来越多。美国皮尤研究中心调查显示,2007年,有70%民众同意以优惠政策来改善少数族裔的情况,而到了2009年,同意此举的民众大幅度减少,仅有31%。

“平权政策不过是便利了精英群体,居然还带着多元化的帽子”费什的律师向媒体说道,“学校正在向他们所谓的少数群体做不合时宜的倾斜,而这是以像费什这样具有同等条件的白人学生无法被录取的代价实现的”。

“我对这个政策有一种复杂的态度,我最大的担心就是多元化使得学生的个人价值退居其次。” Tina Roth说,Tina Roth是一名白人,目前在美国伯克利大学读大二,“我对这个制度持审慎的态度,我不想看到这个制度演变成把亚裔和底层的白人变成了一个新的特殊群体。”

各地州政府在面对这一政策时也在做出自己的选择。1995年,加州率先在公立大学的招生与招聘中取消了将种族和性别作为优先考虑的因素,成为美国第一所反平权法案的公立大学。

废除平权政策后,效果显而易见。1998加州大学各分校开始取消行录取时的平权政策,这一年,伯克利大学黑人学生的录取率下降了一大半,从1997年的562个下降到1998年的191个;拉美裔的学生也从1045个下降到434个。目前已有超过8个州废除了所在州的公立大学在录取时采取平权政策。

2006年,密歇根州通过一项决定:禁止在公立教育、政府合同,公共就业等领域给予少数族裔优惠待遇,而这一决定是由州内超过60%的选民投票通过的。这一决定引起了支持平权政策的人的反对,上诉至最高法院,最近,密歇根州的案件连同费什案一起都被最高法院接受,将由最高法院决定密歇根州的做法是否违宪。

2012年10月和11月,最高法院特地进行了口头辩论。辩论中,倾向维护平权法案的大法官认为平权法案符合国家利益。另一些大法官则提出质疑。如大法官罗伯茨出语尖锐:什么才算“少数族裔”?一个具有四分之一或八分之一拉美血统的申请者是否可以被归为拉美裔而允许入学?如何对保持学生群体多样性的关键指标进行界定?

“最高法院现在变得更加谨慎了” John Jeffries 称,John Jeffries 现任弗吉尼亚大学法律学教授,曾经为法律职员和大法官。

美国各界也加入了讨论。时代杂志大胆预测费什案会把此前的一些案件翻过来,平权政策有可能会寿终正寝。美国社交网站facebook上有网友抱怨:“如这次还不能翻案,那么,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应该受到弹劾!”

“我想现在最高法院的头号难题就是这个了吧” Tina Roth说,“最高法院的判决将会对教育公平的观念和政策产生很大影响,不得不谨慎啊。”

 

(记者:黄俊马  编辑:刘凯莉)

(编者按:该栏目刊登的为2013年秋季学期国际新闻报道班同学的作品,我们在汕大看世界,了解世界。)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779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