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芸:我是爱潮剧的90后

“弟长一分姐心喜,弟哭一声姐心伤,

最是难堪别弟后,泪血哭尽断了,

    断了肝肠……”

(该曲出自潮剧《汉文皇后》的选段《姐弟别》)

曲毕,台下掌声雷动,就连不懂潮汕话的外国朋友也听得津津有味。 这是2013年汕头大学全球与跨国潮汕文化研讨会上的一幕,这个几乎要把外国人给唱哭的演唱者并不是专业的潮剧演员,而是汕大12级文学院一个酷爱潮剧的女孩——苏丹芸。 

 

sudanyun2

(苏丹芸生活照/苏丹芸供图)

我就是爱潮剧

“能在外国人面前表演潮剧,我真的很自豪!唱完后,他们跟我说再来一首的时候,我更自豪!”谈到这里,她眼珠转动,表现得很兴奋,似乎又再回味着那种感觉,“虽然我唱得不够好,但我有把感情融进去,看到他们都很享受,我觉得这就足够了。”

练习潮剧要开声,如果在宿舍楼顶唱潮剧,一楼的人都能听到。每次表演前,为不打扰其他同学,她只能到一些比较偏僻的地方像荷花池练习。以前在家是想唱就唱,但现在丹芸唱得少了,“现在我也会唱,朋友们去KTV时,我就唱潮剧给他们听咯。”丹芸乐呵呵地说。

丹芸是听着潮剧长大的。每年的正月十五和十七是“大劳热”(潮汕地区的节日),村里的祠堂都会请来潮剧团到村里表演。每年这个时候,看潮剧便成了丹芸的“头等大事”。潮剧七点半开始,她七点就拖着妹妹们,拿着长凳子坐在戏棚前等着。有一次她拉着妹妹一起去看潮剧,看到晚上9点多时,妹妹想回家了,她要不就假装听不见,要不就对妹妹说,这个演完就回去了,到10点多时,妹妹硬是要走,她只好失望地离开戏棚。“真是气死我了!那么好看的潮剧啊!”

 当同龄人在哼着流行曲、追着《来自星星的你》时,丹芸却在宿舍看着潮剧。她在电脑下载了一大堆潮剧,要说起潮剧的故事情节时,她可以滔滔不绝地和你讲上一天一夜。“功名利禄如草菅,士为知已死亦甘!”(出自潮剧《梅亭雪》)是她最喜欢的一句对白,剧中苏三含冤入狱,她丈夫王金龙高中归来审理此案,到梅亭寻妻了解事情来龙去脉后,金龙决定为妻伸冤,然而妻子害怕这样会影响他的前程,所以她宁愿受刑而死,这时,金龙便道出那句话。“真的很感人!看到潮剧里感人的一幕时,我的眼泪就会哗啦哗啦地流下来。”丹芸说。

 她形容,看潮剧是一种享受,不仅如此,潮剧里面还蕴含着丰富的人生哲理,像正义、对爱情的坚贞、真善美这些,丹芸从中学到了很多。   

汕大怎能没有潮剧社?

“从小到大,小学初中高中,只有我是喜欢潮剧的,”她的头有点低了下去,说:“现在年轻一代对自己地方文化的东西都不去了解,甚至有的人还会排斥,就觉得潮剧是那种老年人才看的东西。像我这个年龄段的人,他们很少人会去喜欢,有人会觉得你真的很不可理喻,你怎么会喜欢听这种东西?”

来到大学,她发现汕大竟没有潮剧社。作为一个潮汕人,她觉得自己有义务把潮剧推广出去,让更多同龄人认识它,爱上它。于是,抱着对潮剧的热爱,在13年的社团孵化中,丹芸几乎单枪匹马地把潮剧社成功“生”了下来。

 很多潮汕学生都觉得把潮剧带进汕大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但他们却没有真正付诸行动,而苏丹芸则是个例外。“我是那种心里有什么想法就会去做的人,我不知道未来会不会很困难,反正我就去做。”丹芸也坦白道,潮剧社成立后之后,有段时间她真的挺痛苦的,她很想把潮剧社办好,但社团中真正做事的也只有她一个,要准备活动时,其他的成员也没有多大热枕。就像最近与韩山师范学校雅音潮剧社合办的征文比赛,现在奖品还没着落,她一直操心。要参加义演,也只有她一个人,但社团里会唱的也只有两个人。

“真的很忙很忙,就是你累到半死还看不到希望的那一种。”她放慢语速,声音也小了,“我觉得很累,有点撑不下去的样子……但,但我还是会坚持的,因为,毕竟我觉得这很有意义。”

丹芸觉得,自己办了潮剧社,起码有更多人能通过它来了解潮剧,当他们想到与潮剧相关的活动,需要潮剧社帮忙时,就会找她。“不管如何,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做到自己不在汕大了,”她说:“以后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像我这样”,以后潮剧社的传承,对丹芸来说,这还是未知之数。

 谈及未来,丹芸说,自己想做与潮汕文化传播得相关的事情,“我经常对自己说的一句话就是,心里面所想要的东西,你就要去争取它,争取不到,就让它走,可能是你不够幸运去拥有这样一件东西。如果不去争取,以后会后悔。”这就是苏丹芸,一个坚持自己所爱的女孩。

(记者:罗嘉彧  编辑:刘舒婷)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7650,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