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庆荣:依旧在探索中前行

“我是一个话唠,一讲起话来便控制不住自己,你们一定要记得提醒我时间到了。”在中国近代史纲要的第一堂课上,高庆荣这样介绍自己,引起学生的哄堂大笑。

2007年,从南京大学博士毕业的她来到了汕大社科部成为一名正式高校讲师。

高庆荣在霍童古镇  高庆荣/供图

高庆荣在霍童古镇 高庆荣/供图

和其他习惯了坐在讲台上授课的老师不同,高庆荣是一个“坐不定”的人,在她的课上,你时常能见到她在各个座位间走动,教室的第一排座位往往是空的,有时候她便会直接跨坐在第一排空着的桌子上与学生面对面地交谈,无形中让学生“不得不”拉进与老师之间的距离。她讲课的内容生动,能吸引住学生,在她提出问题的时候,学生们都能很快的反应过来并思考答案。有时语调激昂,连学生都会被她的激动吓了一跳。课后有同学评价她说:“听高老师的课,连分神都困难。”

然而回忆起第一次站在讲台上正式执教的经历,高庆荣说:“除了紧张,还是紧张。”直到自己的第一次讲课结束,她打算去听社科部的另外一位老师——沈忆勇老师的课来吸取经验,从三楼下到二楼的课室后,方才意识到自己的腿还一直在抖。原来此前的紧张让她甚至忘记了自己还处在发抖的状态之中。说到这,她大笑起来,双手紧紧交叉在胸前。尽管还在读博士时便已经有过教书的经验,但是那仅是出于赚取外快的目的。当正式站在汕大的讲台上时,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以一位对学生负责的教师的身份说出来的。她要弄清楚,要怎样讲,怎么说,才不会让自己的学生失望,不让领导失望。

高庆荣表示自己是一个不守规矩的人,而这也是她的课最大的特点。教材上的内容是刻板的,而教师的职责就是将教材上刻板生涩的内容转换成生动易懂的知识进而教授给学生。非师范类大学毕业的她后来才明白这叫做“教材体系向教学体系的转化”。回想起自己初到汕大的日子,那时的她还只是一个十足十的只会背讲义的新手教师。后来,她开始逐渐反思自己教学中的不足。在汕大的这八个年头,她不断总结教学经验,改进教学方法,致力于给汕大学子带去更好的课堂体验。“我希望能够带给学生更多有用的东西,而不仅仅只是一个死板的知识点。”高庆荣说。

她注重如何引导学生自主思考。在她的课上,不同学院不同专业的学生被分成不同的小组,然后各自独立思考她所抛出的问题。她会让学生自己从不同的角度去寻找答案,而无论学生的答案如何,她都会大方地给予赞美,然后才为其中的不足做补充,充分尊重了学生的思考成果。“为所有看似合理的东西寻找出其中的荒诞之处,为所有荒诞的东西寻找出其中合理的因素”,这是在她在中国近代史课上反复强调的主题。

毕业以后,天性热爱尝试新环境的她想要来到南方展开新的生活。不喜欢大城市过快的生活节奏,这时候位于海滨的中等城市汕头便成为了她的第一选择。“但是说实话,等我真正来到汕头以后,我其实是对这个城市有点失望的。”幸好,汕头大学没有令她失望,“一所高等高等院校最应该具备的氛围就是‘自由’,汕头大学在这方面做的非常棒。这也是我最欣赏汕头大学的原因之一。”

但同时,充分的自由环境本身就是对学生的一场考验。高庆荣解释说:“进入大学后,我们就要学会自己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这是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也许我们会遭遇困惑,会触南墙,但只有经历过,并为此付出代价,才会懂得吸取教训,而这种经验是无法从他人哪里获取的。”面对某些学生在社科课上玩手机或者做别的事情这种不够专注的行为,高庆荣老师表现得很宽容,不会在课堂上刻意去责备学生,但内心里还是会为学生着急,她担心学生们正在浪费大把时光。她说:“有的同学在物理课上学英语,或是在英语课上学数学,这种做法是不明智的。”她特意强调了两次“该到什么时间就该做什么事情。有些东西一旦错过就永远都补不回来了。”说到这,她回想起自己的大学生涯,在还作为一名主修中文的大学生时,她将许多时间花在了研究别的东西上面,导致错过了对小说文学最“来电”的那段时光。“结果就是在那段和同学相处的日子,我一度觉得很尴尬,每个人都对小说文学有独到的见解,但我就是没有感觉。都没有办法在别人交谈中插上话。”她说。

“反省”似乎是高庆荣人生中一个必不可少的关键词。人前开朗好动的她在高中时却异常的腼腆、害羞和不爱说话。但是上了大学后,她每到一个新环境都会自我反省,将旧的剔除,将好的保留,用新面目去迎接新挑战。因此在大学时她放手去发展文学交流社团,社团最鼎盛的时期组织的一次活动能有上百人去参加;她还参加了社团领导人的竞选,去带头抵制不合理的教材收费,去放手做了很多从前不敢想的事情。直到现在,许多孩提时代的梦想都在不经意间实现后,发觉生活失去了目标和色彩的她,又开始继续反省,继续剔除人性中“龌龊”的部分。最终发现自己所追求的,乃是一种“人性的完美”。去袒露,去承认自己人性中龌龊的部分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同时也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高庆荣指出,这是中国传统的哲学观念,即对自身心灵的锤炼。这也就是从初高中开始,高庆荣就一直在坚持着反省自我的原因,她说:“我不愿放弃这个习惯,我一旦放弃它,我就失去了自己的灵魂。”

尽管对未来的路要怎么走,她还没有确切的打算。但是接下来,高庆荣还将会一直探索下去。不论是在教学上的追求,还是对人性的不断思考,她都将继续向前迈步。

(记者:刘潇莹 编辑:郭奕舒)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7631,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