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知青王丹星的快乐生活

王丹星总喜欢穿着一件泛黄的夹克背心,带着一顶白色的鸭舌帽,手上叼着一根香烟,有时候背上一个黑色的摄影包,脖子上挂着“长枪短炮”。王丹星是60年代响应党中央号召到海南岛下乡的“老知青”中的一员。如今,他形容自己为一个留守在汕头的“守巢人”。

 

 我们的名字叫知青

出生于1950年的王丹星,是与共和国共同成长的一批人之一。在王丹星幼年时,父亲鼻道癌去世,他的家境也十分贫寒。因为家里穷得没办法,当时王丹星的母亲不得不将刚刚出生的王丹星的弟弟送给他人抚养。在这种情况下,由于当时自愿下乡有钱发,只有16岁的王丹星就瞒着家人报名到海南岛做知青。

据王丹星回忆,当载着汕头知青的船经过礐石渐渐远离汕头时,当时船上的知青纷纷都流下了眼泪不由地哼起了“抬头仰望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这句旋律。“这首歌虽然唱的是毛主席,其实当时我们心里都在思念着家人。”王丹星说到这里也不由得哼起了那句旋律,仿佛又想起了当年轮船离开汕头的那一刻。

也就是那一刻以后,早早离开故乡的王丹星,便与其他知青一样,把青春埋葬在了海南岛那片土地。

王丹星在海南岛一待便是10年。10年间,他种过香蕉、当过通讯兵、放过牛、砍过木、做过泥工木工…由于家庭成分比较好,王丹星大部分时间都在连队做文书工作,知青生活并不会太辛苦。然而,并不是所有的青年都如他一般幸运。与他同时期的另一位汕头知青因为长期从事配制氨水的工作,最后导致双目失明。

另外,据他回忆说,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老工人老干部经常“戴高帽”、“吊飞机”、抓一些“调皮捣蛋”的青年开批斗大会。在批斗大会之前,老工人会组织一万多人集中到厂部,先布置好每个人要做的拳打脚踢的动作,以便会上进行批斗。很多青年在当时那个形势上为了往高处爬,“积极”地站在阶级斗争第一线,对他人拳打脚踢。由于王丹星并没有参与到批斗大会,他最后没有被评上党员。“因为我不干那些缺德的事。”王丹星说。

然而,令王丹星感到最恐惧的是对未来的不确定。为了可以回家,王丹星说当时自己“装成疯子吃大便都干。”70年代后期,知青们纷纷开始回乡。王丹星在77年也得以回到汕头。

 

守巢人:老有所学,老有所乐

(王丹星在丹樱生态园外拍   王丹星提供)

(王丹星在丹樱生态园外拍 王丹星提供)

如今,已是王丹星回到汕头的第37个年头。现在王丹星形容自己为一位“守巢人”,既子女不在自己身边的老人。虽然女儿远在广州成家立业,可是王丹星却十分享受“守巢人”的生活。

退休后,他时常跟当年一同去海南岛的知青唱歌练国标舞,还迷上了摄影跟PHOTOSHOP(一种图片后期处理软件)。本身好奇心就很大的他在年近60的时候自学了电脑PS,并且加入了汕头市摄影协会学习摄影。王丹星笑称自己为“P图高手。”

他经常在帮别人拍完大合照后就会悄悄的把自己的图片P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有一次,他将自己P在一个泰国人妖旁边,他的朋友信以为真,问他什么时候去泰国。“他看不出来。”王丹星颇自豪的说。

说到这里,王丹星拿出了自己的“小米”手机,展示了自己的几张“PS大作”。

如今充实的生活让他享受“守巢人”的快乐,而当年知青的生活也让他懂得要“珍惜生活,遇到困难也不气馁。”在他女儿大婚前,王丹星曾经被玻璃刮伤过右手的筋骨,差一点便右手萎缩。然而,王丹星还是坚持带着夹板参加了女儿的婚礼,还拍了照片。“还好当时那个医生医术高明,要不然现在我就拿不起单反啦。”王丹星笑着说。谈起这段往事,他轻描淡写地带过,似乎只是诉说着柴米油盐的小事。

现在,王丹星一般一个人生活,每天都简简单单地做饭或者到妹妹家吃。他说:“每天都快乐得不行。” 感觉自己根本来不及孤独,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今天去外拍,明天去合唱团练习唱歌,后天去舞厅和老知青们跳国标舞,每天的行程都被王丹星安排得满满的。“每天晚上回到家微信上都有噼噼啪啪的消息,看都看不完,然后就要睡觉了”,王丹星说道

经历了60多年的风风雨雨后,王丹星鼓励与他一样的“守巢人”做一些健康快乐的事。“我希望守巢人都可以像我一样,健康快乐地过好自己的生活。”

记者:谢诗琪  张艺璇   编辑:梁静怡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755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