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益纯:不要轻易给自己设限

“南极的冰其实是有很多种颜色的。”参加完南极科考项目的陈益纯说,“那边的冰有黑色,有蓝色,接下来才是白色。”

不同历史年代的冰在光的折射下显现出不同的颜色,而黑色的冰则是历史最为悠久的,一般年代在亿万年以上。“在南极有看到黑冰,我们每个人都拿起来吃了一下”,陈益纯得意地打趣,“我们说这是在品尝人类的历史啊!”

陈益纯是汕头大学学生处的户外拓展办公室事务主任。而在今年的寒假,他作为领队之一带领学校团队到南极进行极地科考。

不断转折,寻找方向

陈益纯从汕头大学毕业后,因为喜爱校园生活,没有与其他毕业生一样走出学校在外打拼,而是选择留在汕大,在学生处处理学生奖学金的事务。

五年过去,陈益纯对自己的工作越做越熟练,感觉工作变得流程化。他意识到自己遭遇到了事业上的瓶颈。“我感觉到我能学到的东西越来越有限。”

于是在 2009年,他选择改变,担任了理学院办公室主任,服务对象的范围渐渐从学生扩大到学生和教师。“你的服务对象会变,那就意味着你的工作性质会有很大的变化,所以那时候我就选择让自己尝试一下。”

同一年,学校的高级户外拓展项目正式推出,往后每年,拓展项目都会开放几个教师参与名额。2010年,陈益纯首次参加项目的选拔,却不幸落选。第二年的“希夏邦马峰”的攀登项目,他再次参加选拔,终于如愿以偿。

希夏邦马峰的海拔高达8000多米,攀登团队靠徒步前进,随着海拔的渐渐上升,氧气的慢慢缺少,队员会逐渐出现头晕,头痛,呕吐等症状。

“晚上在帐篷里睡觉的时候,氧气少,你经常睡两个小时,睡着睡着……两个小时就”,陈老师说到这里稍稍地停顿了一下,轻轻地发出一声“呵——”,模拟氧气不足时的喘气声。“氧气不够嘛,就起来喘一喘。那种环境下,你会感觉到,死亡并不是很遥远。”

后来到2012年年底,学校正式推出南极科考项目。由于校方的推荐与鼓励,陈益纯担任了户外拓展事务办公室主任,“很有挑战,因为这是全新的工作。”

别样经历,南极之旅

在参与户外拓展中,陈益纯一次次地感受着行走的力量,从攀登希夏邦马峰,到参与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和广东七目嶂野外生存训练营,他不断体验着体能和意志的挑战,学会“不轻易给自己设限”。

2014年2月14日,策划了一年多的南极科考项目终于迈开它的“实践第一步”——陈益纯和其他21名师生正式向南极出发。因为船体在海浪的拍打下会产生剧烈的颠簸,队员们在科考船上时,晕眩和呕吐感会随着船的摇晃一阵阵袭来。终于在23日,队员们乘坐橡皮艇到达南极大陆,完成了第一次登陆。

被冰雪覆盖的南极纯净得震撼人心,但在这种美丽背后,却是一种自然的脆弱。陈老师不禁感叹道:“那边的环境是瞬息变化的。”上岸时,阳光普照,天气晴朗。但可能在下一分钟,暴风雪就会席卷而来——寒风凛冽,无情地呼啸,似乎像猛兽般向着这帮不速之客发出怒吼。

“那天在极地露营的时候,睡到半夜,外面下起了暴风雪。突然间,当我半夜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感觉我整个人像被世界所丢弃了一样……”陈老师眯了眯眼,“因为(周围)全都是乌漆墨黑的,你感觉不到任何生命的存在,那时候,你会有恐惧的。”

在陈益纯攀登冰山的途中,他还亲眼目睹了冰山崩塌——“像是一个小的海啸一样。”冰山崩塌时发出犹如巨雷般轰鸣,产生的能量,通过对岸传递到陈益纯的脚边,平静的海面上泛起阵阵波澜,朵朵浪花在岸边翻滚而开,这画面让他印象深刻。

“有趣的事,肯定也是很多啦。”陈老师为我们分享一一在零下一度的冰冷海水里游泳,近距离地接触企鹅,目睹巨大体型的鲸鱼在身边浮起;而在科考船上,学生们还通过表演书法,吹笛子,茶道等节目,让外国科学家感受中华文化的魅力。

陈益纯在南极 陈益纯供图

陈益纯在南极      陈益纯/供图

陈益纯认为,参与户外拓展项目,这种一次次突破自己体能和意志极限的经历,也是在不断践行着“建立自我,追求无我”理念的过程。

欣赏希夏邦马峰的瑰丽险峻,体验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辽阔荒凉,享受南极摄人心魂的纯净,陈益纯在旅途中感受着与自然融为一体的舒畅,思考着人生的意义。

“不要轻易给自己设限!”陈益纯多次重复这句简单却有力的话。 “只有切身参与进去(户外拓展),才会真正地感受到自然的伟大和人类的渺小。”

(记者:杨宁    编辑:邢华芳)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7518,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