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学敏:扎根在汕头

凌学敏出生于缅甸,曾在台湾念书,后来又去了日本留学。走过多个城市的他,却决定定居汕头。“在汕大当一名教师,是我最喜欢的工作。”,他笑着说。他现在是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教师,讲授多门摄影课。

在汕大校园里,经常会看到他身穿军绿色的摄影马甲,口袋里插满了各式各样的镜头,皮肤黝黑,一脸随和的笑容。

(左三为凌学敏  凌学敏提供)

(左三为凌学敏 凌学敏提供)

认同才能发现美

摄影师森山大道说过:“摄影并不是为了制造一张美丽的艺术作品,而是为了发现世界的片段与自己生命之间的某种关系。”对于这句话,凌学敏的解释是,对当地文化的认同感,是拍摄出好照片的前提。

“你不了解的时候,对它没有感受,你会排斥它,你会拍不出来。所以我一定要认可这个文化,这个地域。别人说汕头多不好多不好,而我会认同它,这样子我的照片看起来才有亲切感。”他说。

一开始,是身为本地人的太太带着他走访村落,向他介绍汕头风俗文化。后来,他开始自己与村民交流,研究汕头的节日风俗和历史文化。当他向村民介绍自己太太是汕头人时,村民便一下子觉得他亲近起来了。

他回忆,最开始探访村落的时候,他抱怨过村口厕所的臭气,他的太太却说:“这是村子的味道。”有了认同感之后,凌学敏开始带着一种接纳的情绪去走访,渐渐地,他喜欢上了这些古村落。

潮汕地区最大的文化资源就是古村落,它们比较完整,未受到严重破坏。然而,对此的文化保育工作并不到位,加上旅游资源开发不足,这些村落正在步步荒废。因此,凌学敏正准备在公益摄影课做一个“百村计划”的摄影项目,希望通过学生来作出记录和改变。

认同感,凌学敏反复强调这个词。对周遭的一切选择积极悦纳的心态,就会更多地感受到世界的美好,这样的品质,对摄影师来说尤其重要,同时也是一种生活哲学。

 

记录,是为了改变

凌学敏成长于“较为保守”的缅甸,因此他偏爱传统的东西。凌学敏初到汕头就拍过老城区“小公园”——他的父亲和爷爷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他说,接触老建筑就像跟古人对话。

除此之外,这几年,凌学敏几乎跑遍了汕头市内大大小小的村落,在那里,会有老阿伯和他一起聊天、喝茶。有的村落他会一再地去,“每一次都有新的视角和体会”。

在微博上,他几乎天天都会发送一条当天拍摄成果的微博。九张精选出来的图片,有的充满了浓浓的潮汕味,例如跳火堆、上刀梯、坐刀轿、赛大猪;也有落寞而有韵味的景色,例如海鸥飞翔的乌桥岛、古朴的老屋、终年香烟缭绕的大窖伯公庙、渔船停靠着的轮渡码头……再加上一些简单的文字介绍,语言风格沉稳细腻。

“2014年3月16日澄海西门社日游神。潮汕各地的游神等民俗活动大都相似,‘营老爷’,舞狮,舞龙,游标,但澄海西门独有的蜈蚣舞,龙虾舞,龙凤舞,麒麟舞,却是独此一家的“乡宝”,又是三年才举办一次,所以城区马路上高楼上站满了围观的群众,他们说,昨晚一夜的鞭炮,大家都没睡,清早就等在路边了。”

夕阳下的妈屿岛,余晖照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宛如黄澄澄的金子在海的表层泛着光。人们群聚坐在海边。有的人扬起鱼竿钓鱼,有的则在海边嬉戏。远处有山有渔船,近处有笑声有欢乐。两天后,凌学敏整理完照片,发了微博,“看得到海的颜色,闻得到海的味道”。

lxm5

(海边夕阳 凌学敏提供)

凌学敏的身影经常出现在汕大校园的各个角落里,捕捉它四季不同的美。去年冬天他曾长时间守候在荷花池边,拍摄飞鸟掠过水面那美妙的瞬间,并在微博上发布出来与大家分享。

凌学敏的摄影作品不仅在校内收获好评,就连汕头市民也在转发评论中感叹:“第一次发现汕头这么美!”凌学敏的微博逐渐成为一种影响力,汕头年轻人由此感受到传统的力量。“对于汕头文化,土生土长的汕头人却感受不到。通过自己的摄影,我要来宣传汕头的文化。”凌学敏肯定地说。

 

扎根在汕头

“我不是外国人,我的祖籍是广东梅县,我是中国人,我的中国血统还在。”在见到他太太的父母时,他这样告诉他们。

凌学敏认为清楚自己的“根“在哪里很重要,血脉里是中国人,就应该认同中国的文化。在中国的传统观念里,一个中国人必须跟中国人结婚。在缅甸的时候,他父亲一直告诫他们兄弟3人:不准谈恋爱!有一天,我们全家都要离开这里的。我们的下一代,一定要讲中国话。

在几个经济特区中,汕头算不上十分繁荣。“什么叫繁荣,高楼大厦才是繁荣吗?”说这话的时候凌学敏习惯性地皱着眉头,带着疑惑的表情。他认为,汕头是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对繁华的定义,更应该包含对传统的尊重和保留。“海滨路那里有座铁桥,一边是农民、渔民,一边是大楼,反差很大的,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城市有?”

“这个是很好的城市”,凌学敏说。

年轻的时候,凌学敏也喜欢东京这样的大城市。在日本留学期间,他曾花很长时间拍摄东京地铁里人们百态,最多的神态就是疲倦。那些绚烂的城市光影,足以打动许多年轻的心。然而年纪大了,他却想住在农村里面,因为很安静,有韵味。“年龄成长了,你的思维会慢慢改变掉,我的摄影作品也是这样,年龄不一样,创造的内容和题材都会改变。一样的。”

40多岁的凌学敏偶尔会去看潮剧和木偶戏,虽然听不懂,但“感受得到”。他不满足于坐在台下以观众的角度去欣赏潮剧,还会跑到幕后看演员化妆,研究他们的服装,在幕后“更能享受到其文化的意义”。

一条北回归线穿过了汕头,也穿过了台湾嘉义。凌学敏说,两个城市有颇多相似之处。“汕头有潮剧,台湾有歌仔戏。汕头有英歌舞,台湾也有八家将。汕头人拜老爷,台湾是福德宫。”凌学敏慢悠悠地晃着头,比较着汕头和台湾,如数家珍。

相似的文化背景,让凌学敏在汕头寻找到了那一份归属感。

“自己喜欢的工作,跟自己喜欢的摄影,这个都市里面是可以创造出来的。不必去远方,身边就有拍不完的题材。”凌学敏肯定地告诉我们,他会在汕头一直生活下去。

(记者:孙嫣然  吴静文   编辑:梁静怡)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7478,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抱歉,暂时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