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平:汕大普拉提老师的生活美学

liuping1

(刘平和她的学生,张殷儿拍摄)

说起体育课,你想到的是什么?跑完八百米之后的汗如雨下?还是篮球场上的健儿身影?汕头大学体育课里,有一门特别受女生欢迎,那就是普拉提。

在普拉提课上,老师刘平那修长、苗条的身体自如地舒展着。课堂上,她将呼吸、节奏、柔美、力量紧密地连接在一起,舞动的身体变成了一条完美的弧线,在悠扬舒缓的音乐声中,每个动作仿佛都融入了音乐里面。

刘平的刘海中有一撮酒红色的头发,特别吸引目光。她有着一头干练利落的乌黑短发,略到眉毛的刘海斜斜撇向额头的一边。刘海中那一撮被染成酒红色的头发显得特别醒目。1981年,刘平考入东北师范大学体育系,1985年从东北师范大学毕业后,她就从长春随着哥哥嫂子来到了汕头大学教体育。她在汕大教体育已经29年了。一开始她在汕大开设的是艺术体操的课程。2000年,她开始接触普拉提,在广州体育学院进修后,又自我研修、学习了8年的普拉提。如今,她已经在汕大开设普拉提课程6年了。

(刘平主持汕头市大型文艺晚会与朱时茂、陈佩思合影,本人供图)

普拉提有塑造形体的功能,在柔美的伸展运动中锻炼优雅的气质。经过多年的普拉提练习,刘平塑造了一身修长苗条的身材。

然而,对于美,刘平不仅仅满足于外表。在她眼中,大眼睛,双眼皮,白皮肤,瘦骨如柴,模特身材,这些都不在她的美丽词典里面。有鲜亮的外表,内心没有真善美就不是美女。“脸上的自信,身心的健康、干净,就是美。

对于内在美和外在美,刘平认为,这两者都很重要,而且并不互相矛盾。她说,人要不断修饰自己,而不要吃青春饭。青春靓丽,干净、得体的着装,脸上充满阳光,这当然就是一种外在美。当一个人不断修饰这种外在美,经常保持自信、积极的心态,在潜移默化中,内在的心灵也会渐渐变美。

因为刘平对“美”的有自己独特追求,她有着自己的想法,流行的时装几乎都跟她没有关系。生活中的她经常穿休闲服和运动服,再加上高挑修长的身材和鲜有皱纹的脸,人们很难猜到她今年已经52岁了。

对于年龄,刘平会很幽默地形容自己的公岁是26岁。因为买东西有斤,公斤。“那咱的岁数也要弄公斤。”在刘平眼中,人生最重要的不是年龄,而是一颗年轻的心态跟一个健康的身体。

“生命不要长只要好,我绝对不会让我没有质量地活到90岁,” 对于人生理念,刘平有着自己独特的看法,“我要的是生活的质量。”

刘平对于人生有着感性的认识,生活中的她也有男孩子般的性格。

也许是因为从小跟三个哥哥一起长大,刘平从小就没有把自己当作是女孩子来看。小时候的她甚至比哥哥们还要淘气,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很叛逆、总是我行我素、有自己的思想。“绝对流行的跟我没有关系,”她说,对于大家谈论的话题,她感兴趣的就会去听,如果她不感兴趣的会扭头就走。

高中毕业后,刘平的父母建议她去报考图书馆学,不希望她去学体育。她父母认为从事体育是吃青春饭,不可能是你的终身职业,但天性爱自由、有个性的她不情愿一辈子与书打交道。她有自己的想法——当体育老师。于是1981年,她报考了东北师范大学的体育系。

同时,刘平也是一个对身边的事情很敏感的人,非常在乎身边的人的感受的人。

“我是特别敏感的一个人,”她说道。如果身边的朋友因为她说的话而冷场,她就会想方设法让大家都互动起来。大学时候,她总站在宿舍中间讲笑话,表演节目,“我特别希望我周围的人都特别的快乐。”

如今,刘平已步入知命之年。她看着儿子娶了媳妇,心中难免会有儿子被人抢走的感觉。在儿子办结婚证那天,她发了一条微信:新娘进门,我做婆婆,要把自己当成孩子,乖,听话,他们的生活他们做主。不管在当婆婆的过程中会遇到什么样的感情起伏,刘平总会用这句话来告诫自己要学会做个小孩,听话,让儿子和儿媳妇疼她,这样他们才能有生活的责任感,身教给他们的孩子,孝顺是人的美德。

                                                                                                                                                                                                                               (记者:张殷儿;编辑:周静雅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7418,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抱歉,暂时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