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医闹事件后续报道

记者从汕头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了解到,潮州中心医院医患纠纷中死者柯某的尸检报告已完成。该《法医病理学鉴定意见书》认为,柯某的死因为:“冠心病基础上,急性酒精中毒促发急性心肌缺血缺氧和心脏性猝死”。

123

(柯某的病理学鉴定意见书   梁静怡/摄)

今年3月5日,潮州的这起事件曾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患者柯某因大量饮酒后不省人事,于深夜被送至潮州中心医院,随后不久死亡。其家属认为医院救治不力,组织数十人“讨说法”,并将当晚值班医生围困质问。此事被诸多媒体以“潮州患者家属押着医生游行”为标题来报道。

事后,为解决争端,死者家属和院方于3月9日共同委托了第三方机构——汕头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来调查死因。

主持鉴定的汕头大学医学院于教授介绍,尸检取样在双方共同见证下进行,血液酒精浓度样本被送往南方医科大学检测。

检测发现,死者体内血液的酒精浓度为200多毫克,并未达到400毫克的致死量。但是专家在解剖死者的心脏时发现,柯某患有重度冠心病,心脏面积约三分之二供血不畅,加上其身体肥胖,在饮酒之后心脏供血不足,导致猝死。

鉴定中心于4月22日向当事双方提供了鉴定报告。截至本文发稿,双方未公开提出异议。

这份报告虽然详尽地分析了死因,但并没有解决另一个争议点:医院在救治柯某的过程中是否出现失职行为、是否对其死亡负有一定责任。

据于教授解释,这是因为当事双方只委托了汕大司法鉴定中心调查死因,并没有委托其判定责任。

那么当事人为何没有委托专家来判定责任?目前双方是否已经化解纠纷?记者就此致电柯某妻子郑女士,她说:“收到了鉴定报告书,但是看不懂。”之后不愿再进一步回答问题,挂掉了电话。而潮州中心医院一直没有应答电话,也没有公开本事件的处理方案。

 

潮州医闹事件回顾

3月6日,在“新浪拍客”上流传一段视频,视频中一名白衣男子被一群人包围,现场声音混乱。后经证实,该事件发生在潮州中医医院,白衣男子是消化内科的值班医生,周围的人是患者家属。

根据央视《今日说法》报道,此事件追溯到3月4日晚,柯某因大量饮酒呕吐后不省人事,于23时40分被其战友送至潮州中心医院医治。3月5日2时50分时,柯某心跳呼吸骤停,约半小时后抢救无效死亡。凌晨4时左右,死者家属组织数十人到医院“讨说法”,医患双方同意14时30分进一步协商解决。但13时47分,公安局110接到报警,死者家属又召集数十人到医院并围困负责医治的医生。

小草记者曾于3月9日赶往死者家属所在村进行采访,死者的舅舅柯瑶仕说自己于半夜四点接到电话后赶往医院,5日当天晚上才离开。之所以会对医院有异议,主要是三点原因:急救后没观察,直接送到消化科普通住院病房;死亡后让医生拿病历,错拿隔壁床病历;死者朋友称亲眼看到值班医生电脑操作修改病历。其中第三点是导致围困医生的主要原因。

在接受《今日说法》采访时,潮州中心医院副院长对后两点质疑做出解释,他说并非医生错拿病历,是家属自己拿的;而两份病历不相同是因为一份是病程病历,一份是入院病历,前者比后者更加详细,不相同是正常情况。

3月5日晚,网上流传医院赔偿十万的说法,6日院方声明该说法不正确。3月9日,医院与家属双方共同委托汕头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尸体进行死因鉴定。

 

潮州医闹不是个例

近年来,多个激烈的“医闹”事件频频进入公众视野。据中国卫生部统计, 2010年全国共发生17243件“医闹”事件,较五年前增长68.3%。

而中国医院协会2012年发布的《医院场所暴力伤医情况》显示,调查的316家医院中,96%的医院有医务人员遭到过语言暴力,63.7%的医院有医务人员遭遇过身体暴力。

“医闹”频频发生的原因何在?学者就此问题已有不少研究。重庆医科大学管理学院的陈丽娜在《法律与医学杂志》中撰文分析,造成医闹的原因主要有五个:我国目前医疗立法不完善、医院对患者的投诉不重视、患者认识不足或无理索取高额赔偿、职业“医闹”群体的怂恿和社会媒体的推波助澜。

其中之一是由于患者医学认识上的偏差和过高的期望, 如果双方沟通不够, 一旦治疗失败, 往往产生医疗纠纷。这时,一些家属认为只有通过“闹”才能解决纠纷。因此催生了一种特殊的行业—— 职业“医闹”。他们受雇于医疗纠纷的患者方,通过聚众静坐、拉大条幅、打砸财物、摆设灵堂、抬尸体游行医院、甚至殴打医务人员等方式向医院施压。

 

而今年,“医闹“现象仍在继续。1月13日,一名死者的丈夫林某召集8名人在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医院行政楼和院方发生纠纷,并称要采取暴力手段解决纠纷。2月9日,一名患者的家属抬着棺材和死者来到绍兴第二医院,在医院大厅摆放花圈,并逼迫一位医生跪在死者面前50分钟。3月7日,一位正在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候诊的患者闯入诊室,用锤子将一名正在看病的大夫打伤。

对此,汕头司法鉴定中心的于教授表示,患方不应该通过“闹”的手段,而是应该用合理的方法来解决医疗纠纷。

但目前我国的医疗鉴定和司法诉讼制度都有缺陷。其一,两者均程序复杂,耗时长。例如,一个正常的医疗鉴定要在45个工作日内完成。其二,如果要进行医疗鉴定和司法程序的话就必须得提供证据。而证据一般都由医院掌握,病历也是医生、护士开具的,患者难以取证。其三,医疗鉴定机构和医院都是卫生部门的下属单位,患者认为医学会的成员多为当地医疗系统的“内部人士”,难免会存在医院之间“互帮互助”的不公正嫌疑;即使提出司法诉讼,法院不懂医疗,归根结底还是需要医疗鉴定部门来提供证据。

由于存在这些门槛和庇护因素,患方既难以相信医疗事故鉴定,也倾向于不选择诉讼解决,而诉诸于“医闹”。

针对这个问题,广东省成立了一些独立于医院和卫生部门、面向社会服务的医疗事故鉴定机构。这些中心是省司法厅批准成立的,不隶属于任何行政机构,也不和当地的医疗机构发生联系。其中包括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汕头大学司法鉴定中心。

“很多人说医学会专家都是医院的医生,你们之间都是同行或是师兄弟,都比较熟,我们不可能完全相信你们同行之间的鉴定,不愿意拿到那里去。所以一般送到我们这个鉴定机构,我们是独立于医学会之外的第三方机构。”于教授说。

据于教授介绍,汕头司法鉴定中心每年大概接收七八十例案子,约一半是医疗纠纷案。

“现在媒体只报道‘医闹’,好像医疗出了事只能‘闹’,其实不是那样,我们(鉴定中心)这些年(遇到的案例)‘医闹’的很少,大部分都是通过正规的渠道私下解决,都是不闹的。” 于教授说。

记者:梁静怡  刘舒婷  庄焕武  指导老师:樊林君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7404,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