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美龙:以诗为伴 随性而游

江美龙是汕头大学2010级新闻系学生。他以诗为伴,打马孤身走过新疆,曾在玉树支教,也曾休学3个月去了中山大学旁听文史哲。他喜欢过两个女孩,都曾以诗相赠,最后不了了之,他也不为此耿耿于怀。

我一直是个随性的人

jiang1

(江美龙甚为珍爱的画像。供图:江美龙)

“我出生在普宁农村。在过去,姐姐和弟弟只能有一个可以读书,姐姐小学念完就去打工了,于是我得以继续学业。”中学时代的江美龙成绩很好,然而到了高二时,喜欢上一个女孩的他成绩急剧下降。有时他甚至不去考试,而是选择在校园散步。最后经过一年复读,江美龙考上了汕大。

在汕大读了一年,江美龙觉得这所大学有些封闭,他需要去接触更多的知识。于是在大二上学期,他选择了休学去中山大学旁听文史哲课程。“当时我在中大附近租了一个十分阴暗的小房间,500多元一个月的租金还算能接受,就这样一直过了3个月。”他对这段经历没有太多的感受,只用了一句话来形容:“我觉得就像喝了一杯咖啡,估计要等到一段时间后才能品出甜来。”然而,这段出走游学的经历是他决定到青海玉树支教的主要原因。

 

艰辛却充满感动的支教生活

jiang2

(江美龙在玉树教过的孩子。供图:江美龙)

江美龙在中大旁听三个月课后,就在网上报名加入了一个名为“红铅笔”的公益组织。这个组织由一个叫林海平的上海大学生创立,致力于贫困地区的支教活动。

江美龙在2010年地震灾区玉树的一个小藏族寺里支教,和他一起去的还有两三个人。整个寺庙一共有60人,包括义工和学生。“他们是寺庙里的小喇嘛,我教他们中文和英文。那一双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期盼着我讲外面的世界。那边的藏民都挺好的,还有个厨师很真诚地问我可不可以帮他在广东卖冬虫夏草。”

在一次课上,江美龙让孩子们用“美丽”造句。他对孩子们解释说,“美丽”是人们对某个东西的喜爱。孩子们不约而同地造了一个句子:“老师你很美丽。”说起这段经历时,江美龙停顿了一会,眼神似乎有些游离,他说:“这种感动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

在支教的日子里,江美龙经常步行到几公里之外的文成公主寺。在寺里,他认识了一位可以提供一个房间让他居住的僧人。但由于房间还没有门窗,他和其他人只能搭帐篷,晚上用充电台灯备课。“经常有老人邀请我们去他们家吃饭,都是藏族的饭菜,一大锅的牛肉、土豆一起煮,味道不是很好,但我们都很感动。”江美龙说。

在玉树的支教生涯让他成长了许多,也让他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人。江美龙认为中大旁听的经历给了他闯荡世界的勇气,令他意识到收获一些东西的同时也会失去一些东西。在玉树支教的三个月,是他对自己理念的实践,也是对自己人生的重新认识。

 

诗人与行者

jiang3

(江美龙在喀纳斯。 供图:江美龙)

支教时,江美龙在西宁遇到了一个想去青海湖旅游的女孩。虽然江美龙没有和她一起去,但他觉得应该为自己计划一次旅行了,他要一个人去新疆。

“我当时先是坐火车去了乌鲁木齐,然后一路搭车去了喀纳斯,最后来到了喀什。”最让他开心的是,他在路上遇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背包客。“当时在沙漠里搭上了一辆卡车,里面有两个小姑娘,戴了耳塞、面巾、头套,就像个蜘蛛侠一般没有露一点皮肤,我就和她们攀谈起来,接下来就一起走了,直到喀纳斯。”

江美龙在新疆的搭车旅行让他结识了很多朋友,也让他重新认识了这个世界,以及生活的意义。

“人可以贫穷,但一定要有品位。”江美龙对人生的态度便是及时行乐,率性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他的随性不羁也曾引发一次小小的争议:他一篇文采斐然文章被学院老师发微博点名赞扬,却也引来不少同学的批评:因为文章开头忘记写引语,有抄袭之嫌。最后那位学院老师不得不撤掉了网上的文章。

他给一位经常在图书馆遇到的女生写了好多诗,排完版送给她,“她只是笑了笑,我也笑了,心里却狂跳不止。”说着他笑了,因为最近镶了牙箍,笑时他会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请不要叫我诗人,我只是个诗歌爱好者。”江美龙说。

 

附:江美龙送给心仪女孩的诗一首

期盼

是你

是一惊一乍的心

是莫名其妙的恍惚

 

是坐在你常来的地方

情不自禁的望

明知

那只是空幻

 

我喜欢

看你安安静静地读书

若有所思

 

你经过我的面前

不曾抬头

脸颊印着玫瑰的红

 

有时

来这里

单纯地想见你

 

最近,我喜欢诗

更可能是喜欢了你

你与诗同在

永恒与美         2013/5/4

记者:夏冬  编辑:蔡有婵  指导老师:樊林君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7370,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抱歉,暂时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