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大来了一群特殊的人

 汕头大学体育馆内,一位穿着白色印花卫衣、一条档掉到小腿的肥大牛仔裤,脚蹬灰色洞洞鞋的人站在球场中心圆,冲着正在奔跑的球员大喊,“进球进球!哎,继续继续!我想看!”这位“洞洞鞋”就是导演张哲书。观众卖力欢呼,拉拉队打节奏助阵,演员也跑得满身是汗,但是还是一球未进。导演只能无奈地摆摆手,默默回到了监视器。

最近汕头大学校园里来了一群特殊的人,他们不去上课、也不写作业,整天在拍戏。今年三月一部名为《我的青春高八度》的音乐电视剧在汕大开拍,200多位剧组人员进驻汕大,草根播报记者有机会第一次目睹了拍摄现场,近距离观察导演、制片人、发型师、服装师忙碌的一天。

222

道具组在搬拍摄器具 梁静怡/摄

导演的脾气有点大

导演半窝在监视器前的沙滩椅,右手边的烟灰缸里,未燃烧完的烟蒂还在冒着烟。

“导演很累的,一天抽好多烟,提神。”现场工作人员这样解释道。另外导演不喜欢监视器前围了太多人,他会有压抑感。因此常有工作人员让围在他身边的群众演员退到一边。

“往右一点!”导演对摄像师喊道。摄像师顺着滑轨向右移动,“可以吗?”摄像师扭头询问导演。“要是可以,我会说停,OK?”导演的语气让现场的气氛有些尴尬。摄像师继续往右挪,“好,停!”导演的声音短促有力,没有一点拖泥带水。“导演的脾气特别不好,会骂人,昨天在片场一个工作人员差点和导演打起来!”负责招收群众演员的汕大同学低声说道,表情严肃,似乎还带了一点惧怕的神色。

 制片什么都管

下午2:25,演员们人都去吃饭,片场里只剩寥寥几人。

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男人走来走去,一会儿看看音响,一会儿看看摄像机。他是剧组的制片,姓王。今年是他在片场的第十一个年头。所谓制片,对他而言,就是什么都管,大到安排哪个演员演哪场戏,小到中午饭菜吃什么。一年365天,他有300天都在做这样的工作。还记得自己参与的第一部戏是王家卫的《2046》,谈起时,他眉飞色舞。

 由于打灯的缘故,片场很闷很热。与室外温度相比,至少高十度。王制片直接把两边的袖子折到肩膀上,不停地用手擦拭额头上的汗。实在忍不住了,他跨步走到剧组道具风扇前,打开风扇,拉开贴在身上汗湿了的衣服,直接吹。他早已习惯这样的片场,曾试过在高达四十五度的片场工作,像蒸桑拿一样。

估算一下吃饭休息的时间够了,王制片声音沙哑而混浊地朝休息室大喊一声:“开工了!”。

3

群众演员和剧组工作人员坐在楼梯一角吃盒饭 梁静怡/摄

发型师争分夺秒

“麻烦你帮我弄一下头发。”演员丁丁叫了一声。正在休息的发型师马上进入战斗状态。他把丁丁带到一个简陋的课桌前,桌上放着两捆漂了颜色的假发。随即拿起一个电发棒,像雕塑一个艺术品一样开始摆弄丁丁的马尾。        

“演员要上场了!”剧组的场记催着。

“很快就好!”发型师头也不抬地答道。

“很快是多久?”

“3到5分钟!”他一边答着,一边快速熟练地整理着头发。

实在赶不及了,他让演员先走,然后手里拿着喷雾,一路追赶一路整理。

发型师染着红灰色头发,带着红色的眼镜框,裤子前后有两只口袋。后面的口袋装着两把功能不同的梳子,前面的口袋边夹了两只发夹.

 “发型师,这边发型有点乱!”“来了!”他立刻又进入工作状态,一路小跑赶去开始雕塑下一个艺术品。

 服装师工作压力也不小

在演员急急忙忙跑去片场时,除了有发型师跟着弄头发,还有另外一群人,在路上争分夺秒快速地给演员换衣服。他们就是服装师。

演员梁君诺赶去片场拍戏时,四位服装师在路上给他换衣服。其中一人像衣架子般拿着一套衣服。一人给他穿上衣,粘上领带。另外两人直接跪在地上,整理裤子,一人整理一边,从胯部一直到裤脚,最后抹一抹裤子上的褶皱。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

《高八度》的服装师团队来自北京。学校给剧组在旧行政楼四楼提供了两个房间放剧组衣服。

从一个房间门外往里看,20平米房间里面摆着6双很白的靴子。还有一排排的衣服,每个架子上面贴着一张写着演员名字的黄纸片。角落里摆放着一个熨斗和若干瓶漂白水、洗衣液。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洗衣液的味道。有同学说曾看到服装师在厕所里洗衣服。

初见剧组的服装师小猴,他正扛着一大麻袋往行政楼四楼爬,麻袋里的重量把他的压得很弯。小猴说白衬衫只要穿过一次就要洗,一点汗渍和污点都不能留。而且需要每天检查衣服的扣子,这是他们工作“最危险”的地方。曾有一次,另一部戏的主演发现衣服上少了一粒纽扣,大发雷霆,最后告到监制人那里,服装师因此受了很大的批评。因此,在剧组忙完一天后,晚上他们还需要做些缝缝补补的工作。

一部剧的背后是一整个团队的付出,在看电视剧时,也许我们不会关注到摄像、灯光、音响、服装、发型师这些幕后工作者。但其实,在拍摄现场,场地的三分之二都被幕后工作者占领,他们在镜头看不到的地方努力。

“现在不用音响了吧。”下午5:30,坐在调音台前的音响师转着转椅问道。

“还要,先生,现在才几点,就想下班哦。”操着一口台湾腔的执行导演拿着剧本走向了演员。“赶紧的,赶紧的!快找自己的位置!2,4,6,差一个!还有谁没来!”新的一幕戏又开始了。

juzhao

《我的青春高八度》演员合照 图由剧组提供

(记者:梁静怡 史剑秋)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7244,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抱歉,暂时不能评论